社论:抓住中央治港政策转变契机

+

A

-
2018-05-31 22:57:29

过去几年,香港并不太平。一方面陆港之间发生了很多波折,在许多问题上都出现过对立性冲突。从“8·31”决议诱发占中,到政改方案遭泛民议员否决、旺角骚乱、越境抓人,再到时而发生的普粤之争、《基本法》第23条立法争议、一地两检纷争、国民教育风波和反内地水客等等,央港和陆港之间争拗不断、摩擦不止,使得一些人对“一国两制”还能否坚持下去都失去了信心。

另一方面,香港的深层次经济结构矛盾日益凸显。特区政府统计处的数据显示,2011年香港基尼系数是0.537,2016年上涨至0.539,创下46年来新高,成为发达经济体中贫富悬殊最严重地区。香港扶贫委员会截至目前公布出来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全港贫穷人口有135.2万,贫穷率19.9%,即每5个港人中就有1人活于贫穷。这种巨大的贫富差距令香港大量中下层和年轻世代背负沉重的生存压力,加剧了他们的不满和怨气,甚至成为一些人走向激进本土和港独的深层诱因。

上述两方面的问题其实早就存在,香港深层次经济结构矛盾更是港英殖民时期的遗留。但是香港回归20多年来,未能及时进行“去殖民地化”转型正义过程,加之港府角色的缺位和弱化,以及一些治港机构不能恰当定位自己屡屡越位,也让这些问题相互杂糅,日积月累,使得各种内外矛盾空前激化。在此背景下,激进本土和港独势力趁势兴风作浪蛊惑人心,进一步撕裂香港社会,给“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带来了危机。

不过,这些问题随着去年中共十九大结束,开始迎来转机。十九大不仅明确了香港未来的发展方向和融入路径,也进行了中央治港团队的调整,身兼政治局常委和国务院常务副总理的韩正,被任命为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韩正系长期治理上海的实务型官员,身上具有鲜明的海派气质和相对清朗的公共形象,经济发展和现代城市治理是他的专长,这和原来的分管领导更侧重于对抗性的政治领域形成明显对比。近日传出的“韩四点”,更是首份十九大管治班子对治港政策的清晰说明,昭示北京治港政策的价值取向已经发生务实改变。

韩正主管香港事务昭示北京治港政策转向务实的经济民生议题。图为韩正(左二)在广东调研。(图源:新华社)

“韩四点”源起于韩正在谈到粤港澳大湾区发展和港珠澳大桥建设等内地与港澳交流合作事项时所强调的一些指示精神。这四点指示明确表明:第一,要始终把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作为处理涉港澳事务的大前提;第二,要互相尊重,换位思考,特别是要充分尊重特区政府的意见;第三,要更加注重改善民生,特别是让广大普通民众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第四,要按照市场化机制、规则和国际化标准推进港澳与内地的合作项目。

细细究来,“韩四点”意味深长。第一点是继续巩固“一国两制”作为治港工作的大前提和政治基础。但不同以往的是,韩正在论述“一国两制”时,除了强调“一国”,凸显底线思维之外,更加强调“两制”。他说:“我们研究和处理涉港澳的事务,不同于研究和处理内地某个省份的内部事务或内地不同省份之间的事务,既要强调”一国“,也要尊重”两制“,还要考虑到三地分属三个关税区、使用三种货币等差异,要将维护中央全面管治权和保障特别行政区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起来。”相比于过去五年经常强调“一国”,不断收紧香港管治空间,以至于引发港人的担忧和抵触,今次韩正的表述在维护“一国”底线之余更尊重“两制”下陆港差异,既是重要改变,又是积极之举,有助于消除近年来港人持续滋生的政治疑虑和对抗情绪。

第二点主要是强调尊重“两制”和“港人治港”。韩正不仅要求治港工作必须“要让港澳社会充分感受到中央对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的支持,维护行政长官的权威”,比如“处理港澳的事情,同时有几个方案都可以接受的,应尽量采用特区政府所提方案”,“中央制定的有利于港澳的政策措施,可以由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宣布的,尽量由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宣布”,而且“要注意用港澳社会容易认同和接受的方式、语言做好中央有关政策举措的宣介工作,以取得最佳社会政治效果”。

这番表述很有针对性意义。长期以来,一些治港机构由于受到内地官场文化的影响,不能恰当定位自己扮演的角色,频繁越位,既削弱了特首和港府的权威和认受性,又让“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诺遭受质疑,同时还让中央政府成了香港内部问题的出气筒。更糟糕的是,一些治港机构因为对“两制”差异缺乏认知,在宣介中央有关政策举措时不够灵活和策略,不知道采取港人容易接受的方式,导致非但未能达到应有的社会政治效果,反而拉大陆港两地的心理差距。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韩正此次宣示的北京治港政策转变可谓切中要害。

高度繁华的香港却有相当数量的人居住条件逼仄、恶劣,暴露出这座城市严重的贫富分化(图源:VCG)

第三点是指向常年困扰香港的深层次经济结构矛盾。韩正认为内地出台的有关港澳的政策措施,“不仅要有利于促进港澳经济发展,而且要有利于促进港澳民生改善,不仅要有利于港澳工商界投资兴业,而且要有利于增进普通港澳市民的福祉,特别是有利于年轻人拓展发展空间”。此处的言外之意是,香港虽然属于全球最发达的经济体,但经济成果未能惠及广大市民,特别是未能给年轻世代广阔的发展空间。遗憾的是,这麽严峻的问题,香港竟然从港英殖民时期沿袭至今,历任港府都沉醉于原教旨主义式的资本主义,对自由资本主义过于迷信,令政府在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本该承担的责任严重缺位,导致贫富差距持续恶化,“港人治港”沦为“官商治港”。现如今,既然韩正如此强调香港要改善民生和拓展年轻人的发展空间,无疑是代表中央政府提醒港府深层次经济矛盾的严峻性。

第四点是向港人释放善意。正如韩正所言,“像港珠澳大桥等重大工程建设,必须以工程质量和法定程序为优先考虑,严格依法办事”,“要认真评估港澳主流民意和社会反应,把好事办好”。自香港回归以来,中央政府推出的惠港措施和陆港融合举措不可谓不多,为何效果非但不理想,反而香港人心渐行渐远?这除了许多措施被官商阶层骑劫、推广方式僵化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一些治港机构未能认识到香港是个高度法治化的社会,市民早已养成尊重法定程序和国际化规则的习惯。因此,如同韩正揭示的中央政府治港新政策,陆港在推行两地合作项目乃至更多更重要举措时,必须尊重法定程序和规则,千万不要好心办坏事。

总而言之,上述“韩四点”作为十九大後北京治港的政策宣示,反映了中央治港开始从原来更强调斗争和博弈,转而更强调合作与共融、尊重与理解,处处渗透出“大和解”的主旋律,重心朝向建设性、融入性的经济民生领域。这对于过去几年问题日益严峻的香港来说,实乃重要指引。因为央港关系不睦,香港曾蹉跎了多年岁月,现在,中央主动调整治港政策,香港必须抓住契机,停止内耗,别再折腾,也摆脱自身意识形态和既得利益束缚,好好把这座城市的经济和民生搞上去。

(本文转自《多维CN》34期社论《抓住中央治港政策转变契机》)

多维社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