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中兴华为赶出场 澳大利亚在中美面前做出选择

+

A

-
在抵制中国企业这一点上,美国的特朗普(右)和澳大利亚的特恩布尔(左)颇有共识(图源:VCG)

进入2018年6月以来,曾经号召澳大利亚在中国面前“站起来”的该国政要们突然开始表现亲善姿态。譬如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就表示“期待在今年晚些时候访问中国”,其外长毕晓普也曾专门向中国外长王毅示好。这让很多观察家认为,澳大利亚正在尽一切努力寻求修复自2017年下半年来趋于恶化的两国关系。

不过,在澳大利亚政界人士竭力取悦北京时,堪培拉方面还是在经济领域还是显出了对中国的明显敌意。也就在6月5日,澳大利亚当局已开始打算将中国华为集团赶出其5G移动宽带设备供应商的竞标行动。

考虑到澳大利亚从3月开始已跟随美国驱逐中兴、华为公司。加之堪培拉此前在建设光纤网络期间,甚至还有宁可多花价钱也要赶走华为的经历。这或许就意味着当澳大利亚政界人士在亲中和亲美之间挣扎时,面对经济问题,他们似乎已经本能的给出了答案。

自作自受的结局

澳大利亚的“国家宽带网络”(NBN)项目一直是各界人士诟病的对象。该项目由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阿博特(Tony Abbott)和现任总理特恩布尔(Malcolm Turnbull)等人先后力主推进。其工程周期超过10年,其预算从295亿澳元(约合226亿美元)逐渐暴涨到560亿澳元(约合428.5亿美元)。

堪培拉急于改善关系,澳外长毕晓普(右)却未必能让中国外长王毅(中)等要人相信其亲善意图(图源:Reuters)

可遗憾的是,普通澳大利亚人享受的平均网络带宽却不到25兆。这种局面无疑让分析人士颇为咋舌。

在很多观察家看来,澳大利亚本可以选择中国华为公司在新加坡、马来西亚、新西兰等地的成功经验,利用其相对成熟的FTTP光纤技术解决其通信问题。

但澳大利亚前任工党和现任自由党政府已先后因“网络安全因素”将其赶出澳大利亚,其中后一次禁令还是阿博特2013年上任后亲自签发的。澳大利亚当局还在此期间将中国的中兴通信和烽火通信两家公司赶出光纤网络招标进程。

这样一来,该国民众就不得不面对一种自作自受般的结局:澳大利亚人需要多付4倍的价钱,享受比新加坡慢100倍的网速。

当然,对苦于NBN龟速网络的澳大利亚人来说,澳大利亚主要电信运营商最终还是在2016年前后选择与华为合作,铺设并改造4G网络。“澳大利亚的宽带网络发展已被政治所拖累”也在逐渐成为该国信息界人士的共识。

目前,澳大利亚全境超过55%的4G网络已由华为公司负责。可当澳大利亚各界人士翘首期待华为的“5G”网络时,堪培拉方面却准备出面叫停了。其原因竟是美国情报官员和澳州本国政治人士对华为“构成安全威胁”的“关切”所致。此前,美国安全官员已经在2018年2月向特恩布尔当局通报了美方对澳大利亚在推出5G时使用华为设备的“担忧”。

看起来,曾经在2013年前后发生于澳大利亚的事情在2018年又要再来一次。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