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口正重蹈日韩覆辙 政策严重扭曲

+

A

-
2018-06-07 00:15:38

中国的老龄化问题正在日益加剧,这个趋势与日韩相同,但中国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源,在于错误的计划生育国策,对此已有深刻认识的中国政府,却始终不肯公开承认,并且为了遮掩,甚至还在坚持推行这个政策。

《日本经济新闻》6月7日报道,中国放开二胎生育的政策,是计划生育国策的延续,并非取消。虽然事实证明,有效地发展经济才是解决大量失业等社会问题的关键,而不是降低人口总数。对此,中国政府内部也有很强烈的不满声音。

“应该全面开3孩政策。”中国2018年3月举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前,广东省人大代表朱列玉如此呼吁。中国长期坚持计划生育政策,自2016年起允许生育2孩,但仍禁止更多的生育行为。

日本和韩国虽然没有这样不顾基本人权的政策,但当初对低出生率置之不理,当注意到的时候,遏制少子化已经很困难。为了避免重返日韩的覆辙,中国应尽早修改政策。

只生一个的计划生育政策曾是中国重要国策(图源:VCG)

在中国转向“二孩政策”的2016年,出生人数比上年增加131万人,达到1,786万人,但2017年下降63万人,降至1,723万人。

朱列玉认为,中国社会将进入低生育水平国家,这不仅对经济环境产生影响,而且还威胁未来的民族竞争力。朱列玉的提案成为话题,但并未被采纳。这是因为二孩政策引进以前的出生人数为1,600万人左右,有增长倾向。

中国政府对“三孩”持观望态度

针对解禁三孩,中国政府内部仍存在希望观察一下事态的氛围。不过,中国政府似乎也形成了不再需要生育限制这一共识。在2018年3月的全国人大会议上,取消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部级),批准建立了和其它相关部门合并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中国政府或许认为,在省部级保留以计划生育这一生育限制为目的的名称已没有意义。

中国因过去极端政策的出台和戏剧性的政策转变而令世界感到惊讶。关于农业的集团化政策,1958年出现的人民公社在转眼之间便推广至全中国,但到改革开放政策全面启动的1983年,又眨眼之间被解散。而在人口政策上,50年代采取了极端的奖励多生育的政策,结果进入70年代后,倡导计划生育,1979年实施了独生子女政策。中国这种剧烈的政策转变也一直产生各种混乱和悲剧

或许是站在这些反思之上,中国最近的政策转变正在避免走极端。中国政府自2013年开始遏制过剩投资,启动了接受经济增长率下降的政策。甚至开始使用表示经济增长放缓的“新常态”这个说法。但是,在经济增长放缓变得显著之后,自2016年前后起,在政府主导下启动了刺激经济的举措。最近,房地产泡沫重现,正在再次进行调控。

转向奖励生育的政策

中国政策转变改为了渐进性地反复进行微调的方式。不过,关于少子化对策,微调是大忌。根据日本和韩国的经验可以这样说。1980年代日本的年出生人数徘徊在130万人以上,但到1989年迅速降至124万人。由于当时的总生育率(1名女性一生中生育孩子的数量)被称为“1.57冲击”。当时是泡沫经济的顶峰时期,人口减少导致的增长率下降没有被意识到,结果对策陷于被动。

日本的出生人数2017年降至94万人,总生育率仅为约1.4。韩国的出生人数20世纪90年代曾超过60万人,2002年跌破50万人。总生育率从2000年的1.47、2001年的1.30降至2002年的1.17。2017年的出生人数为35万人,总生育率降至1.05。如果日本和韩国在出生率下降变得显著的最初10年采取大规模的少子化对策,结果就将有所不同。

中国的现状类似于日韩少子化最初变得显著的时期。如果现阶段采取有效的少子化对策,有望避免像日韩那样出生人数极端减少的事态。

最为重要的或许是,首先从取消生育限制开始。此外,针对抚养孩子的一代的住宅支出和教育费的支持也不可或缺。如今,中国需要采取从限制生育转向奖励生育的大胆而明显的政策转变。否则,将走上与日韩相同的道路,严重的少子老龄化社会或将很快到来。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