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世界】撕裂的G7和壮大的上合

+

A

-
2018-06-11 04:14:53

6月8日至10日,东方和西方上演了两场多边外交,画风很奇怪。

6月8日至10日,G7国家领导人在加拿大举行一年一度的首脑峰会,这是一场不愉快的会晤。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7人会晤的照片,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坐在一张狭长桌子的一边,桌子另一端站着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他们手上拿着文件,正在争辩他们的立场。特朗普脸部表情平静,身体后靠展露自信, 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着眼前争辩的其他领袖。

特朗普遭遇盟友“围攻”(图源:@bundeskanzlerin)

原本三天的会晤,特朗普却提前一天离场,9日,东道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Justin Trudeau)宣布峰会达成了一份呼吁自由、公平和互利贸易的联合公报。特鲁多还在新闻发布会上称美国征税行为是在羞辱加拿大。结果,离场的特朗普立马在推特上称特鲁多发表了“虚假言论”,并指示美方代表不要在联合公报上签字。特朗普还上升到了人身攻击,称特鲁多“软弱和虚伪”。对于特朗普10日宣布撤回其对七国集团(G7)峰会联合公报背书的决定,默克尔也表示失望。

而6月9日至10日,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6月9日至10日在中国青岛市举行,之后发布联合新闻公报。

今年的上合组织峰会是中国第二场主场外交,也是时隔6年,上合再次在中国举行(图源:新华社)

领导人峰会是大佬们解决分歧、达成共识的机会。但G7领导人的会晤并没有这么轻松。会还没有开始,马克龙指责美国的“孤立主义”与“霸权”,并呼吁G7其他6国做好“G6+1”的准备。这还没完,马克龙还双语(法语和英语)并上,连发10多条推特表示对美国的不满。

特朗普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在推特上表示:“明天见!”大有要和马克龙等较量一番的意思。白宫还透露,特朗普会提前离开G7峰会,由助手出席关于气候变化的会议。特朗普很不爽,据CNN的报道,就在7日下午,他还愤愤不平地在问自己为何要参加G7峰会。

6月2日召开的G7财长会已经是预告。美国坚持不豁免欧盟、加拿大和日本等的钢铁和铝制品关税招致盟友不满,在G7财长会上美国也不愿意撤回决定,结果,G7财长会发表了不包含美国在内的联合声明。《华尔街日报》感慨称作为基于共同利益而创建的G7很少对其成员国发表如此措辞强烈的批评。更为罕见的是批评的对象是多年来致力于捍卫自由贸易原则的美国。法国财长勒迈瑞(Bruno Le Maire)直接称:“这已经不再是G7会议了,而是G6+1。”

  • 马克龙(左)与特朗普的友谊在利益面前不堪一击(图源:VCG)
  • 努钦(后排右二)在G7财长会上被边缘化(图源:VCG)

与西方一副苦大仇深形成对比的是,东方的上合则是一副和睦融融的氛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23日会见上合组织外长时称上合组织成员国树立了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典范。吉尔吉斯斯坦总统称上合已经成为各个国家和民族间相互尊重和相互信任的典范。俄罗斯总统普京认为,上合除了解决边境问题,“我们携手可以取得更广泛、更大的成就”。

根据上合组织秘书长阿利莫夫在会前透露,此次上合青岛峰会期间,根据峰会成果,各方签署近20分重要文件,这些文件几乎涉及到有关地区及国际问题落实议程的所有方面,包括在打击恐怖主义与极端主义等反恐领域形成进一步共识,扩大并推进多边经贸与环保合作,在科教领域实现良好互动,以及开展文化对话等。

美国主导的G7和中国主导的上合现在差别怎么这么大呢?

其实,对于G7和上合来说,2017年是一个很有标志意义的节点。这一年,特朗普首次出席G7领导人峰会,期间,围绕美国是否要退出巴黎气候协议,成员国之间争论不休。在会后,默克尔失望地表示“我们不能再指望美国来保护我们”。从2017年至今,美国与盟友在贸易问题、伊核协议、以色列等问题上的龃龉。而上合则在2017年实现了扩容,将冤家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时接纳进来,由原本的六个成员国变为八个成员国。

中美在全球政治和经济秩序上,身份转变非常微妙(图源:新华社)

2014年,美国和盟友领导人以乌克兰问题为由暂时中止俄罗斯的八国集团成员资格,G8变G7,当年的八国工业集团首次遭遇分裂。直到今天,尽管G7并未出现缩水的情况,但美国与盟友之间的分歧又一次撕裂了G7,G7难以像以往那般团结。一个是被分歧所割裂的富国俱乐部G7,另一边则是不断壮大队伍的上合。

G7如今一地鸡毛是什么导致的?很明显是美国与成员国之间的分歧。在面临挑战时,原本的领头人美国选择了自保,甚至以不惜牺牲盟友利益为代价而维护自己的利益。这只会使得成员国之间的矛盾不断被激化。

而上合组织则从解决边境问题一步步推展到开展军事、安全合作,在面对分歧和共同挑战(如恐怖主义等)选择了合作,甚至越过了意识形态、宗教等之争,印度和巴基斯坦同时转正就是例证。合则两利,这也是上合能够发展壮大的原因。当国与国之间联系愈发紧密时,孤立主义明显是有悖于时代潮流的。多边外交组织能否有强大的向心力、凝聚力还是要看它处理地区和国际事务的能力,有分歧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各方在挑战面前只顾自己,而不寻求解决问题之道。G7风光不再,毁在“保守”。上合队伍壮大,成在“团结”。

往深里说,G7的实力在下降,20世纪80年代中期,G7占据了全球GDP总量70%以上,风头一时无两。可到了2008年,这一数据已经下降到了50%。根据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的数据显示,G7占据全球GDP的分量已经不足一半。

相比于西方“精英俱乐部”的小圈子,上合明显更为开放、包容,是新兴国家或者是发展中国家寻求发展的一个组织。上合成员国总面积已经超过欧亚大陆的60%,总人口占到世界人口的近一半,GDP总量超过全球的20%。尤其是中国和印度这两个被称之为“龙”和“象”的国家,发展潜力可观。一个是在下坡路,一个却在走上坡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G7和上合也就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人们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来形容局势的变化,1997年,G8集团成立,2001年上合成立,两个集团都还没有到30岁,却已是不同。

撰写:纪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