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金会】人事异常:金正恩临阵换将意欲何为

+

A

-

史诗级的特金会6月12日在新加坡圣淘沙嘉佩乐酒店拉开帷幕,美朝领导人及双方的随行人员已于6月12日抵达会议现场。在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结束了单独的简单会晤后,两人带领随行人员正式进行第二轮会谈。

就目前公开的图片显示,金正恩在此次带领参与会晤的人员分别有,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金英哲、中央副委员长李洙墉、外务相李勇浩。而陪同特朗普(Donald Trump)与会的人员分别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John Robert Bolton)、白宫幕僚长凯利(John Kelly)。

从会议开始前的公开资料显示,金正恩在此次特金会中带领的随行人员除以上三位还分别有,人民武力相努光铁、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以及外务省副相崔善姬等人。从美方的随行人员名单来看,此次陪同特朗普出席特金会的官员除了陪同他参与会议的三位,还有新闻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和总统高级政策顾问米勒(Stephen Miller)。

金正恩(左)与特朗普结束单独会谈后,两人进入第二轮会谈(图源:Reuters)

此次是金正恩自2011年成为领导人以来第四次出访。其首次出访的地点是中国北京,时间为3月28日。当时随行的人员分别为朝鲜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崔龙海、劳动党中央副委员长朴光浩、李洙墉、金英哲以及李容浩随行。

金正恩第二次出访是4月27日与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韩国板门店之家举行会晤。其跟随人员有,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金英哲、崔辉、李洙墉、金与正,时任人民军总参谋长李明秀,时任人民武力部部长朴永植,李勇浩和祖国和平统一委员会委员长李善权。
 
而他的第三次出访(5月8日)的地点为中国大连。陪同他此次访华的随行人员有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李洙墉、李勇浩、金与正、崔善姬。
 
回顾金正恩此前三次出访活动,他唯一一次带领军方高级官员出访是在4月27日朝韩首脑会晤之时。当时他所带领的军方官员为,时任人民武力相朴永植和时任人民军总参谋长李明秀。而他在两次出访中国时并未有任何军方高层随行。而金正恩在此次特金会中与他首次与文在寅进行会面时一样,带领了军方高层官员。

特金会上并未发现朝鲜新任人民武力相努光铁的身影(图源:AFP)

值得注意的是,朝方此次带领的军方高级官员十分引人注目。努光铁此前的职务为人民武力省第一副相,特金会前才刚刚接替朝鲜朴永植成为新一任人民武力相。不过,金正恩并没有让努光铁参与会谈。那么,金正恩临阵换将带着新任的人民武力相出访新加坡到底意欲何为?

观察人士认为,这可能与此次特金会的话题有关。此次美朝峰会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与特朗普将讨论朝鲜半岛“永远和持久的维护和平机制”、朝鲜半岛去核化等议题。努光铁前任朴永植此前一直主管朝鲜核武器的研制,努光铁一直是朴永植的副手辅助其开展核武器试验。而他本人在朝鲜也是一名核专家,对于朝鲜无核化蓝图和计划都十分了解。
 
由此看来,金正恩带努光铁这名“核专家”参与会谈,主要也是想让他在朝方与美方就朝鲜无核化进行协商时出谋划策,是为务实之举。

而金正恩之所以临阵换将,还可能与朴永植此前的身份有关。朴永植任人民武力相时,曾多次出言谴责和警告美国。此前2015年朴永植曾放言,如果美国不放弃敌对朝鲜政策并挑起又一场战争,朝鲜将把美国打到“没有人能活到签署投降书”。

特金会金正恩携带军方官员随身很可能也是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图源:VCG)

朴永植2016年还批评美国意图借应对朝鲜核、导威胁之名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称这是将自身侵略企图合理化的荒谬行径。并警告说,面对敌对势力的反朝侵略策动,朝鲜需要的正是自身的自卫性核遏制。

他2017年还扬言,朝鲜用于打击美国及其盟友的武器已部署完毕。更重要的是,朴永植在担任人民武力相期间也同时兼任着主管制造飞弹及核武试验的主要官员。在2017年9月11日,美方牵头联合国通过了制裁朝鲜的决议的时候,重点就把朴永植列入了联合国的黑名单之中。这么看来,美方对于朴永植的印象并不友好。

若朴永植此次代表朝方出席特金会或将会招致美方的不满,而金正恩临阵将朴永植换下的举动也是他对美方释放出的一大善意及其推动特金会的决心。 
 
另外,金正恩此次将军方官员带在身边也有安全的考量。此前金正恩的出访地点均在朝鲜的周边国家(中国、韩国)。与中韩不同,新加坡既不是朝鲜“兄弟国家”,也没有与其拥有“传统友谊”。并且,这也是金正恩首次与西方领导人进行会面,会面过程中仍存在较大的变数和不确定性,携带军方要员随行也是为了给自身安全提供一大保障。

撰写:田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