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擦除奥巴马 特朗普的转型正义

+

A

-
2018-06-13 10:23:42

当地时间5月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单方面宣布将终止由前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Obama)主导缔结的,伊朗于2015年与美国、中国、法国、德国、俄罗斯、英国共同签署的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重启对伊朗的最高等级制裁。对此,奥巴马再次忍不住打破卸任总统不评论现任总统施政的惯例,措辞严厉地表示:"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英国《金融时报》也发表社论批评特朗普此举不仅将威胁中东和平,也将陷美国与欧盟的盟友关系于危险境地。这已非特朗普首次罔顾多方劝阻的一意孤行,从他执政以来的系列有针对性举动,很难不联想到,他其实是想逐步抹去奥巴马执政期间的政绩。

据一位长期出入白宫的欧洲外交官透露,但凡涉及到奥巴马赞成的提议,特朗普几乎都会不假思索地表示拒绝,甚至不容他人置喙。而早在特朗普宣布参选之前,特朗普就已经在不遗余力地攻击奥巴马,甚至批评后者没有资格担任美国总统。虽然没能如愿以偿一举让奥巴马名声扫地,但也促使特朗普下定决心,要坚定不移地将"反奥巴马运动"进行到底。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一年多,其前任奥巴马的政治遗产几乎消失殆尽(图源:新华社)

特朗普的"反奥运动"
走马上任后,特朗普便开始乐此不疲地推翻奥巴马时期的政治遗产,高呼要改变奥巴马让美国蒙羞的软弱派行事作风,让美国再次强大起来。为履行竞选期间奉行美国利益至上、经济发展回归本土、制造就业等承诺,在入主白宫后的第三天,特朗普新官上任的火就烧向了跨太平洋夥伴关系协定(TPP),一纸政令将奥巴马政府历经五年无数次谈判磋商才辛苦得来的成果付之一炬。

不仅如此,在外交政策方面,特朗普也与奥巴马的政策唱反调。巴黎气候协定本是奥巴马任内促成的重要遗产,有助于全球范围内携手应对日益严峻的气候问题。不料特朗普将巴黎气候协定视作骗局,认为这是奥巴马置美国经济于不利之地的愚蠢行为,并于2017年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同时,特朗普没有放过奥巴马的另一重大外交成就。在与古巴断交55年后,这位美国前总统于2016年首次访问了古巴,实现与古关系历史性破冰。在美古关系呈正常化趋势后不过一年,特朗普撕毁奥巴马与古巴签订的协议,对古政策大转向,实行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而对待美国在亚洲地区的战略盟友日本和韩国,特朗普也是不假辞色,认为奥巴马政府施压青瓦台大幅增加驻韩美军开支的支付比例等举措属无用之功,应该直接撤出驻韩美军,减轻财政负担,种种言谈均流露出对当前美国亚太安全战略完全不在意的评判,间接造成亚太局势暗流不断。

转向美国国内,特朗普与共和党更是集结炮火致力于废除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甚至不顾由此所带来的数以百万计的共和党票仓选民可能因新医改丧失医疗保险而倒戈的政治成本。在彻底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无望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在去年12月通过税收法案移除了奥巴马医改的核心所在,即平价医疗法案的个人强制令。在今年临近公开注册期前,特朗普叫停政府向保险公司用来减轻低收入人群医疗负担的付款,被认为破坏奥巴马医改成就的新招数。与此同时,特朗普还终结了奥巴马的特别移民保护政策,收缩移民政策,以及停止了奥巴马的清洁能源计划,支持撤销奥巴马时期对金融机构的限制。至此,奥巴马执政八年的政治财产所剩无几。

"反奥运动"背后的白人至上主义
那麽,特朗普为何如此跟奥巴马过不去,非得把后者的政治遗产逐一抹去?这或许跟美国选举民主下的两党政治体制有关。在该体制下,整个社会因利益和观点分歧逐渐形成民主党和共和党两个对立大党派的竞逐形态,两党为了各自利益,不可避免会相互抬杠、攻击,甚至有时为了反对而反对。在这一点上,几乎所有选举民主体制下的政党政治均是如此。比如,当初奥巴马就是在批评和反对小布什(George W. Bush)的背景下成为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上任后同样推翻过后者的好战政策。

可是,即便如此,像特朗普这样倾尽全力、事无巨细地针对前任总统的情况,也称得上史无前例。奥巴马虽否定了不少小布什的政策,但总体上并未过多针对后者,更没有为了反对而反对,甚至在某种程度上与小布什保持了和睦关系。这其实也是美国政党政治里不成文的惯例,不同党派的总统尽管会有龃龉,但主要限于选举期间,且是为了选举需要,但一般情况下还是能保持和睦,因此卸任总统往往不对现任总统的施政发表过多意见。如今的情况完全不同,特朗普可以与除奥巴马外的所有民主党前任总统们保持和睦关系,唯独对奥巴马的批评不遗余力,基本上把后者的政治遗产都抹去了,以至于后者不得不一再打破沉默,反击特朗普。

究其根源,特朗普如此反对奥巴马的背后,应是白人至上主义在起作用。尽管特朗普在公开场合否认此类指控,但从他身边人的言行和他上任后美国社会的变化来看,很难说背后因素不是白人至上主义。比如,曾任白宫首席战略顾问的班农(Steve Bannon)虽已离职,但他个人立场长期被认为与特朗普惺惺相惜,他早前是极右翼新闻平台布莱克巴特新闻网(Breitbart News)的负责人,一直以鼓吹种族主义而闻名,曾公开声称:"要把种族主义当作荣誉徽章","历史站在我们这一边,它将带领我们连续不断走向胜利"。

特朗普上任后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呈现复燃之势,便是例证。去年8月中旬,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夏洛特维尔(Charlottsville)爆发了美国近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白人至上主义游行,游行者声称白人在美国的主体地位已经沦丧,号召白人联合抵抗少数族裔的入侵,最终与反对者爆发武力冲突,造成1人死亡多人受伤。事后,特朗普立场模糊,没有直接谴责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做法引发了美国朝野的一致批评,但这也安抚了普遍对特朗普保守主义执政风格持好感的右翼白人。特朗普的默许态度,对于极其缺乏外界认同感的极右翼群体来说,无异于强有力的鼓励。根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报导,2017年白人至上主义在美组织规模急速扩张,夏洛特维尔骚乱后,美国民间白人至上主义领袖们更是纷纷声称"白人至上主义运动的转捩点已到"。这样来看,不论特朗普是否公开认同白人至上主义的标签,但至少在个人心态上,他对于奥巴马政治遗产的全面清理,其实是离不开隐秘的种族主义因素。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被不少人誉为民主高地的美国,长久以来都是白人至上主义的重灾区。现在距离林肯(Abraham  Lincoln)废除奴隶制已逾150年,距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民权运动也有50多年,美国仍未从奴隶制度的阴影中完全走出,种族主义烙印仍然存在于当今美国社会。白人至上主义在"政治正确"的舆论压力下,固然已经大幅萎缩,但从未完全消失。尤其是近年来随着全球化和移民的冲击,中下层白人成为相对失落的群体,他们将不满指向外来移民和少数族裔,这一切再配合一些人对白人沦为美国少数族裔的忧虑,令白人至上主义卷土重来。而特朗普正是在这股氛围下登上大位,并受其影响,全面擦除奥巴马的遗产。

(本文转自《多维CN》34期精粹《议世厅:擦除奥巴马--特朗普的转型正义》)

专栏:张榕 方远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