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专属运输机突然飞抵中国广州 未直接返回平壤

+

A

-
12日晚金正恩车队离开下榻酒店前往机场准备离开(图源:VCG)

特金会落下帷幕,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当地时间6月12日晚23时乘坐中国专机飞离新加坡,但值得注意的是随访金正恩的朝鲜运输机并未同行返回平壤。

朝鲜为此次特金会租借中方两架飞机。金正恩10日前往新加坡时,中方向朝方提供一架波音747-4J6客机和一架空中巴士A330-243客机,而在返程时,中方提供两架波音747-4J6客机,其中一架从新加坡直飞北京,另一架从新加坡起飞后经由平壤返回北京。目前两架中国专机13日上午均返回北京。

而除中国提供的两架飞机之外,金正恩专机“苍鹰一号”、朝鲜运输机“伊尔-76”此前也随金正恩飞赴了新加坡。

据悉,金正恩专机“苍鹰一号”13日上午抵达平壤。但是据韩联社6月13日报道,朝鲜运输机“伊尔-76”从新加坡起飞并已抵达中国广州,即将返回平壤。

这意味着朝鲜运输机“伊尔-76”并未随金正恩一行直接返回平壤。

“伊尔-76”是前苏联伊留申航空集团(现俄罗斯联合航空制造公司下属)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设计制造的四发大型军民两用战略运输机,续航里程在4,200km--5,600km之间。平壤距离新加坡4,700公里,“伊尔-76”飞抵广州可能是补给和加油。

这些有可能违反2016年11月联合国安理会第2270号对朝制裁决议。

金正恩随行人员众多,为确保安全,运输机“伊尔-76”前往新加坡负责朝方人员的后勤供应(图源:VCG)

据多维记者了解,联合国安理会第2270号对朝制裁决议第23条称“所有会员国均应禁止本国国民向朝鲜采购船员和飞机机组服务;禁止联合国成员国将本国船舶、飞机出租或包给朝鲜”。

第15条说,“所有会员国均应采取步骤,限制朝鲜政府成员、朝鲜政府官员和朝鲜武装部队成员入境或经其领土过境,如果它们认定这些成员或官员与朝鲜的核计划或弹道导弹计划或与第 1718(2006)、1874(2009)、2087(2013)、2094(2013)、2270(2016)号决议或本决议禁止的其他活动有关联。”

第130条说,“决定所有会员国均应防止经由本国领土或由本国国民,或使用悬挂本国国旗的船只或飞机,直接或间接向朝鲜供应、销售或转让新的直升飞机和船只,不论它们是否源于本国领土,除非委员会逐案事先批准。”

此前2018年2月平昌冬奥会期间,朝方请求韩方向朝鲜艺术团搭乘的“万景峰92”号邮轮提供燃料援助。因为援助燃油违反相关制裁或招致美国抵触,韩方最终拒绝,朝鲜艺术团成员在结束在韩国的日程后由陆路返回朝鲜。

朝鲜高级别代表团前往韩国参加冬奥会时的空中路线也小心规避制裁,当时朝鲜高级代表团乘坐金正恩专机从平壤出发经由西海(黄海)航线飞抵韩国仁川国际机场,金正恩专机抵达后立即返航,待朝鲜高级代表团日程结束后再飞仁川机场接走成员。不在韩国长期停留、不在韩国领空长时飞行,这些都是当时规避制裁打擦边球的措施。

此次朝鲜前往新加坡的外交随行人员中不少是和朝鲜核开发项目有关的成员。中国向朝鲜提供飞机租借服务,并允许朝鲜运输机停靠加油,和制裁条款相违背。

中国可能已经就此事提前向制裁委员会逐案报备。

6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回答涉朝制裁问题时称,“安理会通过的有关决议规定,须根据朝鲜遵守、履行决议的情况,视需调整制裁措施,包括暂停或解除有关制裁措施。中方一贯认为,制裁本身不是目的,安理会的行动应支持、配合当前外交对话和半岛无核化努力,推动半岛政治解决进程。”

“视需调整制裁措施,包括暂停或解除有关制裁措施”是中方在对朝制裁问题上的最新表态。随着半岛局势进一步改善,朝鲜率先采取无核化措施,中方在为朝鲜争取对等的美韩妥协条件。

在为金正恩提供专机支持和允许金正恩运输机停靠等问题上,如果中国没有提前向制裁委员会逐案报备,则是单独放松制裁的行为。

撰写:崔可晋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