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对手远盟友 特朗普式外交的商人逻辑

+

A

-
2018-06-13 04:05:35
特朗普的新政背后有着作为一名商人的眼光与逻辑(图源:VCG)

特朗普在刚结束的G7峰会与盟友相处得似乎不太愉快,但在与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对手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所进行的“特金会”上,却是如鱼得水,并予以极高评价。

6月12日,特朗普(Donald Trump)在签署美朝联合公报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态停止美韩军演,理由是“军演不仅费钱,还很有攻击性”。

有分析人士指出,上述两件事都能够看出一些特朗普曾经作为一名商人所形成的商人思维与行为习惯的迹象。其实观察他当选美国总统以来的许多做法,似乎都可以用一种商业经营行为来理解。

特朗普上台后,对美国经济重视非常,也展现了其在这方面的杰出能力。几个连环拳下来,美国经济确实颇有起色。这是美国的核心资产,也是美国以往的竞争优势所在,特朗普其他内政外交新政也多是围绕经济而展开。

被前任总统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视为政治遗产的医保、TPP、关于全球气候变化的协议——巴黎协定,对于美国的经济增长、财政收支或许都会构成负担。伊核协议似乎也给出了一个让美国“吃亏”的议价。

特朗普批评和疏离美国盟友,而热衷于打造新的美朝关系,似乎是对美国外交资产的重组。在其看来,美国与欧盟、日本、加拿大等盟国的外交关系是一种负资产,与其经贸互动入不敷出。当然,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也是如此。因此,需要同这些占了美国“便宜”的国家重新谈判,确定一个对美国更公平有利的交易方式。

另外,从特朗普声称停止美韩军演时的讲话可见,在他的认识里,军演的投入产出不划算,运营成本太高,是应当停止的一个重要原因。

分析人士还表示,如果懂得股市“高抛低吸”操作,以及“低买高卖”的投资方式,或许也能为对特朗普疏远盟友而接近对手做法提供另一个观察角度。

目前的美国与盟友之间的经贸关系,对美国而言近乎高位运行的负资产,需要抛售待议。而美朝早已破产的关系,却能够很容易盘活盈利。例如,朝鲜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可能建成许多吸引游客往来的景区和酒店。

商业与政治,或许本来就有相通之处。而美国商界、“资本家”对总统选举、政治决策的影响也是现实存在的,更曾有过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由商人成功转型为总统的先例。

如今,又一位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的经商式行政,无论会将美国引向何处,都会成为世界政治现象研究的一个鲜活素材。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