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国“居者有其屋”升级“生态屋” 人与环境更近

+

A

-
2018-06-13 12:08:45

对不少台湾人来说,新加坡的组屋(Public House)政策,不但解决屋荒,更可彻底落实居者有其屋。尽管组屋设定有99年的使用期限,也就是说,父母辈时买下的组屋几乎只供父母亲使用,至于儿女则在成家后可申购新的组屋,没有台湾所谓祖产的遗留,但相对而言,新加坡组屋的政策,也鼓励成家的孩子应自立,减少赖家王老五的发生,且没有祖产遗留,相对也少了后辈在父母身亡后所可能产生的纠纷。

而新加坡政府的组屋政策发展到今天,已不仅仅是为民众提供住房,更进一步试图建立居住与环境共同永续发展的生态环境。例如位于新加坡东北部的榜鹅(Punggol)地区,原本是新加坡主要的养猪与果树农地,在2007年星国政府透过 “优质榜鹅 21” 开发计划,试图将该地区打造为以 “水” 与 “绿” 为主的生态环境,不但开凿水道横跨整个榜鹅地区,更在当地的组屋设计与兴建时,更加重视绿色生态的共存,包括植披面积的增加,房屋设计更重视空气与光线的流通,以及社区屋顶加设太阳能板,并将公共区域的照明等电力使用改为感应与LED模式,增加能源利用效率并减少浪费。

新加坡建屋局人员介绍榜鹅水滨台组屋,在每栋房屋的设计上采取非常独特的“  链结排列”方式,这样可让每一户都拥有充分的通风透光(多维记者:万敏婉/摄)

此外,还在组屋社区中设置“雨水回收系统”,例如利用设区地面铺设的方式,藉由高低差让降雨可集中回收,而回收后的雨水更二次利用在道路清洁、社区清理等。同时社区住户使用后的水也都先经过处理后再排入当地的自然水道内,避免污染危害。另外,部份设区的屋顶还特别种植植物,借此降低白天太阳照射所造成的室内升温。还有社区则透过绿廊的设计,一方面让民众即便在新加坡的艳阳下也能在室外舒适活动,另一方面也让车辆尽量避免进入社区平面,减少车辆碳排放对社区环境带来的负面效应。

这种种利用生态科技的新做法,让榜鹅这座新市镇的居住与环境生态能有最好的结合。负责规划、建设、出售政府组屋的新加坡建屋发展局(Housing and Development Board,简称建屋局、HDB)人员告诉《多维TW》记者,尽管这种生态组屋的兴建成本较一般组屋更高,但政府仍持续投入,并利用居民的意见反馈,来了解相关生态组屋在居住者方面的接受程度,并进行相关调整。

而《多维TW》记者所亲身了解、以梯田为概念所设计的榜鹅水滨台组屋(Punggol Waterway Terraces),就包含了上述多种生态设计,且在售价上,四房式的建屋局售价介于30万元至37.6万元新币(1元新币约合0.75美元),而同样区位的四房式转售组屋,价格则在37万元至41.8万元新币左右。惟根据新加坡政府规定,组屋必须要持有满5年后才能进入自由市场转售,且每户仅能持有一户组屋,若要在市场购买其他组屋,则必须先出脱手中原有组屋才行,如此一来也减少了炒作空间。

  • 榜鹅水滨台组屋以梯田为概念设计外形(多维记者:万敏婉/摄)
  • 社区中庭地面就利用高差收集雨水,以待二次使用(多维记者:万敏婉/摄)

新加坡的组屋政策,让年轻人拥有自用住宅的机会大幅提高,且组屋的价格平均下来基本不会超过年轻人加户收入的2成,对比台湾大部份年轻人,为了缴交房贷,可能需要付出薪水的三分之一甚至一半以上,且在20年或30年后房贷缴清之际,当初购入的新屋也已成了中古屋甚至古古屋。

而新加坡的组屋政策中,关于修缮与维护基本是由政府出资,民众虽也有部份负担,但透过政府的规划,可让房屋维持在基本以上的状态,且因组屋99年的使用期限,时限到期后政府可回收重建,促进老屋更新并维持居住安全。“住的正义”在新加坡的落实程度,确为台湾拍马所不及。然而事在人为,在台湾当前已有“地上权住宅”、“社会住宅”陆续推出的情况下,能否为民众维护最基本的居住正义,而不是只放任市场与资本怪兽蚕食鲸吞年轻群众,让资产的集中与倾斜情况更恶劣,考验着台湾政府勇于承担相应责任的能力。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