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执政联盟暂时搁置争议 默克尔难阻欧洲民粹主义浪潮

+

A

-
2018-07-04 06:57:56

因难民危机陷入执政以来最大危机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避免了像德国足球队在俄罗斯足球世界杯上出局的命运,但德国仍然在加速向“右”走。

7月3日,默克尔(Angela Merkel)与德国基社盟党魁,德国内政部部长泽霍费尔(Horst Seehofer)在应对难民问题上达成协议,而泽霍费尔也表态不会辞职。

在这之前,默克尔在6月底结束的欧盟夏季峰会上,与欧盟其他成员国达成了解决难民问题的意向,加上这次与执政联盟达成协议,标志着默克尔暂时度过了执政危机。但不得不承认,当前德国面临的难民问题,使得默克尔不得不做出让步,这表明欧洲民粹主义浪潮已经非常强大,以默克尔为代表的传统自由主义政治精英已经难以阻挡。

默克尔已经与执政同盟达成协议度过了执政危机(图源:VCG)

默克尔双重妥协度过执政危机

一直以来默克尔坚持开放的移民政策,主张发扬人道主义与国际责任,吸纳中东难民,并力求在欧洲范围内按配额分配接纳难民的人数。

6月初一名德国本土少女被中东籍难民奸杀,愤怒的德国民众掀起了新一轮抗议德国政府移民政策的运动,这直接导致了执政联盟的分歧。

泽霍费尔一直以来主张严控难民人数,并严格禁止已在欧盟其他成员国做入境登记的难民入境德国。在治安事件发生时,他开始向默克尔施压, 6月18日给默克尔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默克尔必须在本月底前在欧盟范围内达成一项严格管控难民的解决方案,否则便会马上驱逐边境附近的难民。

而在欧盟范围内,意大利、奥地利以及东欧维谢格拉德四国集团成为了默克尔达成共同协议最大的障碍,这些国家都由右翼民粹政党把持,在对待中东难民政策上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倾向,不同意德国等国家强制要求他们接纳一定数目的难民。

面对这种情况,默克尔在欧盟峰会上与各方达成妥协,即已经在其它欧盟国家登记的避难申请者,将会被安置在欧盟以外例如埃及、土耳其等国的难民处理中心,各国可以志愿性地接收难民,将其安置在该国的集体难民营,然后对其是否具有庇护资格进行甄别以及相关遣返。

她也同希腊、西班牙等国家初步谈成双边协议,在这些国家登记过的移民将被遣送回去。

可以说为了达成协议,默克尔已经向欧盟国家做出妥协,不再要求这些国家按配额接受难民,并以“自愿”为原则,不再干涉这些国家的移民政策。

默克尔此行达成的安置难民处理中心的协议,也意在安抚基社党,当她从布鲁塞尔带回这个所谓“超额完成”的协议时,泽霍费尔并不买账,提出要辞职,在这种情况下,默克尔单独与之会晤,并达成了在与奥地利接壤的边境设立中转站的协议。

尽管默克尔没有同意泽霍费尔要求在边境阻拦已在欧盟他国登记的非法移民入境的要求,但设置边境中转站,本身就是阻碍境外难民涌入国内,并在适当情况下驱逐出境,已经并不符合她坚持的开放边界政策,表现出非常大的妥协。

欧洲国家就难民安置达成了协议(图源:Getty)

政治精英难阻民粹主义浪潮

对于默克尔等西方传统自由主义政治精英,有着“世界主义”的政治情怀,在难民问题上希望可以通过以全球治理的模式,共同解决。

但是,她必须要面对全欧洲民粹主义的浪潮,尽管舆论会对中东的战乱造成成千上万流离失所的难民表示同情,但民众也会考虑的是难民涌入会对经济生活有什么消极影响。

这次默克尔面临的政治危机,看似是与德国境内的穆斯林难民有关的治安问题相关,但在背后有着复杂的经济与社会动因。

当前德国经济开始出现下滑的趋势,德国经济部将2018年德国GDP增速预期从2.4%下调至2.3%,并预计2019年GDP增速放缓至2.1%。德国宏观经济政策研究所的数据表明, 4月份德国经济衰退的几率上升至32.4%,大大高于3月份的6.8%。而接受难民需要大量财政税收,甚至可能会加剧就业竞争,这就使得德国本地人开始排斥中东的难民。

西方舆论存在对穆斯林的妖魔化描述(图源:Reuters)

而历史上,欧洲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长期处于冲突状态,很多民众会担心过多穆斯林难民涌入本国社会,会改变本国的文化基因,导致所谓的“绿化”,甚至有些极端媒体会将穆斯林等同于恐怖主义,当残忍的难民杀害本国民众事件发生时,就容易被放大为本国社会与穆斯林社会的对立与冲突。

以默克尔为代表的自由主义政治精英,过于高估了德国社会的包容性与开放性,认为自己制定的政策是为他们服务的,她相信只要是她与她的执政团队经过理性思考与筹备做出的决策,自然会得到民众的支持,但这种大家长式的方式,显然无法与现实情况相适应。

作为政治精英,不管是默克尔与泽霍费尔,也必然要考虑到选情。在泽霍费尔向默克尔逼宫之际,正值德国重要的大州,同时是基社盟票仓巴伐利亚州选情焦灼之际,该州出现了明显的民粹主义倾向,反对开放移民政策,为了保证该州选票,泽霍费尔不得不对默克尔以辞职相逼。

而非常理性的默克尔自然也会看到这股民意,再坚持自己的开放边界政策会导致执政党联盟分裂,让其他反对党从中获利,鉴于此,默克尔不得不对民粹主义做出妥协。

总的来说,默克尔做出的妥协,已经标志着德国甚至整个欧洲民粹主义大潮兴起,这不是单个政治精英能够扭转的。

撰写:齐慕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