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轰北约威胁WTO 特朗普必将付出的“艺术代价”

+

A

-
2018-07-05 05:04:34

特朗普从竞选之初就已经宣称自己是“最好的交易者”,一本《交易的艺术》也曾成为他作为房地产商交易能力的见证。所谓交易的讨价还价,也就是用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回报,但是当特朗普的这套方法放在美国白宫,其代价恐怕令他意想不到。

近来,除了中美贸易战逐渐白热化外,特朗普还有另外两个重要的攻击目标——北约(NATO)和世界贸易组织组织(WTO)。

特朗普(左二)在之前会见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左一)的场面并不那么融洽 (图源:VCG)

即将于下周赴比利时布鲁塞尔出席北约会议的特朗普,最近被美国媒体曝光曾在上月致函北约盟国,内容自然是特朗普的老调子,言辞批评盟友负担的国防开支太少,警告美国对他们无法履行维安义务“失去耐性”。

另外,在中美欧贸易混战的背景下,特朗普又被曝私下多次表示要退出WTO,并且曾要求白宫起草法案,在不退出的情况下背弃WTO的基本规则,以施压国会的反对派。从特朗普一贯批评WTO对美国“不公平”,以及近期表态如果美国不能被公平对待,那么会对WTO“有所动作”的说法,这些报道也的确具有一定的可信度。

表面上看,特朗普用施压盟友、施压国际组织的方式,力求获得一个更能令美国获利的游戏规则,似乎是个高明的玩法。但是,用威胁退出、威胁关税的方式给自己的盟友施压,其背后的损失恐怕并不只是暂时的抱怨指责,而可能动摇美国作为世界霸主的根基。

在被曝起草背弃WTO原则的法案之后,白宫受到了新一轮的舆论质疑 (图源:AP)

美国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其综合实力无人能及的原因,也就是它在全球经济和军事上的双重优势。在这背后,二战后形成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以及驻扎于世界各地实力强大的美军,二者都是不可或缺的决定性因素。

第一,世贸组织是美国经济霸权的基础之一。世贸组织是当今世界多边贸易的监督者和调解员,也给贸易体制提供了组织基础和法律基础,164个成员国的广泛加入,使世贸组织成为了各国寻求深入参与国际贸易,获得法政和关税保护的门票。在全球化经济的浪潮下,美国自认受到了冲击,认为世贸组织的规则对美国造成损失。3月,特朗普曾在白宫对钢铝关税的听证会上表示,WTO“对美国是一个灾难”。

然而,美国却并非世贸组织的“受害者”。由于世贸组织给全球贸易带来的便利,作为有技术优势,处在全球供应链上游的发达国家,美国自身主导的贸易规则,帮助本国企业更容易地获得高额利润。这一点,从美国在智能手机领域对全球的垄断就可以看到。如果美国真的背弃WTO的原则,对全球贸易体系将是巨大的伤害。

要知道,联合国、世贸组织和全球货币体系三者相辅相成,是美国主导全球产业分工的顶层设计。美国对世贸组织的背弃,不仅可能让其在全球供应链中损失惨重,而且美元货币体系也可能因此受到冲击。

特朗普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关系一波三折,而德国是美国在欧洲军事部署的中枢 (图源:Getty)

第二,北约是美国巩固其军事霸权的重要工具。冷战以北约集团的胜利结束,此后美国继续强化军事同盟,北约的大规模东扩挤压了俄罗斯的军事和安全战略空间。美国近年来发动的战争,无不有北约成员的支持,其中因为“911”恐怖袭击事件北约启动宪章第五条,共同进入阿富汗进行军事行动。

实际上,北约国家之间本就存在矛盾,美国呼吁北约其他国家支付更多军费,也不是从特朗普政府开始。但是,特朗普屡次威胁并且把军事同盟和贸易关税挂钩,不断谴责欧洲的重要盟友,正在令北约国家之间的裂痕加深。美国如今在欧洲的190多个军事基地,既是美国军事实力的象征,也代表美国全球霸权的维系需要盟友的支持。

特别是作为美国在欧洲军事大本营的德国,在特朗普的信函中受到最严厉的批评,美国媒体报道称特朗普在与白宫高层和军方助手的会议中表达了从德国撤军的意愿。这也很符合特朗普节省军费开支的商人性格。有评论称,这将是美国提前给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mir Putin)送上的“圣诞节礼物”。虽然这样的行动不太可能短期发生,但是可以想见在这种背景下北约会议的气氛将会如何。

总之,美元货币体系和美军的全球霸权是美国当今国际地位的两大支柱。特朗普对世贸组织和北约的攻击,从长远来讲,对美国霸主地位的根基十分不利。不知道这样交易的代价,美国是否真的愿意承受呢?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