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论:如何认识中美贸易战

+

A

-

中美贸易战正式开打。在此之前,中美已经在贸易战问题上来回博弈和谈判许久。从今年3月22日美国宣布将对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关税,招致中国的强硬回应和反制后,贸易战便已初露端倪,获得全球密切关注,随后两国经过多轮高规格经贸谈判,期间互相试探,既有共识也有撕毁共识的谈判破裂,几经反复,直至日前,贸易战的硝烟终究还是燃起了。

与此同时,因为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的贸易枪口不单指向中国,还瞄准了加拿大、欧盟等传统盟友,而因为中欧在贸易问题上分歧与合作并存,又致使中美欧之间围绕贸易战的合纵连横也在同期上演。期间,中国舆论更是经历了从“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式的极度自大,到“中华民族危险时刻”式极度自卑的转变,也给这场贸易战带来了嘈杂的噪音。

随着7月6日中美互相加征关税,全球舆论热议多时的贸易战正式打响(图源:VCG)

准确地说,爆发在中美之间的这场冲突用传统的贸易战来定义可能还不够精准。有人称之为关税战,也有人称之为美国针对中国在高技术领域流露的“野心”进行的狙击战,但更多的人则认为,这是中美两大强国对世界老大的竞争,是双方结构性矛盾的必然产物。随着近些年中国持续崛起,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第一大工业国,既与美国以外其它国家的差距不断拉大,又日益缩小与美国的差距,赶超势头愈来愈明显,已经不可避免地引起美国精英社会的普遍警惕。再加上双方迥然不同的制度和意识形态,以及地缘政治和经贸利益的竞争,中美世纪博弈几成定局。这就好比2500年前雅典崛起引起斯巴达的警惕和反制一样,新崛起的大国必然会重塑现存大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进而招致后者的围堵和遏制,甚至酿成激烈冲突,即国际关系学上著名的铁律——修昔底德陷阱。

中美虽然未必会掉进修昔底德陷阱,但美国对中国的围堵与遏制,以及中国的反围堵与反遏制战略之间的冲突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从某种意义上说,尽管中美贸易战不是一场传统意义的热战,也和美苏冷战不同,却具有与热战和冷战部分相同的本质。中美两国的争夺能够以贸易战方式开打,没有重演历史上热战的残酷和血腥,也没有像冷战那样将地球裂解为两大剑拔弩张的敌对阵营,于当今世界、特别是对激烈争夺的两大当事国来说,已经实属幸运。

在中美结构性矛盾的大势面前,中美贸易战在今天、以这样的形式打响,其实是必然中的偶然,特朗普的商人趋利本性和反复无常的性格,仅仅是中美关系出现波折的现实因素之一。中美关系已经进入了容易发生摩擦的高危期,关系的反反复复不以特朗普的个人意志为转移。更进一步说,不论特朗普打贸易战是不是为了赢取今年11月国会中期选举的权宜之计,也不论届时他会否改变主意,与中国重归于好,都不会改变中美关系演变的大趋势。只要中美这场世纪竞争未能分出最终胜负,双方未能适应各自在全球格局当中的新角色,这场博弈就会长时间继续下去。而以目前两国实力和发展速度的对比来看,中美关系或许需要30年甚至50年才能重获真正的平静。所以说,这注定是一场持久战,所谓的速胜论或失败论都是无稽之谈。

在这场持久战中,中国首先不要畏战,中国人不想打仗,但战争来了也不会害怕,打贸易战不是世界末日,没必要杞人忧天地以日本和苏联的失败前例自况。历史上最近两次与美国竞争的是日本和苏联,日本败在与美国的实力差距和美欧联盟,苏联则败在自身的封闭、僵化、腐败和极左意识形态。今天中国面临的情况却不一样,改革开放已经使中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发展成绩,国家综合实力远胜于当年的日本,并在2012年以来经过大规模反腐行动、全面深化改革,新生代领导层已经初步遏制住腐败,强有力地巩固政权公信力。而且世界形势更不同以往,因为特朗普的反全球化、孤立主义和美国优先,已经严重损害其与传统西方盟友的关系,致使本次贸易战期间欧盟尚未像以往那样选边站地支持美国。

所以对于中国而言,没必要将贸易战形势想象得过于严峻,或是高估特朗普的智慧。相较于中国眼下最重要的改革和发展大业,以及民族复兴和“两个一百年”目标而言,贸易战只是次要矛盾,关键还是保持战略定力,不断朝着既有目标,稳步推进本国的改革和发展才是硬道理,至于贸易战,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中兴事件的发生,折射出中美在核心技术方面仍存在相当差距,启示中国应警惕极度自负和盲目自大的风潮

当然,在此过程,中国也要警惕正在严厉收紧的意识形态和“中国已经全面超越美国”、“厉害了,我的国”式盲目自大。意识形态工作如此重要,它不仅是中国政治稳定的价值观基石,也是团结国民迎接挑战、实现国家崛起和民族复兴的精神武器,意识形态如果涣散,国家就无以自信,前苏联溃败就有意识形态失败的原因。但另一方面,过度的意识形态控制,又会窒息执政党和国家活力,会压制各种有益的建议与批评,可能使执政党和国家错失政策纠偏机会,也和一个崛起大国的自信不符,中共在历史上也有过这方面的惨痛教训。和美国打贸易战,意识形态问题如果解决不好,不管是像前苏联那样因为意识形态涣散而自我崩溃,或是像历史上那样因为意识形态僵化而陷入困境,都等于是在“战争”中自废武功。

意识形态之外,中国还要客观认识中美之间还存在的相当差距,就像中兴事件所揭示的那样,中国在许多方面还不如美国,核心技术更是严重受制于人。那种打鸡血的自负、义和团式的头脑发热膨胀,实在是背离最基本的现实,百害而无一利。几千年人类文明史已经无数次证明,满招损、骄比败,极度自负的暴发户心态也不符合中国人的文化性格。在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已经愈来愈警惕中国崛起的情势下,中国实无必要因为本国的自负自大而刺激对方。面对与美国的相当差距和整个西方的戒惧,中国在积极有为,坚决维护核心利益的同时,还应保持韬光养晦的精神。要看到,中国打贸易战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护眼前利益,而是应以中远期的长远眼光计算所有得失。如果是为了长远崛起的大势,择机作出策略性让步或是在局部战场上输了这轮贸易战,但在整体上赢得了中国的崛起,都是是值得的。

总之,面对这场来势汹汹的贸易战,中国除了要认清贸易战的本质,还要保持定力,要在战略上蔑视对手,在战术上重视对手,要着力于解决自己的内在问题,增强自身体质。唯有这样,才能有效应对这场世纪挑战,为民族复兴和“两个一百年”目标打下扎实基础。

多维专论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