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者:中美国家安全之战迟早发生

+

A

-
王逸舟认为小布什出兵中东是美国由盛转衰的分水岭(图源:VCG)

对于美国额外2,000亿美元的商品关税威胁,中国商务部7月11日回应称,美方加速升级的方式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将“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美国对华贸易大棒第一招刚刚落下,第二招便接踵而至,贸易阴雨使得中美外交也变得缥缈不定。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副院长王逸舟就此回答了多维记者的提问,从外交研究的角度来分析,他认为美国由盛转衰的过程决定了其采取战略性收缩、聚焦于经济的必然,贸易战源于美国的内部矛盾与中国的自身弊病,而特朗普在贸易上与中国较劲实则为中国迎来了机遇期。

美国由盛转衰决定了战略性收缩的必然

王逸舟说由于中国等一些新兴大国的崛起,使得老牌发达国家相对而言显得越来越乏力,有所衰败,美国人现在怨气冲天。20年前全球GDP中的产值,发达国家是什么比重,看看现在这个比重就知道美国的不满是有道理的。一名联合国官员曾对王逸舟说,11、12年前的时候,联合国70%以上的国家都是跟美国结成最大的双边贸易关系,现在联合国190多个国家,将近130个国家主要的贸易伙伴已经变为中国。

美国政界都在普遍怀疑是不是他们自己出了什么问题?这几十年帮助中国改革,给中国投资,自己反而衰败了,国内出了这么多的铁锈地带,而在外交方面到处去打仗,建军事基地,在这样的自我怀疑中,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是带有某种历史必然性的。回顾90年代克林顿(William Clinton)执政时期,美国无论在经济还是外交方面均属于全盛时代,当时苏联解体了,对手消失了,外交方面好像打遍天下无敌手。内政上政府聚焦经济,美国人的生活非常可观。

但是到了小布什(George Bush)时期就开始出现战略性的判断错误,在中东大出手,改造所谓的流氓无赖国家,遇到很野蛮的 “牛仔外交”,当时基辛格批评说美国只需要军事不需要外交了,在得到了教训后美国才开始幡然醒悟。后来奥巴马(Barack Obama)进行战略诉说,开始从中东撤军,继而到今天的特朗普,本质上讲特朗普也是美国全球性战略收缩的一个体现,他在很多国际义务,很多全球的战略地点抽身,开始修复美国的经济,美国铁锈地带。不管当年是不是特朗普上台,美国由盛转衰的过程都决定了这个战略性收缩的必然性。

反而中国在90年代初的时候是很不被人看好的,普遍都认为苏联垮了,越南、古巴、中国也都会出大事。但是中国人不仅没有垮,而且后来开始第二轮改革,南巡以后到了入世,北京奥运期间提出“更高、更快、更强”,再到现在好像一路顺风顺水。这个过程带来了双向的观感,一方面是美国是抱怨、嫉妒、不满,另一方面是中国人的“打仗谁怕谁”。要知道虽然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在缩小,但仍然是发展中大国,这是一个新型大国和一个老牌的巨头、全能冠军之间的差距。

撰写:杨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