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美国邂逅新加坡 伊朗正在积极东进

+

A

-

东亚合作系列外长会于8月1日至5日在新加坡举行。东盟外交部长会议的开幕式已在8月2日拉开了帷幕,此次的东亚外长会议共有30个国家,其参与规模是东盟年度系列会议中最大的一次,其中伊朗这位新参与国十分引人注目。

从名单上看,此次与会的国家数量比2017年时(东盟、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欧盟、印度、日本、新西兰、韩国、俄罗斯、美国、巴布亚新几内亚、东帝汶、孟加拉国、朝鲜、蒙古、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共27个)多出了三个国家,它们分别是:伊朗、阿根廷和土耳其。

而在新参与国中,伊朗是舆论较为关注的焦点之一,不仅是因为伊核协议,还有伊朗近期频频参与亚洲会议的现象。自美国5月推出伊核协议以后,华盛顿全面重启了对伊朗的经济制裁,两国外交上的“骂战”时有发生。此次两国齐聚新加坡,双方是否会就伊核再起“事端”自然成为了舆论关心的话题。

伊朗外长扎里夫(左)曾在5月对中国进行了访问(图源:Reuters)

但比起伊核,伊朗近期的外交活动似乎更引人注目,其 “东亚外交”明显增多不少。比如,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5月13日对中国进行了访问。没过一个月,伊朗总统鲁哈尼(Hassan Rouhani)在6月9也开启了访华之旅,并参加了在中国青岛举办的欧亚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值得一提的是,扎里夫在参加本次外长会议后,还将代表伊朗与新加坡正式签署《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

从频繁访华到积极参与东亚各项会议,伊朗为何如此积极拉近与东亚国家的关系?这也许与以下两点有关。

首先,这与伊朗国内局势不稳有关。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伊朗国内频频出现骚乱和反政府的示威游行。由于伊核问题,美欧对伊朗进行了长达约10年的经济制裁,让伊朗的经济收到了巨大的冲击,对外贸易及投资大幅缩水。其国民生产总值(GDP)增长率从2007年的9.12%跌至2012年和2013年的-6.61%及-1.91。

2016年后,西方逐渐解除对的伊朗经济制裁,但其国内经济发展仍然缓慢,民众感受不到解除制裁带来的实际好处,国内民生问题严重如高物价及高失业率进行,这令民众十分不满,也引发了示威游行的爆发。

起初,伊朗民众是对国内的高物价及失业率进行抗议,但没过多久,抗议游行的矛头很快就对准了政府腐败和鲁哈尼。而伊朗政府此时加大与东亚、南亚的合作关系很可能是为了内病外治。

石油是伊朗经济的重要支柱。据资料显示,亚洲是伊朗石油产业的最大“金主”。伊朗石油出口到中国的数量占他出口总量的32%、日本20%左右、欧盟18%左右、如果以亚洲来算,占其整个出口量的68%。

鲁哈尼频繁与东亚国家外交,强化了伊朗与各国在外交上和贸易上的合作联系,可促进其石油产业对外贸易的合作。有助于缓解国内对其的反对之声,转移民众注意,为自己的外加政绩添彩。

扎里夫访华没多久,伊朗最高领导人鲁哈尼(左)也在6月访华并参加了上合会议(图源:新华社)

其次,这还与美国对伊朗重启制裁有关。美国在退出伊核协议后,重新对伊朗的能源和银行业施加严厉的制裁,并游说各国加入对伊朗的制裁,还警告欧洲企业,若欧洲企业仍保持与伊朗的贸易往来,将“连坐”制裁。

美国的威胁让不少欧洲企业纷纷撤离伊朗。例如,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发布公告称,受到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的影响,道达尔必须在2018年11月4日之前撤出所有南帕尔斯气田项目的相关业务,除非能在法国和欧洲当局的帮助下获得美国的特别豁免。还有航运巨头马士基、全球最大的油轮运营商Torm也表示,已经不再接下来自伊朗的新订单。以及德国能源公司Wintershal等。

欧盟是除亚洲外对伊朗进口石油最多的地区,欧洲大批能源企业 “出逃”的情形无疑会对伊朗的经济产生十分巨大的冲击。让伊朗在国际贸易上面临着不小的困境。

如今,美国新一轮制裁将在8月实施,随着金融制裁的日子逼近,欧企撤离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伊朗官方货币里亚尔(Rial)也在持续贬值(目前已贬值至50%)。

在进退两难之际,鲁哈尼将眼光放到了世界上最具经济活力的区域—东亚和南亚(东亚和南亚经济增长占到全球近一半,区域GDP增长为6.0%,高于世界其他区域),此地区的经济增长潜力大、增长速度。增强与东亚和南亚往来有利于伊朗经济和贸易实现重心转移,为应对美国的制裁及欧洲企业的出逃,做好妥善的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田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