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这是对美投降主义的破产

+

A

-
东盟外长会上,各方非常关心中美贸易战,各路记者围堵中国外长王毅(图源:Reuters)

中国8月3日突然宣布对美国600亿美元输华商品征收关税,美国总统特朗普8月4日在社交媒体称,贸易战政策成功伤害了中国经济,美国“快赢了”。特朗普的高级顾问、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8月3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称,中国最新的威胁是对局势的误判。  

库德洛(Larry Kudlow)嘲笑中国600亿美元的关税威胁“太弱了”,说中国的经济面临严重的“困难”。 “同我们的2,000亿相比,我认为,这600亿美元是很弱的回应。”库德洛还认为,中国“现在面临麻烦,他们的经济疲弱,投资者撤走,货币也在贬值。” 他还说:“外国投资者不喜欢去中国。我注意到,日本股市今天超过了中国,我非常喜欢。” 

库德洛意思的核心是中国误判局势,中国面临麻烦,中国的反应很弱。这种对中国反击的嘲笑某种程度上带有一种迷之自信。

而事实上,美国的这一反应并非仅仅是美国方面的声音。日前火遍中国社交媒体朋友圈一篇题为“特朗普(Donald Trump):只有我能帮北京脱困”的造假文章,说的也是特朗普宣布中国已经对美国束手无策,中国已被彻底孤立“中国只能依靠美国脱离现在的困境。”

如果说上述文章的火爆只是中国民众对于谣言缺乏辨识,那么中国一些学者公开用事实证据宣讲贸易战危局则是中国舆论陷入了另外一种对美国恐惧心理的切实反映。

王毅近来多次谈到北京对贸易战的立场(图源:AFP)

从盲目自大到对美投降

流传甚为广泛的《中美贸易战之国家命运与个人命运》宣称加征2,000亿美元关税“是美国对中国做出最具羞辱性的行为,但是没有办法,因为我们对美国市场依赖太深”,“中华民族到了新的危险的时候”。

中国《科技日报》挺身而出对“厉害了我的国”进行了严厉的批判,指出,中国的科学技术与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相比有很大差距。再加上中兴事件后中国高层政要频繁表态自主科技创新,“中国都不行”的沮丧感充斥互联网。

有学者甚至在公开演讲中称,中国改革开放对美战略的精髓就是一个“怂”字,任何时候只要对美国提出的所有要求小心忍让,最终中国就会一路“怂”成赢家。学者非常辛苦地统计了中美商品贸易的总体口径,然后从各个方面,引经据典,包括联系到日本幕府错误应对导致美国黑船事件的惨痛教训,论述放弃抵抗完全满足美方要求的必然性、必要性、可能性、合理性等。

声称中国已经超越美国的清华大学教授胡鞍钢在中国国内被舆论唾弃的原因,也是因为其过分自大。讨伐胡鞍钢者大多认为中国应该继续对美国韬光养晦,贸易战之所以爆发是因为中国外交过于激进忘记了继续韬光的结果。胡鞍钢的研究结论过早暴露了中国的雄心,中国目前面临的贸易战困境归根结底是自大了,是自己的过错。

中国舆论不再盲目自大,却又陷入了极度的自卑。敌人如此强大,应该继续对美国认怂,贸易战不能继续打下去,要尽快和解的声音不在少数。甚至有文章引述中国前领导人邓小平的话,“和美国搞好关系的国家都富了”,来宣讲就贸易战同美国达成和解的重要性。

更为重要的是7月3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面临一些新问题新挑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中共中央一连用“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对下一阶段经济工作做出安排。这被普遍解读为中美贸易战下,中国面临着严峻的经济形势,局势并不乐观。

贸易战亦是宣传战,特朗普多次宣称美国赢了(图源:Reuters)

北京强硬措施vs舆论悲观情绪

北京宣布600亿美元关税新政后,各方对此举感到意外的原因亦是中国在面临重重困难的情况下竟然对美国反击了。

这些报道和事件透露出来的潜台词是怕事儿打不起。

不可否认,贸易战带给中国重重挑战,这些都是现实。但是过分理性,又将形势引向了另外一个极端——对美国投降主义。

必须明确的是,贸易战不是世界末日。现在是打贸易战最好的时机。贸易战如果过早开打,中国则没有足够的力量应对。 如果中美矛盾爆发得太晚,中国崛起后力量会和今天有着根本区别,采取的对美国的反制措施会更强硬。而美国届时对中国的打压将会是更为极端的方式,那么造成的中美冲突烈度也会更大,对中美以及世界的影响都会是十分消极的。 

而有战就有胜负,今天中国前所未有能够经受得住贸易战带来的波折。中国的终极目标应该是人民的长远利益,是国家的和平崛起。因此,应该以中远期的长远眼光计算所有的胜败得失。 

中国没有足够的数量对阵美国的2,000亿,但是有足够的信心和精心设计的应对措施。中国官方敢于公布直接对阵美国的分为四档的600亿美元关税政策,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既注重数量更注重质量。应战的决心不容忽视。被媒体舆论带偏的贸易战论调背后,中国官方的措施直接宣告了对美投降主义的破产。

当互联网充斥对美国和解的呼唤时,中国政府在谈判问题上亦有着清醒的认识。第三轮谈判失败之后,中国对于谈判的立场是设置前提,不是不谈而是有条件谈判。虽然中国外长王毅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达成了谈判大方向共识,但是这本身并没有特别实际意义。什么时候谈,在什么样的条件下谈这些是另外一回事。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谈,当下的北京并非毫无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莲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