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欲堵死伊朗贸易 中欧反对印度犹豫

+

A

-

美国8月6日正式启动对伊朗的经济制裁,这批制裁主要针对石油之外的产品禁运和金融制裁。90天后,更为严厉的、主要针对伊朗能源业的制裁也将生效,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曾警告其他国家要在11月4日前将伊朗石油进口“降至零”。

美国重新对伊朗进行制裁引发各方的联动

美国撕毁协议并重启对伊朗的制裁引发了不少国家的反对。英国、德国、法国和欧盟外长6日发表声明称“对美国再次制裁伊朗表示遗憾。维持伊核协议事关尊重国际协议和国际安全。”欧盟还称,将致力于维护与伊朗有效的金融渠道以及伊朗石油和天然气的持续出口。欧盟6日宣布的“阻断法规”也在7日生效。

对于美国制裁伊朗,北京多次强调,反对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中方将致力于维护和执行全面协议。

在日前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期间,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与伊朗外长扎里夫(Mohammad Javad Zarif)举行了会谈。在谈到美国要求各国11月完全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一事时,河野称日本将会和美国协商,但今后日本将“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

从欧盟、日本和中国的表态不难猜测,即便未来美国对伊朗实行石油制裁,这些国家也将继续从伊朗进口石油。中国作为伊朗最大的石油出口国作出这样的表态,对于伊朗来说不失为好消息。

值得注意的是伊朗石油的第二大出口国——印度的姿态。6月27日,印度石油和天然气部国际合作联合秘书孙贾伊·苏迪尔接受CNN 财经频道采访,被问及印度是否会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时,他表示:“印度不承认单方面制裁,只承认由联合国施加的制裁。”

7月17日,美国派出一个高级代表团与印度外交秘书顾凯杰(Vijay Keshav Gokhale)会晤,商讨了有关美国将对进口自伊朗的石油进行制裁的问题。尽管印度政府尚未决定是否按照美国制裁的要求切断从伊朗的石油进口,但从近几个月的数据来看,印度正在收紧从伊朗进口石油。

鲁哈尼(左)不会放弃印度这个重要的贸易出口国(图源:VCG)

印度石油部长普拉达汗(Dharmendra Pradhan)透露,相比于5月,7月印度从伊朗的原油进口订单减少了12%。6月,印度从伊朗的进口减少至592,800桶/天,5月为705,200桶/天,减少了16%。路透社还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印度的Nayara Energy和Reliance Industries两家石油公司计划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7月初,印度斯坦石油公司(HPCL)则取消了对伊朗石油的购买协议。

印度此举令人想起此前美国制裁伊朗时印度的做法。2008年,伊朗石油进口占到了印度石油消费总量的17%。结果,伊朗遭到西方经济制裁,这也对印度和伊朗的石油贸易造成了影响。2014年,印度来自伊朗的石油进口量只占到了6%。如今,印度似乎又重复了以往的策略。

当然,还要看到,印度还没有最终确定要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这样的犹豫姿态还有可能是为了抬高与伊朗谈判的筹码。2012年,西方制裁伊朗时,伊朗与印度达成了协议——印度购买伊朗石油45%的贷款可用印度卢比支付。因为卢比非硬通货,印度是通过增加对伊朗的出口兑现的。2018年以来,投资者从印度、印尼、菲律宾、泰国等国家的股票市场撤出资金已经达到了190亿美元,创下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快资金外逃速度。印度股票市场也被外国投资者撤出了超过66亿美元的资金。

如果印度再次通过与伊朗达成付款协议的话,不仅可以不用减少石油进口,还可以增加商品出口,节省外汇,可以一举三得。伊朗也明确喊话印度,如果停止石油进口,将取消对印度的特权。这是双方讨价还价的一步,毕竟距离11月的美国制裁还有3个月的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