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相对 盘点阿根廷议员在堕胎议案投票中究竟说了啥

+

A

-

参加堕胎合法化投票的阿根廷议员在围绕“人”这一概念如何界定、保障民主与维护法律权威孰轻孰重、以及堕胎合法化能否改变阿根廷妇女生活处境等方面出现的分歧较大。

阿根廷参议院否决女性堕胎合法化法案,引发民众抗议(图源:VCG)

据阿根廷《号角报》810日报,在当地时间89日晚间,阿根廷参议院最终以38票反对、31票赞成,2票弃权的结果,否决了阿根廷众议院提出的关于允许孕妇在受孕后14周内可以堕胎的议案。

在投出选票的41名男性议员中,有17票赞成,24票反对。在投出选票的28名女性议员中,有14票赞成,14票反对。

为此,《号角报》整理并列举了每位参加投票的阿根廷议员的关于堕胎法案的看法,其中,在关于“人”这一概念如何界定、实现民主与维护法律权威孰轻孰重、以及通过堕胎合法能否改变阿根廷妇女生活处境等方面,支持该议案的议员与反对该议案的议员之间的分歧较大。

阿根廷女性上街游行示威(图源:VCG)

支持堕胎合法化议案的议员爱德华多(Aguilar Eduardo)表示,即使议会不通过该议案,也无法改变阿根廷妇女接受堕胎手术的事实。在如今没有法律保障的情况下,堕胎行为是秘密的,但如果有了法律,除了能够保障手术安全外,还能够产生相关权利,这也就是数千名女性动员起来的原因。此外,也有议员指出,意大利是天主教国家,但40年前意大利政府通过了堕胎合法化的议案,而100年前阿根廷妇女根本没有投票权。

但参议员伊内斯(Blas Inés)等持有反对观点的议员们认为,在所有权利中,生命权是第一位的,它是所有其他权利的保障。而阿根廷宪法已明确将保护人权条约纳入其中,宣布堕胎合法实际就是在侵犯生命权并违背宪法。此外,堕胎即使不幸,但母亲没有选择孩子生死的权力,母亲的义务则是教育子女并保障他们健康。

阿根廷前总统、现阿根廷参议员费尔南德斯(Cristina Fernández)称,“如果有人说我改变看法的原因是因为我的女儿是一位激进的女权主义者,那我会告诉他事实并不是这样。我很幸运自己生在六十年代,那时候流行避孕药、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与古巴革命,我们没有性别方面的问题。世界的激情在那时被点燃,但随后就发生了挫折。如果你想知道是谁让我改变了主意,那就是如今成千上万走上街头的女孩们,她们批评着但同时也客观描述着阿根廷父权社会的现实,我们每个人都必须将自己置于不同的地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编译:高江进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