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学者:诺奖评选标准出现显著变化

+

A

-

日本学者认为,从2018年诺贝尔奖选定的结果分析,当前的诺奖考量标准,更倾向于对社会的益处,而不是更偏重纯科学性。

共同社10月11日报道,日本京都大学特别教授本庶佑(76岁)10月被确定成为2018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

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人连续获得诺贝尔奖,本庶是第26位。共同社就近年来的获奖趋势采访了曾担任日本学术会议主席等职务的医生、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名誉教授黑川清(82岁)。

黑川认为,评奖的瑞典方面考虑的大概是共同获奖人、美国德克萨斯大学教授艾利森(James Allison)。不过,可能是等到本庶为开发有了重大贡献的癌症治疗药物“欧狄沃”(OPDIVO)这一成果之后才敲定了获奖者。从近年来的趋势中可以看出诺奖对于“对社会有益”的强烈意识。

对社会的贡献度成为近年诺奖评选的重要参考(图源:VCG)

1901年诺奖开始颁发时的获奖者是有了科学新发现的人。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是研究白喉血清疗法的贝林(Emil Adolf von Behring),物理学奖得主则是发现X射线的伦琴(Wilhelm Konrad Rontgen)。这是初期的评奖趋势。

在冷战导致国际政治紧张氛围骤然升温的1950年代至1970年代,评出诺奖得主方面似乎也顾及了美苏之间的平衡。这或许是人口不足1,000万的小国瑞典的生存智慧。

到了现代,人类面临全球变暖、人口激增、疾病等全球性课题。相比受好奇心驱使探索大自然的神秘,社会影响受到了更大的关注。

2014年的物理学奖颁发给了为应对全球变暖作出贡献的蓝色发光二极管(LED)开发者、美国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教授中村修二等3人。2015年的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是开发出热带传染病特效药的北里大学特别荣誉教授大村智等人。诺奖发出了“什么是必须解决的全球性课题”的信号。

欧狄沃是对医疗财政造成压迫的高价药。最近还出现了每次治疗费超过5,000万日元(1日元约合0.009美元)的癌症治疗药。美国原本就采用可享受的医疗与经济实力直接挂钩的制度,但在日本及欧洲则行不通。从此次评奖中还可以读到“必须就高价医疗展开讨论”的讯息。

煽动隔阂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对媒体的不信任、极右政党的活跃等等,世界走向混沌,不知道明天将发生什么。瑞典通过诺贝尔奖打出的下一张牌会是什么呢?这些有待于从今后诺奖的选定中观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