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习特会观察:特朗普困局比习近平更甚

+

A

-

美国国会中期选举11月6日将开票,这场选举将决定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今后剩余两年执政期间的内外政策。分析认为,特朗普上台以来,以“美国优先”为理念的政略政策冲击传统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给世界发展带来了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在北京时间11月5日举行的中国首届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开幕式的讲话中,再次不点名地批评了特朗普的单边主义、保护主义政策。

就在几天前,习近平与特朗普通电话,为激烈的中美对抗添加了缓和的色彩,此前亦有消息人士对多维新闻透露,中方水面下早已与美方展开多领域接触,此次习特通话,料为双方接触成果的一种体现。面对当前复杂的局面,中美接下来将如何博弈?美国中期选举又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即将到来的G20领导人峰会和“习特会”能否成为中美从激烈对抗走向对话的转折点?多维新闻记者专访日本观察人士水岛贤一,请他一解谜局。

中期选举将对特朗普接下来的政策产生重大影响,这位以孤立主义自诩的总统正走在十字路口(图源:VCG)

1/3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他执政下的中国目前处境艰难,与美国的关系始终左右着这个大国的政治局面(图源:Reuters)

2/3

中美角力让世界经济出现震动,国际上很多声音认为中美应该面对面进行沟通,结束当前对抗(图源:Reuters)

3/3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近期,中美之间出现了一些好的互动,比如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双方同意缓和目前局势,此外,多维新闻也获悉中国官方与美国在华盛顿进行积极接触,料这种美国中期选举后,您认为中美关系出现缓和的概率有多大?

水岛:
很多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对华的强硬有中期选举的因素,至少这一占比是非常大的。但这种看法低估了特朗普改变目前国际社会所普遍接受和认同的传统政治经济格局的决心。特朗普以反建制的大旗上台,其政治属性必然是重建新的规则,这套新规则也将为后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府制定政策起到关键的引导作用。

当然,选举政治中,当权者为了延续政治生命很多时候采取的是极端的迎合民众口味的政策,特朗普在中期选举前对中国实行极限施压在某种意义上正是这种选举政治的体现。但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会不会重新回归“理性”,这个理性是我们经常以建制派的眼光来进行审视的理性,现在依然无法给出任何结论。

多维:特朗普不会回归中美合作的路子?选举无论是否获胜,其实特朗普对华如此施压的政治依据已经消失了不是吗?

水岛:
今天,很多媒体分析特朗普依然在使用传统的政治模型,但这一套模型在特朗普执政的两年间已经频频失灵。经历了迷惑的北美、欧洲和日本等美国传统盟国已经纷纷与特朗普签订了新的贸易协定,这些协定有利于特朗普认为的贸易公平,在西方看来,也为解决国际贸易中长期出现的不平衡找到了出路。

问题在于新的贸易协定至少在表面上看来是一套要求开放程度更高的贸易规则,但是对于中国传统的对外贸易手段和中国市场的开放程度而言,特朗普的要求超出了中国政府以及中国市场所能够承受的开放程度。尽管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在多个场合下表态中国将要继续扩大开放,矛盾的关键在于,美国特朗普要求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在很短的时间内实现“到位的开放”,即美国提出的高水平的开放,这在中国来看,是一个不能够接受的速度。

事实上,中国在推进开放的过程中,并未提及任何具体时间表。尽管中国领导人所作出的承诺具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但中国执行和实现这些承诺往往与领导人所提出的存在一定温度差,而中国不透明的体制和机制也让国际上很多国家,尤其西方发达国家倍感担忧。

多维:您是说这是中美冲突的根源吗?但这种冲突在特朗普与习近平通电话之后已经出现了缓解。西方的要求也并非完全合理,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在推进改革开放的过程中,需要的难道不是循序渐进?从这一点来看,中共的目前的做法不是符合了当前中国的现实情况了吗?

水岛:
很多时候,中国政府用西方傲慢来形容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中国提出的各种要求。诚然,中国在很多方面取得了长远的进步,这一点世界已经给予很高的评价。但中国也不能否认的是,尽管看似扛起了推动的全球贸易自由化的大旗,但中国很多具体的做法并非公平的自由贸易,相反,以中国今天的经济体量和技术生产能力,中国延续其落后时期的做法已经对全球自由贸易构成了威胁,甚至可以说,中国正在全球范围内制造新的贫富鸿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田边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