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遭跛脚国会掣肘 中美关系进入2020时刻

+

A

-
2018-11-08 03:30:25

美国2018年中期选举结束后,美国媒体及政治战略师就把视线转向了2020年大选,分析此次中选对两年后大选的影响。尤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会进入2020年总统竞选模式,中期选举的助选也是其中一部分。特朗普11月7日在推特上表示,其他国家的领导人也一直期待中选结果的出炉,现在他可以回到和各国的贸易谈判中去了。由此可见,中期选举的确影响其部分外交决策。

特朗普已经进入筹备2020年大选的模式 (图源:Reuters)

中期选举在11月7日结果揭晓,共和党仍旧保持了参议院的多数席位,而就像之前民调预测的一样,民主党在众议院翻盘,获得多数席位。这意味着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内政外交上的主张将会遭到国会众议院的掣肘。

美国内政的分裂不可避免地影响外交政策。在国会两院未来的混战中,最容易被利用的议题恐怕仍然是中国。中美关系在特朗普执政的两年中发生了恶化,白宫不仅多次在官方文件和讲话中将中国视为最大威胁,还发起对华贸易战、挑起南海、台湾问题,两国在经贸、安全上的谈判一度陷入僵局。中期选举一直被视为美国对华政策以及中美贸易战可能转向的分水岭,中美关系在中期选举之后将会如何发展呢?

中期选举是美国国会的一次大洗牌,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别被两党控制的结果,两党的极端分裂料会继续。即使众议院在民主党的领导下极力制衡特朗普,恐怕也不会改变美国对华的强硬政策,贸易战在中期选举后仍将继续。

事实上,两党的分裂反而让中美贸易战成为了团结的理由之一,美国的政治家及舆论对贸易战的批评声逐渐减弱,而国会已经在对华制裁上扮演了重要角色。从在制裁中国科技企业中兴问题上的强硬,到通过《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配合对华贸易战,再到近期两党联合提出议案要求特朗普就中国新疆“再教育营”事件施压,美国国会对中国的怨气和不满如今已经被点燃。

特朗普在共和党丢掉众议院的情况下恐怕会继续打“中国牌”(图源:VCG)

当然,这种态度绝不是从今天开始,可以追溯到中美建交之前。而2008年以来,中国议题在美国选举政治中开始回归。2010年的中期选举多位美国国会议员就开始抛出竞选广告攻击中国。2012年的美国大选辩论中,“中国崛起”就是一个重要的外交话题,在一次辩论中被提及21次。2016年特朗普的“中国牌”更是他最重要的竞选策略之一,消除中美“不公平竞争”是他对选民的承诺。

国会反华势力的壮大,是伴随着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经济陷入颓势的不利状况而发生的。在此期间,美国无论是国会还是白宫政客抨击中国的原因,无非是把国内的矛盾怨气转移到国外,并且以此给自己贴上爱国主义的标签,拉取选票。今天特朗普把中国当做最大打压目标,渲染外部威胁的目的也和之前的政客一致。

此次中期选举,特朗普的助选策略之一就是说服选民共和党能够带来保证美国安全的移民制度。放大外部威胁的策略在2020年仍会有效,在这一点上,继续打“中国牌”符合特朗普对选举的考量。

在中期选举之后,特朗普以及其他美国政客都已经把眼光放到了2020年的大选,而中美关系的发展也将进入2020时刻。身在白宫的特朗普在众议院被民主党控制的情形下,为了自身的政绩和形象必然会尽可能地和国会合作。无论特朗普是否会在G20和中国国家主席达成任何共识,是否会在对华政策上有所转变,为了和国会的合作,白宫“中国牌”还将继续打下去。

同时,两党各控制国会一院的情况,会使白宫推行经济、医疗、税收等各类政策难度加大,特朗普减税带来的短暂利好也会逐渐消退,美国经济增速不确定性增强,甚至会在未来两年增速趋缓,美股下行压力也会增加。这种情况下白宫和各国的贸易谈判都将受到影响,而中美贸易谈判也可能迁延。如果经济增长放缓,特朗普在2020年大选打出“中国牌”就更加顺理成章,而从现在开始观测中美关系会和2020年的大选息息相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