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克什米尔:喀喇昆仑公路带来什么

+

A

-
喀喇昆仑公路在当克什米尔自治地区的定位仅仅是一条路吗?(图源:VCG)

当地时间11月6日清晨6时,一辆前窗装饰着中国和巴基斯坦国旗的豪华巴士从巴基斯坦东部城市拉合尔出发。未来的36小时,它将经过拉瓦尔品第等5个巴基斯坦主要城市,穿过主权争议和独立意识明显的巴控克什米尔北部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地区,由红其拉甫边境口岸抵达中国南疆重镇喀什。

“这一汽车班线由巴基斯坦旅游发展公司(Pakistan Tourism Development Corporation,PTDC)和一家私营运输公司Shuja Express共同运营,主要提供给一些旅游者,尤其是那些对犍陀罗佛教遗址感兴趣的人。线路每周从拉合尔到喀什运营4天,周六到下周周二;从喀什返程时间则为周二到周五,也是4天。单程票价定为13,000卢比(1卢比约合0.0075美元),往返为23,000卢比。”当地媒体披露说。

这是中巴第一条跨境长途客运路线,意味着未来喀喇昆仑公路(KKH)上不再仅仅只有跋涉的长途货运车辆。

喀喇昆仑公路始于伊斯兰堡北部城市塔科特,经红其拉甫口岸,抵达新疆喀什,期间穿越巴基斯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帕米尔高原、兴都库什山等世界上最为巍峨的高山地带,全长1,200多公里。

该公路是第二次印巴战争时在巴基斯坦的要求下,主要由中国无偿援建的。由于期间地质状况复杂、气候恶劣、施工条件有限,这一耗时十余年的工程项目导致数百人死亡,至今喀喇昆仑公路上的小城吉尔吉特还建有中国遇难者陵园。一名在巴基斯坦经商的老板对多维记者说,2018年清明节期间,来自中国的遇难者家属曾到访,并在他的帮助下游览了巴基斯坦古城拉合尔。

当地Express Tribune记者Shabbir Mir在接受多维记者采访时说,这是巴基斯坦和中国之间的首条公路。当年太多人为此付出了生命。旅游业从业者Amjad Ayub澄清说,如今我们都说,中巴经济走廊将会改变一切,但是事实上,真正改变一切的是当年喀喇昆仑公路的开通。

一些人至今感念喀喇昆仑公路的开通。诗人Abdul Khalig Taj甚至自己写了这样的一首歌曲歌颂中国,“在中国,那里没有贿赂和靠个人关系的说情,也没有犯法者可容身的地方……”

喀喇昆仑公路当年建成后随即成为中巴之间的交通命脉,每天搭载物资的货车川流不息。直到2006年,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发生地震,道路遭到破坏,加上年久失修,双方决定将喀喇昆仑公路改扩建。随后包括中交建、云南阳光路桥、北京中隧等中国企业便在巴基斯坦承建了多个标段的道路、桥隧工程项目。

但是,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在巴基斯坦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在1947年印巴分治、巴基斯坦取得独立地位时,这一地区一度短暂独立,并未完全纳入巴基斯坦的版图。作为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印度一直声称拥有对它的主权。直到后来,巴基斯坦强行接管,并在2000年代时让其成立一个较为自主独立的自治区域,实际上取得了一个省份的地位。但是,它与巴基斯坦中央政府的关系一直界定不清,时常出现龃龉。比如,因为不满在中巴经济走廊计划上缺乏话语权,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之前一名左翼活跃人士因为表达反对意见而被捕。至今,中国人进入该区域则必须要求获得巴基斯坦内政部开具的无异议声明(NOC)。

如今,喀喇昆仑公路上每天都会奔跑着成千上万的货车,一队队摩托车爱好车也将此地作为必经线路,甚至中国人会自驾一路狂飙到伊斯兰堡……

不过,尽管喀喇昆仑公路带来了通向外界的机会、中国的廉价商品,当地人也在反省喀喇昆仑公路为什么没有带来富裕,为什么改变闭塞的状况,为什么没有让水、电、就业状况等得到改善。Amjad Ayub说,“货物从我们这里仅仅是经过,机会也仅仅是经过,那我们能得到什么?这是一个问题,一个未解的问题。”

最近,巴基斯坦政府宣称要在当地建立经济开发区,而按照中巴经济走廊计划,公路还将并行一条输油管道甚至一条铁路。这一宏伟的梦想会在多久出现呢?当地人也在期待。“你知道,我来自吉尔吉特-巴尔蒂斯坦,同时我也是巴基斯坦公民”,如今在伊斯兰堡国防大学(NDU)攻读国际关系学的Sayed Hasnain Akber说道,他对未来充满期待。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王枫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