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选后鹰派继续上位 美国会如何成为“反华”大本营

+

A

-

2018年度的美国中期选举,以共和党轻松控制参议院,民主党赢得众议院多数,以两党在州长竞选中平分秋色而告终。尽管有舆论认为这次中期选举造就了一个分裂的美国国会,但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对华强硬的立场上是一致的。而且,一个分裂的国会,可能促使特朗普在平衡内政与外交关系过程中继续利用白宫和国会当中的鹰派势力,和中国对抗。

即将当选美国众议院议长的佩洛西多年来指责中国人权问题(图源:VCG)

在2018年,美国国会议员在涉及中国贸易政策、强制性技术转让投资、台海、南海以及新疆再教育营等问题要求白宫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这些提案直指中国的核心利益,可以说美国国会已经成为了反华大本营。其中,共和党参议院议员鲁比奥(Macro Rubio)与克鲁兹(Ted Cruz)是反华急先锋,两人都呼吁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封杀华为、中兴等中国高科技企业在美国的经营,并呼吁停办孔子学院,甚至要求特朗普会见台湾总统蔡英文,挑战中国的底线。

克鲁兹在中期选举中得到了特朗普的大力助选。两位曾经的大选对手,通过一次选举,重新走在了一起,结成了新的政治联盟。即便是共和党内反对特朗普的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特朗普将卡瓦纳(Brett Kavanaugh)送入高法后,也软化了对特朗普的反对立场。11月7日,格雷厄姆说,没有特朗普,就没有今日共和党的成功。

而民主党代表,即将成为众议院议长的佩洛西(Nancy Pelosi)同样是议会反华代表人物。她多次要求美国政府在涉及新疆再教育营、西藏问题等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加压力,甚至在2008年要求抵制北京奥运会。这就意味着不管是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还是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反华都是主流声音,说美国国会成为反华“最大火药桶”并不过分,国会两院要求在方方面面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

克鲁兹要求美国政府停办孔子学院并在台海问题上向中国施加压力(图源:Reuters)

在多维新闻《数载怨气难平 中选后国会成对华最大火药桶》一文中,提及美国国会对中国的怨气积累,并非一朝一夕,而是几十年来积累的结果。这些反华议员,成长于上世纪50年代之后,是冷战的亲身经历者,其成长经历深受意识形态对抗的影响,对共产主义的中国有着天然的抵触。而在近10年,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让这些议员对中国有了更多的焦虑。

这股意识形态对立,在二战后相当长时间影响了美国国会对华认识,反映出美国社会对共产主义的排斥。到1972年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两国没有建立外交关系的情况下,历史性地访问中国,开始了两国建立正常外交关系的开端。在这期间,尼克松访华与中国联络的计划并没有让国会知晓,正是考虑到国会这股反华声音。

1979年1月1日,中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美国政府宣布与台湾断交,并表示要遵守一个中国原则。而在美国国会,有众多亲台议员,这些议员与中国国民党官员有着密切的联系。在美国政府与中国建交后,他们又推动立法,出台《与台湾关系法》。这个法案意在防止中国大陆武统台湾,并规定要通过军售增强台湾防卫力量,实际上表现出对中国防范的一面。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齐慕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