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推RCEP对TPP放开 北京为贸易战推动亚太经贸一体化

+

A

-

11月12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抵达新加坡,开始参加东亚峰会、中国—东盟(10+1)领导人会议与中日韩(10+3)领导人会议。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在这次会议上提出怎样的经贸方案引人关注。

在李克强参加这次东亚峰会之前,中国外交部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这次会议将会重点讨论RCEP协议的落地。这或许表明RCEP在中国对外经贸政策上有着重要作用。

RCEP谈判最早由东南亚国家提出,以建立一个自由与开放的投资环境为目标,要求签约国不断降低关税,并强化知识产权与科学技术的保护。到2018年11月之前,RCEP已经进行了多达24轮谈判。

尽管中国并非RCEP的主倡国家,但北京明显力推该项经贸制度,将力推RCEP谈出成果写入了《关于中美经贸摩擦的事实与中方立场》白皮书。这也被认定为中国应对美国贸易政策压力的措施。新形势下北京希望可以倚重RCEP推动经贸战略,将其赋予了新的涵义。

李克强(左)将在东亚峰会中推动RCEP谈判进一步达成(图源:新华社)

除了加大力度力推RCEP,北京调整了对亚太另外一个重磅经济组织——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的态度也十分引人注目。

在10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只要符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中国都会持积极态度。

CPTPP在建立之初,其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劳工保障以及环境保护标准,被认为是刻意抵制中国而制定的。北京将其看做是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在亚太地区制衡中国的经济工具,一直对其有抵触情绪。

美国正推动与欧洲、日本的合作将中国挤出高端经贸市场(图源:VCG)

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美国退出了该组织,日本成为了该组织的主要推动力量,日本官方宣布新的CPTPP规则将在2018年12月30日生效。日本等国需要一个有足够经济影响力的国家来推动CPTPP发展,而中国可以扮演这样的角色。在美国退出该组织,中日关系改善的情况下,中国加入该组织将有利于进一步增强话语影响力以及与美国抗衡的空间。

特朗普政府在对中国征收高额关税之外,还意图通过推进美日欧自贸协定,将中国排除出世界经贸高端市场。2018年10月,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Wilbur Ross)提出要将美墨加签订的自贸协议中禁止与包括中国在内的非市场经济行为体签订自贸协议的“毒药条款”应用到毒药条款。

CPTPP作为美国曾经制衡中国的工具现在已经可以为中国所用(图源:VCG)

另外,白宫发布了《国防授权法案》,并依据301法案对涉及高科技产业的中企投资进行严格审查,并限制对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这些措施对中国经济的打击力度恐怕要大于高额关税,意味着中国产业链上移将会受到较大的阻力。

如果中国能够推动RCEP协议落地,并加入CPTPP,那么中国将会牢牢抓住亚太经贸市场。即使被美欧人为地割裂出高端贸易市场,中国也可以依仗亚太地区市场尽力发展。当前亚太地区是世界上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经济增长率保持在6%以上。该地区占世界经济总量的20%-30%,是美欧等经济体重要的出口市场,这就意味着美国将中国从高端经贸市场割裂出去的成本提高。

另外,在RCEP与CPTPP中,日本扮演了重要的作用,目前日本属于高端科技市场重要的力量之一,中国一旦能够达成RCEP协议,并加入CPTPP,就可以在高新技术产业供应链条留住日本,不至于让日本完全走向美欧阵营,这对于中国在贸易战中保持主动非常重要。

但是,RCEP的进程仍然充满挑战。尽管各方原本计划将于今年结束谈判,达成协议,但由于印度奉行贸易保护措施,不同意中国等国家在降低关税上的措施,使得该协议不得不再度拖延。

总的来说,面对贸易战压力,中国在这次东亚峰会推进RCEP是较为务实的选择,而CPTPP同样可以帮助中国应对压力,这两种经贸组织是中国团结亚太国家,重新塑造经贸秩序的有利武器。而目前RCEP的推进仍然充满挑战,需要中国进一步协调与相关国家的利益关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齐慕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