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巴铁】游走在巴基斯坦社会边缘

+

A

-
2018-12-10 20:06:57

拉合尔古堡的大麻瘾君子、伊斯兰堡贫民区的变性人、国立大学围墙外的阿富汗难民……在人们熟悉的巴基斯坦之外,也许还存在一个你从未触碰过的世界。在这一边缘世界中,一个异教徒与穆斯林如果在日常接触会为他招致多严重后果?不见容于家庭的变装者又如何在城市中生存?带着这些疑问,多维记者历时一个月为您寻找答案。

巴基斯坦国立科技大学,首都伊斯兰堡西郊校区,瞭望塔鼎立,围墙高耸,铁丝网环绕。墙内外是两个世界,一边是整洁的校园,另一侧则是横亘在一片原野上的一排排矮矮的土坯房。 间或几个浑身尘土的儿童打闹经过,或者以自己羸弱的身躯或背或抱着弟弟妹妹,或者用线拽着“风筝”(其实只是塑料袋)奔跑……

一名七八岁的男孩迎面走来,一边说着“Hello”一边伸出手……多维记者伸手握过去,未料到竟粘了一手口水。小男孩眼见对方“中招”,对着记者做一个鬼脸然后扬长而去。

  • 阿富汗难民营学校的学生上课场景(图源:多维记者/摄)
  • 难民营学校外未入学就读的儿童(图源:多维记者/摄)

他们都是居住于这片贫民区的阿富汗难民二代甚至三代。早在1970年代末苏联大举入侵阿富汗,很多人挈妇将雏,穿越英治时期划定的杜兰德线进入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区。在之后的数十年间,阿富汗政局几经变迁,战乱不绝,人民来而复往,饱受辗转流离之苦。于是,很多阿富汗边境地区的普什图族人选择投靠巴基斯坦的普什图同族人。

至今,据称巴基斯坦仍然拥有270万人之众(根据伊姆兰·汗Imran Khan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述)的阿富汗难民,分布在巴基斯坦西北部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以及更靠东的城市郊区。

他们是一群游走在巴基斯坦社会之外的“隐形人”。多年来,他们难以获得在巴基斯坦的有效身份,只能被集中安置在类似的难民区。一方面,他们接受来自国际社会的一些支持,另一方面只能通过出卖体力来维持最有限的生活。

Said Agha今年已经32岁。他是一名出生巴基斯坦的难民二代,目前担任阿富汗难民营12区的代表。他说,如果阿富汗状况更好一点,很多人愿意回去,但是他们身无分文。“感谢真主安拉,事实上巴基斯坦政府收留我们给了我们很多帮助。但是,最难过的是我们无法享受到教育,也得不到我们所希望得到的巴基斯坦的身份证件。” 



Said Agha的家距离难民区内唯一的清真寺不远,那是两三间泥巴稻草屋舍围拢起来的院落。在接受多维记者的采访时,他的妈妈和妻子正在简陋的土灶上埋锅做饭,几个仿佛刚从泥土堆里出来的孩子见到陌生人造访瞬间默不作声,安静地躲到父亲Said Agha和爷爷的身后。

Ahmed是难民区里唯一一所学校的老师。他的学校现在有男女各50名学生,因为学校容量有限,他无法照顾到难民区里所有的小朋友。

“事实上,这些难民家庭根本不关心孩子的教育问题,也不知道怎么教育孩子。他们没钱支付学费和老师的薪水,这是问题所在。”Ahmed老师抱怨道。

他说,这些难民每天去菜市场工作,然后晚上再回到难民营。他们没有接受过教育,只能卖苦力,整天推着小推车辛苦奔忙。

所以,Ahmed很同意Said Agha的说法,难民营太需要教育了,否则那些适龄儿童就只能整天在难民营肮脏的阴沟里光着脚跑来跑去,或者帮着爸爸妈妈照看年轻的弟弟妹妹,做些微不足道的家务,然后等着慢慢长大继续父辈们到大城市打黑工、被人歧视的命运。

“我们对伊姆兰·汗一无所知,也不清楚他的政策态度,”Ahmed说:“我希望他的新政府可以为我们提供帮助,包括最要命的水源问题——我们甚至找不到清洁的水源,以及在我们能够回到故国之前给予我们合法身份。”

早在10年前,伊姆兰·汗便呼吁给予在巴基斯坦出生的阿富汗、孟加拉国难民以合法身份。而今天,当他再次做出类似提议,以缓解难民营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犯罪率时,立马遭到俾路支省、信德省等地民众的强烈反对。 

据统计,270万阿富汗难民中已经有130万人进行了登记,这一群体实际上还期待回归故国,各省的阿富汗难民数量已有不同程度的减少。但是,二代三代难民仍然是一个不可轻视的考验。

此外,美国一直指责难民营中可能混进了两三千名塔利班分子,而巴基斯坦在明知此情况的背景下仍然给予了他们庇护。数年前,美国“抛弃”了巴基斯坦,缩减了对它的支援。这让巴基斯坦很愤怒。

在难民区运作诊所的负责人Dr.Haroon说,他的诊所需要负责附近多个难民安置点的卫生状况、饮水问题等,这里的状况糟糕透了,他们只能勉力运转,“巴基斯坦政府无法提供一分钱,全是德国联邦政府资助的。”

我们不清楚他们的未来会是怎样,这一高校围墙外的难民营能维持多久,那些嬉戏奔跑的孩子们还能继续多久无忧无虑的放“风筝”的时光。

相关阅读

【另一个巴铁】巴基斯坦左翼政党:“仁慈的独裁”有好处
【另一个巴铁】当伊斯兰女权者揭下面纱走上街头
【另一个巴铁】难民营零距离:从苏联入侵阿富汗说起
【另一个巴铁】城市“幽灵”变性人:我们怕自杀
【另一个巴铁】城市幽灵变性人:我们不是动物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穆尧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