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开征“出境税”看全球各国怎么“抢钱”

+

A

-
2019-01-07 06:04:13

近日要去日本旅行的游客可能有点想哭,因为不论在是日本境内消费或者搭机离开日本,都得多被扒层皮。这先是由于过去几年来持续疲软的日圆行情,在当前国际局势动荡的现实情况下,投资者避险需求升高,使日币在2019年一开年就疯狂飙升。再加上日本天皇将于20195月正式退位,改朝换代也可能位日圆带来新一波行情。除日币升值外,日本政府在2019年推出的一连串赋税调整,也将影响旅客在日本的固定支出。相关赋税调整包括17日开始,以国税的方式,对所有从日本机场或港口出境的旅客,不论日本籍或外国籍,全都随机票或船票加征1000日圆(约9.2美元)的出境税,此外,201910月开始,日本更将把原本8%的消费税上调至10%,尽管对于赴日本旅客来说,若想赴日扫货仍可透过退税机制免去这10%的消费税,但在日本当地的吃住与交通,却仍无可避免地要增加支出。

日本自2019年1月7日开征出境税,随机票不论是否为日本国民,接收取约9.2美元税款。而世界各国藉由向旅客收取税款丰裕国库的做法所在多有,名义不一而足 (图源:VCG)

实际上,日本政府此次所推出的“出境税”新规,在国际上并不罕见。早期部份国家离境税的收取,是在机场出境处设置柜台,所有出境的旅客不论本国籍或者外国籍,都需付款取得相关收据后,才能合法离境,例如印尼的巴厘岛在2015年前便采取这样的方式,但2015年后开始,印尼巴厘岛也融入“世界潮流”改成随机票征收,减少旅客在出境前还得准备税款的不方便,以及当场掏钱的“痛感”。

至于世界各国开征出境税(或称离境税)的理由虽然不一而足,但大多不超过协助机场建设”、“发展观光等光免堂皇的说法,但实际理由讲白了就是利用旅行税收来补充国家财源,且由于出境税大多不会区分本国籍或者外国籍,考量到能使用飞机出行,或者说能够到国外出行者,大多是在其母国经济能力中上者,因此出境税的收取,实际内涵也有向富有者收取较多税金国家型劫富济贫概念。而在各国所征收的出境税中,菲律宾算是最直白表现出相关概念的,因为在该国的出境税征收规定中,收费的高低随着其出行时选择搭乘头等舱或者经济舱而有所不同。而英国的出境税规定,如今也对最低票价仓等,以及最低票价仓等以外的仓等,收取不同的费用,且两者价差超过10倍。

实际上,澳大利亚在2014年也曾研议过类似的机场税调整方向,希望把头等舱乘客的机场税,由原本每人约39美元,上调至191美元左右,但因引发太强烈的反弹而作罢。

至于伊朗的出境税,则摆明了是为了惩罚离开伊朗到国外走动的国民。因为该向税款只对伊朗籍人士征收,且随着出境次数增加,相关税费也随之上升。

随着出境税融入机票内征收的无痛征收趋势,再加上出境税时常带有协助机场建设的名义,随着飞机出行的普及,从过去的跨国发展到现在的跨境,不少国家连民众在国内机场间的移动也要收取相关税费,一般称为机场税,例如奥地利境内各机场,或者菲律宾宿雾等机场,便有机场税的规定。包括近日开始征收出境税的日本,其境内也有不少机场,如仙台机场、关西机场等,都会随机票收取相应税费,也就是对所有使用飞机出行的旅客都收取一定费用。

日本此次所推出的出境税新规,是27年来首度以国税名义开征的税收,而旅客们唯一能避免缴交该项税费的方式,就是透过转机在24小时内从日本离境。这样的方式与香港目前所收取的机场税,但提供转机旅客退税有异曲同工之妙。

目前全球对于出境税的规定,除了随机票“无痛征收”的趋势外,区域组织间的合作,也影响着出境税的征收金额。例如马来西亚籍将在2019年6月开始全面开征的离境税(过去只对吉隆坡机场出行的旅客开征),就对搭机前往东盟的旅客提供缴税优惠,其所付出的税金是搭机前往非东盟旅客的一半,仅收取约4.8美元,这可能是对当前搭机出行得负担越来越多税金的游客,一个苦中作乐的“好消息”。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萬敏婉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