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焦点转向 中国开始正面应对美国结构性诉求

+

A

-

中美两国决定将贸易战休战90天后,在1月7日至9日进行了第一次面对面的谈判。这次谈判有许多不同寻常的细节,最终两国的声明也都比较简短和克制,并没列出共识的具体内容,令外界有许多疑问。

刘鹤突然出现在中美副部级谈判,令外界十分意外 (图源:VCG)

此次谈判耗时超过预期,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同时也是中美在2018年高层谈判的代表刘鹤在1月8日的突然出现,让外界对谈判增加了期待。但是,两国在谈判结束后不仅迟迟未对具体共识发声,而且官方给出的谈判成果也十分简短。中国商务部则用短短两句话概括了长达两天半的谈判,表示双方“增进了相互理解,为解决彼此关切问题奠定了基础”。

谈判最终并没有在任何具体领域的成果,但是从中国商务部的表态来看,这次谈判的成果的确不同以往。

中国商务部的声明中指出,中美之间就共同关注的贸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细致的交流。可见贸易问题不是中美这次谈判的全部,“结构性问题”第一次出现在商务部关于贸易谈判的声明之中,绝不是偶然。

而此后,商务部发言人在1月10日的记者会上又提了5次“结构性问题”,承认这个问题是此次磋商的重要内容,并且表示这个领域的磋商有所进展。另外,中方并未排斥美国关于对协议落实采取核查机制的提议,还表示任何一项协议的执行机制都十分重要。

中美贸易战的90天休战期十分紧迫 

在美国的声明中,首先提到的会谈内容就是为解决中国关于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和网络攻击等而做的“结构性”调整,而后谈到了关于中国同意从美国购买农产品、能源、制成品等产品和服务的承诺。在2018年5月中美短暂的休战声明中,这两项内容的顺序则是完全相反的。这就说明两国谈判的重点已经转向。

所谓结构性问题,就是美国关于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和网络攻击等等对中国的斥责,一些领域甚至和贸易没有关系。中美此次谈判内容的广度和复杂程度,可能就解释了双方参加谈判的官员有200名之多,并且超时会谈的原因。

从中美贸易战开始之前,特朗普(Donald Trump)就开始驳斥中国在贸易上的“不公平”行为,而贸易代表办公室更发起“301调查”并得出中国企业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并实行歧视性的技术授权限制的结论,另外指责“中国制造2025”对高端制造业的补贴属于“非市场经济”行为。这种指责蔓延到其他领域,美国司法部起诉中国黑客、渲染中国“间谍”威胁。

可以说,美国对中国的要求从特朗普所说的贸易逆差问题,早已延伸到除贸易之外的知识产权保护、经济体制改革甚至是政府扶持重点科技产业的国家政策。中国出于不由别国干预内政的原则,对这些问题一直保持着十分强硬的态度,而西方舆论在之前的中美谈判中则一直抱怨中国空有承诺,却不兑现,称双方的共识是中国的“空头支票”,这也被认为是谈判遇到瓶颈的原因之一。

有趣的是,中国官媒新华社旗下的自媒体账号“牛弹琴”在会谈后刊文称,美国对中国所提的结构性问题的要求,实际上也有很多是对中国进一步改革有利的要求,是中国本就在试图改变的一些问题。中国似乎已经开始对中美就这些问题达成具体共识进行舆论铺垫。

虽然这次的中美谈判级别不高、达成的成果看似十分模糊,但是从双方的简短声明和释放的信号来看,中国在坚守自身底线的前提下,已经在正面回应美国对于结构性调整的诉求,而这些问题是触及中美结构性矛盾最敏感也是最核心的部分。中国近来颁布的《外商投资法》和外资负面清单的落地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中国可能采取更多行动解决中美谈判中最为严重的分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