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VPN用户遭罚 英媒:中国正重回开放前局面

+

A

-
2019-01-11 13:16:55

随着中国网民不断出现因使用VPN浏览中国境外网络而遭到处罚的案例,中国多年前封闭大众对外界了解渠道的局面正在渐渐恢复。

英国广播公司(BBC)2019年1月11日报道,在中国大陆有数千万网民使用VPN(虚拟私人网络)浏览境外网站。这种突破网络审查的行为被称为“翻墙”。近日,中国广东韶关市网民朱某因使用VPN受到行政处罚。此前中国当局只针对销售“翻墙”工具的商业行为采取行政处罚,少有针对用户进行处罚。

通过VPN浏览中国大陆以外网站变得越来越难(图源:VCG)

报道指出,这种处罚是一种警告,有“杀鸡儆猴”的作用,标志中国政府正加强网络管控力度。

不过,到底怎样的“翻墙”行为触犯法律,“翻墙”如何被侦测到,墙外的世界是否会被慢慢隔离还有很多不明朗之处。

中国政府使用防火长城屏蔽国外网站。因为有了防火墙,就有了大量使用翻墙软件联通世界的用户。为了完全发挥管制作用,中国政府在网络上的监管力度,正在朝着改革开放前严禁民众了解外部世界的方向发展。

警示网民

根据广东韶关市公安局于北京时间2019年1月4日发布的信息,当地市民朱某被指控“擅自建立、使用非法定渠道进行国际联网”,被处以警告,并罚款1,000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合0.148美元)。

一份印有南雄市公安局公章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网络上传播。该文件显示,朱某于2018年8月至12月期间,用自己的手机安装翻墙软件蓝灯(Lantern Pro),连接到家中的宽带网络“翻墙”上网,被查处前一周内登录487次。

同时,另一份来自印有重庆市荣昌区公安局公章的《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也在网络上曝光。通知书上显示,重庆网民黄某也受到同样指控。

这是少有的网民因个人“翻墙”行为受到行政指控的事件,因而引起广泛讨论。

专门研究中国互联网法律的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李治安称,类似处罚案例并非第一次出现。从2017年开始,就有类似消息传出。

他对BBC说,这次直接由官方发布消息,是想扩大警示作用。

“翻墙”的意义

VPN最早是用来帮助跨国企业连接世界各地的办公室,让不同地方的员工都可以进入公司内网,执行高权限的任务。以前,企业获取VPN服务需要邀请码注册,并登陆境外邮箱。随着技术成熟,普通人通过手机下载应用程序就能“翻墙”。

李治安说,据保守估计,目前中国网民使用VPN的人数有3,000万人左右。有些高校的学生、学者使用VPN连接国外图书馆下载资料,或到谷歌里查阅最新发表的研究。对于有互联网专业背景的人,很容易在网络上自学技术原理,自己搭建VPN平台。

苏州一位网络工程师刘元2010年从香港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到家乡供职于当地一间负责软件开发的公司。他对BBC说,读书时早已习惯香港自由的网络环境,回到大陆后觉得束手束脚,于是自己搭建VPN,或在手机上下载各种VPN软件。

刘元说,在平时工作中,开发软件时会时不时遇到疑难问题,需要“翻墙”到境外网络,通过谷歌查询国外专业同行的解决方法,或从国外软件分享论坛下载文件包。“这样不仅提高工作效率,而且可以学习最新技术。”

他的同学郑涛现在武汉一家网络安全公司任职程序员。回家乡前他在一个香港公司任职,离开后会仍会使用原公司提供的VPN账号浏览业内信息。在公司注销其账号后,也曾通过代理服务器的方式“翻墙”,但常因信号不稳,传输速度慢而放弃。

而对于刘元来说,如果无法实现“翻墙”,他就要自己去分析软件代码,寻找编程逻辑,再解决问题,“本来5分钟就能完成的事可能需要一个小时。”现在他仍然会购买境外VPN软件来满足工作需要。

什么样的“翻墙”违法

谷歌等软件在中国遭到屏蔽,一些用户通过VPN翻墙使用。中国当局管制网络以前是从技术上封锁IP,现在已经开始从法律上执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管理暂行规定》(以下称《暂行规定》)第六条,规定“计算机信息网络直接进行国际联网,必须使用邮电部国家公用电信网提供的国际出入口信道。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自行建立或者使用其他信道进行国际联网”。公安机关可对违反此规定的人给予警告,并处以最高15,000元人民币的罚款。

中国国务院在1996年发布该《暂行规定》,在1997年修改。李治安说,这个规定在过去20多年中“备而无用”,具有法律效应,但没有履行执法行为。

执法主要从2017年开始,当年中国收紧VPN市场。

2017年1月22日,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了《关于清理规范互联网网络接入服务市场的通知》(以下称《通知》),决定从当日起至2018年3月31日,在中国全境范围内清查网络基础设施和IP地址、宽带等网络接入资源。

李治安说,从那时起,当局就在释放一种信号,警示企业和个人重视“翻墙”的法律后果。

2017年7月1日,拥有大量用户的老牌VPN服务商GreenVPN停止服务。之后,更多VPN服务商在监管部门的要求下终止运营,包括天行VPN、云墙VPN等。在2017年一年,苹果公司以触犯中国法律为由,在中国区应用商店中下架了674款VPN应用程序。

李治安解释,目前只有通过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来申请的海外服务器对接服务才是合法行为,其他形式的“翻墙”行为都属于《暂行规定》中的“非法定信道”。

“翻墙”如何被侦测到

李治安说,原则上来讲,中国的国内网络通过有限的几个关键节点与国外网络相连,这些节点相当于远程通讯的枢纽。

当用户通过VPN“翻墙”时,一定要通过这几个关键节点来实现,此时防火墙可以在某个节点根据VPN传输的信息流来识别IP地址。

而VPN的形式多种多样,根据其协议、应用、设备类型等区分,也不断挑战防火墙技术。李治安说,在过去数年间,中国的防火墙技术和VPN突破防火墙的技术此消彼长。有些VPN有加密功能,可以绕过防火墙,不被侦查到。甚至有些高端VPN具有反侦查技术。

李治文说,侦查与被侦查之间,仿佛正邪间的对决,无休无止。

李治安认为,中国当局管制网络的执法时紧时松,以前是从技术上封锁IP,现在已经开始从法律上执行。

针对中国数千万使用VPN的网民,当局采取的措施是“选择性执法“,依据是“翻墙的行为对国家影响有多大,政府觉得敏感到什么程度”,李治安说。

“如果你看了一个高度政治敏感的网站,或翻墙后散布了一个政府觉得不恰当的言论,很有可能成为一个明显的执法目标,面临的罚则也会很高。”

台湾合盛法律事务所律师张绍斌对BBC说,“(VPN)连线只是一种手段,连线的内容是否涉及国家利益或国家安全则是另外一回事。”

至于当局打击“翻墙”行为是基于网络安全,还是言论自由,张绍斌认为,需要有更多的案例才能判断,并且每个类似案例都要弄清楚两者区别。

苏州的刘元对打压VPN的情况表示无奈,但称自己仍会使用VPN,“感觉周围很多人在用,没那么危险吧。”

武汉的郑涛说,今后只会在公共场所少量使用VPN,查找的资料只用于科研用途。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