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卫星巡视南海:河内廉价太空计划有大目标

+

A

-
2019-01-14 09:56:15

进入2019年1月中旬后,伴随着中国“嫦娥四号”等航天器的发射,全球各地都掀起了发射卫星、火箭的热潮。中国、美国、日本等大国纷纷加紧了深空探索的进程,越南等长期以来和“宇宙开发”看似无缘的小国也参与了进来。

也就在1月18日,越南国家卫星中心(VNSC)独自研发,重约50公斤的“微龙”(Micro Dragon)卫星已成功升空,并在1月20日前后成功入轨,地面接收站也已收到了卫星传来的测试信号。目前,越南已宣布了其“微龙”卫星检测南海“海洋颜色,收集有机物数量等数据”的目标。

在河内正大力发展“海洋国策”之际,“微龙”卫星和越方计划在未来一两年内投入使用的其他卫星也将不仅“应用于渔业和养殖业”。至此,河内自2006年开始的廉价宇宙探索,也将在长达十几年的波折后,以其特别的方式展示在南海上的太空中。

经济发展了之后,越南人也开始了重返太空的旅程(图源:VCG)

从小打小闹开始

越南在宇宙开发领域上的兴趣相当寡淡,这与其客观国情分不开。

在苏联时期,越南曾有过范遵、裴清廉等参与苏联载人航天计划的宇航员,但越南基础设施的薄弱和研究力量的贫瘠也很突出,在冷战结束后,丧失了苏联这一太空平台的河内也不得不放弃宇宙开发的远景目标。

不过,越共方面在“革新开放”20年后,即2006年又开始了其研发卫星,探索宇宙的计划。在时任总理的阮晋勇支持下,越南先后在2006年和2010年建立起了太空技术研究所和太空委员会两个职能机构。

不难发现,越南航天系统最初两个机构的设置都有越南当时“四架马车”下互相制衡,职能叠床架屋的特点。但越方还是在摸索期间确立了自己从微、小卫星开始研发的技术路线。

阮晋勇还利用了日本援助基金的便利,填补了越南方面在技术、研发等领域上的巨大亏空:河内方面只能从国家预算中每年调拨1亿美元用于整体科研开发,而拿到了日本投资的航天项目,每年就能得到6亿美元的投资。

当然,河内最大的问题在于他在航天技术领域毫无积累。全球各大主要国家又不会无条件的转让技术给越南。在历经了多年的摸索之后,越南终于利用日本的“援助”,通过学术渠道从后者学习到了研发微、小卫星的初步技术,并在2008年到2013年间培养出了第一批卫星工程师。

随着越南在2013年组装并发射成功了第一颗自主知识产权的微型卫星,即重达1公斤的“碧龙”号(Pico Dragon),这颗使用寿命只有三个月的小卫星就决定了越南航天此后的走向。

不同于中国等国在火箭、卫星上都具备研发能力,越南比起其北方邻居可算毫无基础(图源:VCG)

越南正在获得实际能力

必须承认,越南在2015年之后的政治环境可能趋于收紧,越共“十二大”之后的“反腐”等斗争也一定程度影响到了阮晋勇时期规划的航天中心及科技新区规划。

但阮富仲、阮春福为首的越南新一届政府对于科技的认可也不亚于前任政府,这使得以河内、岘港和胡志明市为中心的三处科研、航天基地在2015年规划后就在2017年先后完工。越共方面的人事更替也没有改变继续招致日本科技企业前往越南“交流技术”的专门政策。

就目前局面来看,河内方面可能也不简单满足于组装日本元器件并发射卫星的过程。

按越方的远景规划,在2018年到2019年间完成“微龙”和“纳龙”(Nano Dragon)两颗卫星之后,越方就将开始在2019年到2020年间开始其“莲花”1号(LOTUSat-1)和“莲花”2号(LOTUSat-2)的开发进程。

资料显示,莲花系列卫星的技术原型是日本在2017年研发的“ASNARO-2”型地球遥感卫星,该卫星可以扫描宽50公里的地域,其分辨率最小达16米。可以想象,当越南在2020年后获得了观测其“全部领土和海洋”的能力时,南海上中国所要面对的河内方面,也将由此大不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