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议员惊异用语批判安倍 日韩关系濒临破裂

+

A

-
2019-01-20 14:53:42

日本战国时代的丰臣秀吉曾发动对朝战争,意图吞并朝鲜。日前,韩国国会国防委员长安圭伯批判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是又一个丰臣秀吉。

《产经新闻》2019年1月20日报道,对于韩国军舰用雷达照射日本巡逻机,从而引发日韩矛盾一事,安圭伯表示,安倍在雷达照射问题上的态度,与要通过对外战争来掩盖国内矛盾的丰臣秀吉一样。

安圭伯指出,通过与周边国家加大摩擦,转移国内民众的注意力,也许会收到一些日本政府需要的效果,但从政治和历史的角度看,这样的举措都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应有的选择。

安圭伯进而表示,不是韩国军舰的雷达照射威胁到日本巡逻机的安全,是日本军机的近距离低空飞行,对韩国舰艇形成威慑,日本应该道歉。

韩国政府在劳工索赔问题上的看法与日本政府分歧巨大(图源:新华社)

《联合新闻》1月20日的报道指出,日本政府一直宣称韩国使用了旨在瞄准射击时才用的火控雷达照射了日本巡逻机,但实际上韩国军舰当时使用的是为救助渔船而配置的普通雷达。这两种雷达的周波频率相同。

对于雷达照射,以及韩国法院多次裁决日本企业赔偿韩国二战劳工,日韩政府各执己见,致使矛盾激化,已到了关系几近破裂的程度。

争论焦点

韩方表示,当地时间2018年12月20日,韩国海军“广开土大王”号驱逐舰在东海搜索遭遇海难的朝鲜渔船,由于当时海上气象条件恶劣,出于人道目的启动了雷达进行搜索,而在此过程中与在附近海上飞行的日本自卫队P-1巡逻机遭遇。

但是就双方舰机当时的“互动”方式,双方的说法有着很大的差异。而核心的争论主要有3个:有没有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巡逻机的飞行方式;日本巡逻机发出的提醒。

韩国驱逐舰到底有没有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巡逻机?日本表示确认巡逻机被火控雷达特有的电波多次照射。韩方则主张韩国驱逐舰“仅通过雷达摄像头进行了追踪,并未发出电波”。

关于日方巡逻机的飞行方式,韩方主张巡逻机采取了在韩军驱逐舰上空低空飞行的“异常行动”,要求日方道歉。但日方则表示巡逻机一直保持在足够高度距离的状态下飞行。

最后,日方指出本方巡逻机使用3个无线电波段发出提醒,尝试确认韩方雷达照射的意图,但未获回应。对此韩方的回复则是“有杂音,没有听到”。

两国争端为何加剧

自“雷达照射事件”发生之后的1个月时间里,日韩两国防务部门以及外交部门进行了频繁的“隔空互怼”,官方精心编制视频材料互相指责,组织多轮高级别会谈进行“坦率交流”,仍未能消除分歧。

《韩民族日报》的报道认为,两国官方的言语交锋用词已经非常严厉甚至带有情绪化。而在两国陆续发布的多条所谓揭示事件真相“以正视听”视频下面,日韩网友的留言则是充斥着辱骂以及贬损对方的用词。

对于日本为何开始就把事件“搞大”,后续仍如此“不依不饶”,韩国认为,在日韩因历史问题尖锐对立之际,安倍想借此事扩散“韩国是在军事上也无法信任的国家”的情绪,另一方面也有通过渲染对周边国家的“厌恶”情绪,继续强化其扩张军力以及修改宪法的政治立场。

另外,日本如此强硬,似乎也有感情上“难以接受”的因素。如有日本网友留言,俄罗斯频频对日本施以军事压力,美国也总是对日本“颐指气使”,为什么现在连韩国都可以这样?曾担任日本防卫大臣的小野寺五典强硬表示,“如果这一问题有半点怠慢,就会造成政治失信,我们(日本)同韩方不能协议,应该是抗议。”

而韩国“寸步不让”的理由,是韩国即将迎来“三一抗日独立运动”百年,系列的纪念活动都牵扯韩日两国间最敏感的历史问题。近一段时间,韩国解散与慰安妇问题相关的“和解·治愈财团”,以及韩国大法院判决日企赔偿强制征用劳工。共同社评论称,在这样的气氛中,朴槿惠执政时期参与达成《韩日慰安妇协议》的外交官也身处风口浪尖,对于时下正在处理韩日争端的韩方政府人员来说,这就是前车之鉴。

美国的态度

1月15日开启访美行程的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此访的部分使命被指是“告状”。可能会向美国出示所谓自卫队巡逻机被火控雷达照射的“确凿证据”(雷达的电波信息),以让美国“主持公道”。

日韩各执一词寸步不让,“美日韩”军事合作机制将遭受连带冲击,共同社评论称“日韩死结”或许需要双方的共同盟友美国来帮助解开。日本有自民党议员建议,请美国来仲裁,“让美方去证实韩国的行为危险”。但是美国对于担任仲裁者一角非常谨慎。

共同社报道称,1月16日,岩屋毅与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Patrick Shanahan)举行会谈,双方确认,即使在“雷达照射事件”导致日韩关系恶化的当下,在应对朝鲜等方面日美韩三国威慑力仍不可或缺。岩屋毅再次承诺继续就“雷达照射事件”同韩方展开磋商。针对这一敏感事件,美方仍不愿介入太深,只是规劝日韩要顾大局,搞好团结。

无论是日本、韩国和美国都在讲,日韩的防务合作很重要,需要尽快解决争端。但是日本和韩国在“雷达照射事件”上的基本事实认识分歧难以消弭,双方一再强调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对方“承认错误并道歉悔过”,这显然很难实现。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合编译: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