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跨党派吁再启公投 民意沦政治人物甩锅借口

+

A

-
2019-01-25 05:39:49

英国当地时间2019年1月24日,一群跨党派的国会议员呼吁,希望能再度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但讽刺的是,当第一次公投结束后,英国政治人物折腾许久,想方设法却无法如期脱欧,如今政治人物又想将难题丢回人民身上,凸显出政治人物无能且不负责的心态。

英国议员格里夫认为脱欧议题药回归人民,并了解人民要的是什么(图源:范琪斐ㄉ寰宇漫游YouTube视频截图)

1/3

苏柏利认为该了解人民需求,并再次给予人民机会进行脱欧公投(图源:范琪斐ㄉ寰宇漫游YouTube视频截图)

2/3

沃拉斯顿表示脱欧不如当初预期,人们应该有机会有权在此情况下进行二次公投(图源:范琪斐ㄉ寰宇漫游YouTube视频截图)

3/3
上一张下一张

一场脱欧公投不只加深公民之间的对立,连英国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推出的脱欧协议也让保守党更加分化,倒戈的保守党让脱欧协议仅获得202票的支持率,反对票却高达432票,其票数相差230票,这表示梅政府遭受95年来执政党提案最严重的挫败(1924年仅差距166票)。

脱欧协议被否决后,梅提出的“B计划”又被外界抨击换汤不换药,显示政治人物只懂得拒绝法案,却不曾给梅正面回馈,工党党魁柯尔宾(Jeremy Corbyn)就是一个范例,梅多次邀请柯尔宾就脱欧协议进行协商,但是后者仅表示“先承诺无协议脱欧的可能性再来谈”便不再与梅交流,让梅碰了一鼻子灰,成了“为反对而反对”,脱欧进程俨然进入恶性循环中,因此让主张脱欧的保守党传出另一种声音:“脱欧议题再交由人民决定吧!”

亲欧派保守党议员格里夫(Dominic Grieve)在1月24日的会议上表示,脱欧问题应该再次回到大众身上,梅团队前商务副大臣苏柏利(Anna Soubry)则希望倾听年轻人想要什么,沃拉斯顿(Sarah Wollaston)指出理想上的脱欧与实际操作上的脱欧有所差距,希望人民看到此时脱欧现况,再次反思并进行二次脱欧公投。

显然,这些政治人物根本无法有效处理2016年的公投结果,而“公投”这种制度,说好听是让人民有机会实践“直接民主”,但公投不一定是理性的政策决策手段,,当公投出现时政党往往选择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选项,公投展现出的民意,充其量只是帮这些政客背书罢了。此外,英国的公投只是“咨询性公投”,国会拥有最后决定权,英国国会还是有机会向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提出撤销脱欧的要求,而这个要求恰恰也是欧盟希望的。

而这种仅具咨询性,而非实质复核型的公投,是否还有必要存在,目前在国际社会也存在质疑。如荷兰国会便在2018年废除2015年新修正的“咨询性公投”法案,因为公投既然是咨询性质,人民就不会审慎思考再投票,反之,若公投结果就是板上钉钉的最后拍板,政府或政客也就没有从中摇摆或藉民意施压获利的空间。尽管荷兰废除了该法案并不意味从此后不再有公投,但这种以咨询性公投形成民意压力,让政府或政客可以上下其手的方式,却已是实际被荷兰所抛弃。

回头看看英国,人民在公投前是否经过严谨思考仍有待商榷,而脱欧是否是人们绝大多数的都愿意接受的选择,从公投数字仅有些微差距更是清楚明晰,在此情况下,事后反悔的人在脱欧过程中也一一浮现台面,而执政党坚持贯彻公投民意,如今却落得进退维谷的下场,迫使政治人物企图将脱欧包袱还给人民。准以此观,英国民主制度与人民政治素养还有改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陳稚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