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严厉的网络监控实际存在重大疏漏

+

A

-
2019-01-25 15:52:14

虽然中国的网络以其受到极为严厉的监控闻名世界,但实际上,在更多国家实施的网络管理方面,中国有些方面反而最不到位。

中国大型网络媒体被指排斥同行现象较为严重(图源:VCG)

英国广播公司(BBC)2019年1月25日报道,中国互联网以严格的内容审查和管控著称,但与此同时,在与中国政府严禁的事项无关的领域,它又是一个极其缺乏应有监管和公众监督的资本乐园,处于欧美国家无法想像的放任状态。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搜索引擎。北京时间2019年1月22日,有人在自己的公号“新闻实验室”上发表了《搜索引擎百度已死》一文,指出百度最近半年的荒谬做法:将自家的自媒体平台“百家号”赋予极高的权重,几乎占满了绝大部分搜索结果的前两页。也就是说,百度几乎变成了百家号的站内搜索,搜索全都被围困在了百度站内,而不是通向互联网上的其他网站。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美国,例如谷歌(Google)推出一个“谷家号”,然后把搜索结果都导向“谷家号”,那么一定会是巨大的丑闻,首席执行官(CEO)一定会被请到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整个社会也一定会掀起抵制谷歌的运动。

而假设谷歌是在欧洲市场干出这样的事情,那更是会引发欧盟的铁腕监管。2017年,谷歌因为在搜索结果中优先呈现了自家的比价服务,就被欧盟罚款24亿欧元(1欧元约合1.14美元)之巨。如果在欧洲市场推出“谷家号”,甚至有可能会被罚到破产。

然而神奇的是,在以监管闻名的中国,这样的行为可以畅行无阻。

从2019年1月24日开始,微软的搜索引擎必应在中国大陆无法访问。微软1月25日称,必应在中国的搜索页面重新上线。目前尚不清楚导致关停的原因。

再联想到百度的争议举动,这些现象折射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现状:在不应干涉的领域强力管控,在最应监管的方面却非常放任。

这种放任也造成了中国互联网的各种问题。最突出的就是中国的各大互联网巨头为了将流量留在自己的产品里,采取分封割据的做法,建起自己的“围墙花园”(walled garden),封杀竞争对手的产品,将“互联网”变成“不联网”。

例如中国的社交媒体就存在这种问题。在微信里,你无法分享抖音的短视频,无法打开淘宝链接;在微博里,你提及“微信”两个字就会被降权,也就是说这条信息会被更少人看到;在百度里,你搜索不到淘宝、微信、今日头条的内容;在今日头条里,也基本上不可能有链接让你跳到头条之外的网站。

虽然“围墙花园”是一个世界性的现象,但确实没有别的国家的围墙花园有中国如此严重的程度。很难想象在谷歌上搜索不到亚马逊的产品,在Facebook上不能分享YouTube的视频。当信息的流动被斩断,容易滋生出更多的假新闻、标题党等劣质信息。不过,正是这种状态,被认为也更有利于信息管制,只要盯住了几家互联网巨头,就控制住了大部分的信息。

中国互联网的另一种典型的不良生态,就是近年来被称为“用户下沉”过程中低质内容、产品和服务的泛滥。

移动互联网在中国的持续普及,使得更多中老年、农村地区、中低收入群体的用户加入网民群体。他们数量巨大,但网络素养不高,本应有更多企业为他们融入网络生活提供帮助。实际上的情况,则是他们成为各家互联网公司眼中的“收割”对象。

各大公司朝他们投喂低劣的内容,并辩称“是他们喜欢这些低端内容”。其实,他们并不是喜欢被假新闻欺骗,并不是喜欢迷失在广告中,他们只是不懂得如何抵抗。

从一定程度上,中国的网络已经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彰显出中国社会最得到认同的社会达尔文主义。

这在互联网公司“收割”用户的过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老人、穷人、农村人、受教育水平低的人,成为互联网公司一拥而上收割的对象。百家号上形形色色的营销号所针对的受众,也有相当大的比例是这些“低端”人群。

这些行为带来的后果,是整个社会信息环境的持续恶化,是越来越多年轻人难于接触到外面世界,和总是被虚假信息误导的中老年人。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编: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