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围堵并非崛起国宿命 中美关系恰恰需要做加法

+

A

-
庞中英认为中美之间需要一个全面的框架性协议(图源:AP)

2018年中美贸易战成为全球持续关注的热点,各界关于中美关系前景的讨论观点各异。有人悲观地认为中美关系经此一战势必会往更坏的方向发展,但也有学者认为由于过去几十年中美在全球化进程中的联系越来越紧密,双方互为彼此最大贸易伙伴的设定就决定了脱钩并不现实。知名国际问题学者庞中英则对多维新闻表示,中美当下的冲突是两个大国重新寻找新范式的过程,他提出旧的思维框架已经无法解决新产生的问题,不冲突、不对抗当然是中美两国努力的方向,但管控分歧真正需要的恰恰是明确双方“要做什么”,而不是仅仅强调“不做什么”。

多维:你曾提出中美两国政府和社会在治理中美关系时缺少与时俱进的新范式和新方法,尤其是双方还没有一个双边性质的全面框架协议。

庞中英:中美互为最大贸易伙伴,双方的经贸关系可以决定全球经济,所以双方之间规范性的东西很有必要。现在的中美贸易战就引出一个教训,中美关系发展了40年,在包含投资、技术、交流等广义的贸易下,居然没有一个能够管控分歧、调解关系的框架性协议。

其中的原因很复杂。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而两国建交也只有公报,并没有建交条约。这是个大问题。

中美贸易战前段时间借阿根廷G20峰会上的习特会重回谈判桌,但是中美之间到底是为什么而“战”其实并不清晰,不知道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我观察了一年,得出不知道为何而战的结论。难道是为了经济关系脱钩?就算如此,双方可以减少贸易量、技术转让、资金流动以及人员往来,但是通过关税的手段达到这些目标似乎并不不现实。

多维:中美脱钩并不现实。以英国脱欧为例,两边即使“离婚”了,但彼此仍然往来,毕竟是邻居。但中美之间,按照你刚才说的,只有建交公报、没有建交条约,某种程度上就像“事实婚姻”,如果脱钩的话,难道要“老死不相往来”?

庞中英:所以总的来说,中美关系当下陷入僵局,不管是当事方中美还是第三方,都在积极思考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两国智库也都在探讨,2019年肯定会拿出方案的。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并不是十分理想,可能是由于大家世界观和角度并不一样,包括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在内都有很多不同。所以对于两国关系该何去何从目前为止没有拿出能被广泛认同的方案,这是我的深刻感触。所以大家都在谈论新范式,希望突破当前的困境。

很多人说(中美之间是)新冷战,但是现在中美和当年的美苏情况不一样。美苏冷战首先诉诸意识形态,如果按照当年的那套做法,比如北京市政府要把所有商店、酒店的圣诞树拆掉,就像一年前“清理天际线”那样,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也做不到。

多维:真按照当年打冷战的标准,北京大学的斯坦福中心恐怕要拆掉了。(记者注:本次采访的地点在北京大学东校门附近,距离北京大学斯坦福中心不远)

庞中英:对,当年美国和苏联冷战,氛围其实很严肃,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界限非常清晰。现在这种模式几乎不可能,很多学者、外交官也都说中美之间的所谓新冷战也只是说说而已。

也有学者提出G2的解决方案,就是中美两国之间形成两国集团。既然是两国集团,那么中国美之间的关系要比美日之间的关系还密切。后来也有经济学家提到,两国宏观经济政策、高等教育、初级教育这些方方面面都要协调,但是后来发现,时任总理温家宝也提出两国集团不合适,由于双方政治体制的差别,很难协调,无法对接。

多维:很多中国经济学家认为2008年次贷危机时候美国提出G2的概念,很大程度是想让中国做“接盘侠”。

庞中英:对,所以两国集团的解决方案有一定意义但是也有很大局限性。

贸易战本身其实也是一种范式,但是太老了,对于解决中美经贸问题没有任何帮助。特朗普看到了中美之间的问题,于是想通过贸易战来解决问题,但是现在他也渐渐看到这不是一个好的问题解决方案。于是同意重回谈判桌,所以在一月份中美新一轮经济磋商还在进行之际就发推特称“进展良好”。 贸易战不是办法,最终大家都要从贸易战中走出来。

现在也难断定今后中美关系的模式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就是需要创新。或许管理中美关系的新范式还没有出现,现在冲突的过程本身也就是这种新模式产生的过程。

这就是我的看法,中美关系现在是什么模式,难以定论。所以中美之间当下的冲突摩擦本身就是在缔造一种新模式。基辛格在彭博社去年11月份举办的论坛中说中美关系回不到过去了,无论好坏都回不去。

这句话其实就等于一句废话,但是也让人感觉沉重。过去四十年的中美关系的确有很多步调一致的时候,美国在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中也发挥了重大作用。但现有的包括冷战、两国集团、中美战争在内的思维框架都难以全面概括中美关系。中美之间是否会陷入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也是一种范式,如果用是否回得去的思维方式去考虑的话,没有一种可以套用的范式。所以我们要从目前的冲突状态中看到中美关系在未来的某种可能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尹佳 戴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