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接踵刘鹤访美 美国右翼的敌意不会被一纸协议抵消

+

A

-

经过几番谈判,白宫虽然从北京那里得到了多购商品、扩大市场等多种承诺,但仍然未能满足,要求在技术转移、国企补贴、知识产权等方面获得更多让步。

白宫1月31日公布的中美贸易磋商声明说,美国特别注重就结构性问题和削减赤字达成有意义的承诺。虽然取得了进展,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美方期待着同中方就这些重要议题进一步展开对话。

在强化自主研发、进一步市场化、保护知识产权等方面,其实中国也正在进行美国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因为它要转变自身发展模式,在未来实现高质量增长的话,就必须要经历这些改变。中国相关的法律一直在出台,也正在稳步取得效果,美国所批判的那些行为或许仍然存在,但整体上肯定是在呈减少趋势。

刘鹤与莱特希泽领衔的中美谈判已经开始(图源:AP)

所以,中国没有采取更封闭、更不公平的经济政策,惹恼美国的不是中国的改变,而是中国的改变不够快,跟不上美国相对衰弱的速度,也落后于它本身的发展速度。

这就造成了中美谈判在结构性问题上难以取得进展,北京希望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施行不会破坏它稳定发展的改革,而白宫希望在特朗普的一个任期内就看到中国的显著改变,而不关心这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

美国的精英们已经意识到,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庞然大物,它不会依照美国的要求去篡改自己的路线,除非采取特殊的办法去逼迫它。特朗普(Donald Trump)最初发起贸易战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缩小逆差,但后来在幕僚的劝诱下逐渐成了促使中国全面改革的一个施压工具,左右翼精英对中国的要求逐渐合流,在对华强硬上达成了共识。

但现在执政的共和党有一个鲜明的特点是,它已经变得高度民粹化,“茶党”运动和特朗普上台把温和派基本清除出去了,现在它发出的是愤怒而非理性的声音,做出的是极端和不顾后果的行动。

在对华关系上这种特点也体现的十分明显。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加剧增长的收入不平衡等结构性问题的解决吃力不讨好,右翼民粹政客就直接将责任推给外部,让其他国家去多买美国的商品,让中国替美国去进行结构性改革。这样既能赢得民众支持,还不会触犯特定群体的利益,只是美国自身的问题正在变得愈发严重。

刘鹤抵达当天美国向加拿大发出了引渡孟晚舟的请求(图源:AP)

因而,可以看到在对华经济施压上最活跃、最激进的不是直接与中国做生意的美国企业或者商业领袖,而是那些已经极端化和民粹化的政客。

偏保守主义的美国商会曾多次反对特朗普加征关税,华尔街则反感中美贸易摩擦给股市带来的消极影响,硅谷在中国的商业合作也遭到了冲击,苹果公司在中国的营收就在不断下滑。

在美国,其实还有一些声音认为如果逼迫中国作出过激的改革,其在中国产生的经济后果也会传导至整个世界,对美国经济复苏不利。

反倒是一些右翼保守势力,正在中美的竞争中不断刷新下限。在对华为世界范围内的驱逐和其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逮捕中,最先跳出来庆贺的总是诸如卢比奥(Marco Rubio)这样的民粹保守派议员。一些国会议员还正试图通过新的法案来限制其他中国技术公司在美国的活动。

中国现在面对的一个现实是,即使在重重困难之中和美国达成协议,但包括右翼民粹政客在内的制华势力仍不会终止他们的敌意,因为他们的目的不是纯粹务实的,真诚解决问题的,而是高度政治化的,是将美国政客不作为的后果推给中国去承担。就算贸易问题告一段落,美国仍会在华为这件事上继续扼住中国的喉咙。

总之,中国代表应该努力去和白宫尽力达成一项务实的协议,但这应该对中国长期发展是有利的。中国需要的是用适当的让步来让中美竞争保持在可控水平,为全面、深入的改革和发展赢得空间和时间,所以一定要在谈判中沉得住气,意识到争端不会轻易结束,用一份协议去缓和问题,而不是给美国右翼动力去制造更多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陆央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