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访美敲定习特会 北京的愤怒与理性

+

A

-

进入2019年2月后,中、美各界人士已经开始津津乐道于当月月底可能展开的首脑会晤。这场有望在越南展开的峰会也是中国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对话后的成果。

可当时间退回到2月1日前后时,情况可能就不太一样了。因为一些西方主流媒体曾得出了某种“无协议”(no deal)的推论。直到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将在2月期间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的相关动向释出后,外界才逐渐改变结论。加之中美也强调彼此将积极、认真回应双方“关切”,至此,刘鹤的美国之行才被认定是一场“坦诚、具体、建设性的讨论”。

对北京来说,自2018年3月开始的中美贸易战及其此后的几轮谈判可能已经消磨了他的很多耐性,令其心中充满怒火。

可北京并没被民粹情绪裹挟,因为中国可能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了最重要的是什么。考虑到中美结构性矛盾的实质,而今的局面可能正是中国在坚持立场,采取正确策略,经过艰难抉择后的结果。

特朗普(右)会见刘鹤(左)时表现的咄咄逼人给外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图源:VCG)

贸易战点燃中国怒火

1月30日至31日的两天一夜可能是中美进入21世纪以来最漫长的48小时。两国经济对话的新一轮对话在刘鹤与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带领下,就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实施机制等话题谈了很多。

这场对话背后的气氛并不像媒体披露的照片那样祥和。刘鹤和及其代表团身后的中国其实早已因贸易战而成为愤怒的海洋。

必须承认,中国从2018年3月22日之后,已经对特朗普在贸易战问题上的反复无常有了极为深刻的体验。中国经济界人士可能也随时做好了面对一个反复无常的美国的准备。毕竟,中美的矛盾是既然是结构性矛盾,那么这种斗争的反复就是在所难免的。

这种反复无常正是中国在贸易战期间愤怒的源头。从当年5月到11月间的几次首脑、部长、副部长级对话只让中国不止一次地验证了此前“白宫发布的策略性声明既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的判断,也激起了中国各界对贸易战期间美国的不快。

当然,如果美国仅仅反复无常,华盛顿在中国各界引发的不快可能不会像现在这样强烈。另一点引发中国愤怒的关键细节,莫过于华盛顿试图让北京屈服于自己。

贸易战爆发的一年多来,特朗普及其当局的反复无常让中国各界都很恼火

就中美长期以来的结构性矛盾而言,美国一度把矛头对准了“中国制造2025”,其现象表现在美国把目标集中在中国的信息技术、航空航天、电动汽车和生物工程等领域的技术进步上。可从长远的角度来说,这也只是现象的一部分。

美方曾多次谈及了中国的“国企补贴”等现象,并希望中国在西方干预下改变其企业、金融等领域的安排。这种类似的手段就很容易让经历过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的分析人士想到诸如“解散国企”、“银行国家股权私有化”等做法,就像美国等国利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1998年到2001年间接管韩国的经济、金融那样。

很显然,美国想利用转嫁自身矛盾到中国身上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种做法注定是一种无理的欺压行为,北京方面因此气愤,因此感到屈辱是理所当然的。

再者,就在刘鹤提前到达美国时,美方就突然对此前羁押在加拿大的华为通信集团公司的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提起诉讼。当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还称自己不知情时,华盛顿方面对于北京的敌意就显得欲盖弥彰起来。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