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谈判磨合 美国右翼要为自己的戾气付出代价

+

A

-

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月底访美的成果来看,中美在这一轮的贸易谈判中并没有避讳任何分歧议题。从贸易失衡、强制性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和协议实施机制,再到进购美国农产品,美国鹰派幕僚莱特希泽和刘鹤双方团队两天内触及了双边贸易的所有问题。虽然中美没有达成具体协议,将其延后至中美元首习特会时达成,但从美方的反应来看,他们的强硬立场并没有外界所想象的那样坚不可摧,或者说,并没有像白宫此前对外公关所强调的那样不可妥协。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访美谈判触及了中美所有的经贸问题(图源:AP)

特朗普(Donald Trump)一边和中国打贸易战,一边又在科技领域开辟新的战场,符合绝大多数美国政治精英和背后游说财团的诉求和利益。但特朗普的很多做法都很难令美国右翼满意。特朗普通过加征关税和中国打贸易战,在他看来可以迫使中国做出一些改变中美贸易顺差的举措。但美国右翼所看重的是在和中国在技术、网络、军事与安全领域的战略博弈。

步步紧逼的姿态和无理且霸道的要求

借助特朗普执政,美国右派提出了很多中国无法接受的要求。从要求中国停止中国2025战略、限制孔子学院等意识形态化的扩张,到联合盟邦打压中国企业华为、逮捕华为高管孟晚舟,要求中国取消国企补贴,再到贸易战过程中不许中国反制美国,不许中国通过世贸组织(WTO)等起诉美国,美国右翼对中国崛起束手无策的那种怨愤由此显露无遗。

在背后右翼势力的怂恿下,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已经由从起初的单纯贸易问题,上升到技术和战略层面的博弈。但中国还是会答应和美国谈。中国并没有一味地发脾气,而是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姿态,从容地和美国周旋。这实际上就是一种磨合,一个彼此认识对方的过程。假如说没有这场贸易战,特朗普和习近平双方的团队可能无法真正认清对方和自己,可能要换个方式交流和理解对方。这是不可避免的。

美国提出的最难让北京接受的条件莫过于结构性改革。对于发展中国家该如何实现经济发展和改革,美国曾给拉美国家开过药方,被称为华盛顿共识,具体内容包括推动拉美贸易自由化以及外资的自由化,以及要求拉美放松政府的管控、保护知识产权和消除市场准入的障碍等。这些要求和当今美国对中国的诉求相差无几。

但是,中国承诺的改革绝非美国所主张的改革,双方存在根本上的道路分歧。中国寻求的是适合自己发展节奏的改革及经济发展模式。这就是外界所说的北京共识。

美国对中国进行结构性改革的要求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控制中国的发展方向或道路选择,就如同美国当初想要控制拉美和日本那样。但是,结果证明,美国此举不会成功。20多年前,随着拉美左翼政治势力的崛起,反对华盛顿共识成为大势所趋,转而推行自主性的经贸政策。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