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锋硬骨头议题 美鹰派与刘鹤没有谈崩就是好事 

+

A

-
特朗普事先确定给予刘鹤白宫待遇,本身就是对双方贸易谈判的一种支持(图源:AP)

1月末,美国贸易鹰派代表莱特希泽率领其他对华鹰派和鸽派幕僚,在白宫艾森豪威尔行政办公楼同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及其团队举行了两天的贸易磋商。在谈判结束的1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刘鹤。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2月1日表示,中美此次谈判的氛围良好,涵盖了很多具体的议题,包括技术转让的问题,但要想达成协议、缓解两国紧张贸易关系,两国依然有很多工作要做。

在白宫会面中,刘鹤向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到,他在美国的两天谈判主要聚焦“三个主题”,即中美贸易、结构性问题以及执行力。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也形容这两天的谈判非常紧凑,重点讨论了结构性问题和执行举措,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进展。中国官方在会晤通稿中也提到,刘鹤和莱特希泽就贸易平衡、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实施机制等共同关心的议题进行了坦诚、具体、建设性的讨论,取得重要阶段性进展。

诸如强制性技术转让、结构性问题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议题,都是中美眼中的硬骨头。这也是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鹰派质疑中美达成协议的主要原因。尤其是执行力的问题,美国鹰派不相信中国会付诸实施。

自从上次贸易谈判无果而终后,美国对接下来贸易谈判提的最多的要求就是“执行力”的问题。也就是说,美国最在意的不光是达成什么样的协议,而且是一个能够可验证、可执行的协议。美国甚至考虑过达成一个类似于伊朗核协议的“惩罚性贸易协议”,以此迫使中国加大对协议的执行力度。

美国贸易鹰派的强硬立场并非坚不可摧,他们也要平衡好个人立场和总统喜好之间的关系(图源:AP)

纳瓦罗这样的不主张谈判的人认为,为了避免美国在3月2日后提高关税税率,中国政府表面上答应美国的要求,然后静静地等待特朗普进入连任竞选的模式,直至特朗普任期结束。《华盛顿邮报》1月31日引述分析人士的话称,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国对其经济模式做出结构性的改变,而中国官员则只注重向美国提出购买更多大豆或液化天然气的需求。而且,中国也一直抗拒缩减或改变“政府”在经济生活中的参与力度或角色。中国不可能做出实质性的改变。

前几次中美贸易谈判之所以无果而终,或者协议被撕毁,和美国逐步加价有关,也和美国认为中国“改变”的速度太慢或者改变的效果不太明显。

经贸政策层面必然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以及如何停止强制性技术转让。这两个问题都可以通过立法得到妥善解决。北京时间1月30日,就在刘鹤同特朗普政府贸易团队谈判之际,中国正在推动《外商投资法》的立法工作。据了解,中国立法机构已经对该法草案进行了第二次审议。

美国舆论对中国的这种立法工作仍然抱有疑虑。美国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立法以往至少需要1年的时间,而中国则在加速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立法。但是,速度和质量是两回事。相关草案的措辞依然比较模糊,存在很多漏洞。

另外就是中国国有企业补贴的问题。特朗普政府要求中国取消对国有企业的补贴,认为这种做法对美国在华企业参与竞争一点也不公平。尤其是中国迫使美国企业交出商业机密的做法,美国认为必须改变。但是,和知识产权保护的立法一样,中国在这方面不太可能遂美国意愿。

短期而言,中国政府只能逐步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补贴,而不是美国人所要求的彻底取消该补贴。

双方围绕这些硬骨头议题磋商后,依然能对达成协议抱有相对乐观的态度,也实属难得。这样总比双方不欢而散要好得多。至少到目前为止,白宫上下口风一致,对此次谈判的评估和接下来的期待基本一致。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本人想要达成协议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刘鹤访美前,白宫就确定特朗普将在白宫会见刘鹤。也就是说,无论中美此次谈判进展如何,无论莱特希泽等幕僚多么强硬,都必须要考虑特朗普本人的意愿。这也是为什么刘鹤主动提出举行中美元首习特会的原因之一。

对于中方而言,最容易的做法莫过于中国进购更多美国农产品,以此机械化地满足特朗普对中美贸易顺差的担心。按照美国人的说法,双方达成的协议或中方所做的承诺,必须是可执行或可兑现的。只要中国在基本层面满足美国执政的政治需求,中国就会赢得时间。今年下半年,特朗普将正式进入连任竞选状态,再怎么强硬的美国鹰派也要屈服于特朗普执政和连任因素的考量。所以,中美谈判双方尚有很多课操作的空间。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