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拆解法国巨头教训犹在 华为如何规避持续打击

+

A

-

当地时间2月2日前后,中国副总理刘鹤结束磋商回国后,中美各界便开始津津乐道于未来的“习特会”。但对产经分析人士来说,考虑到中美之间在此后发布文告中就彼此“重要关切”存在差异,且美国目前已针对中国华为通信有限公司追加诉讼的现状,华盛顿在此后针对这家中国跨国公司的持续打击就显得可以预料。

不可否认,华为在遭遇首席财务官(CFO)孟晚舟被拘押一案后,其国际影响并未下降。也就在2月上旬,其传统合作伙伴“德国电信”已设法要让“中国供应商”能继续参与该国第五代通讯技术(5G)的相关建设工作。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亦称BC省、卑诗省)电信企业亦宣布要与华为合作。但华为这种体现了其“跨国公司”表现的现状可能也加深了美国对其采取措施的决心。

有分析认为,美国对国际间有重大影响的跨国公司下手早有前科。譬如法国能源、运输巨头阿尔斯通(Alstom)公司曾遭遇美国的长期诉讼,其高管也被美国逮捕并数度入狱。在美国干预其拆解后,把全球电力业务卖给美国通用电气(GE)公司,并把轨道交通部门与德国西门子(Siemens)公司合并的阿尔斯通已经一蹶不振。那个曾在水电设备、核电站燃气轮机机组、环境控制系统、高速列车等领域一度“世界第一”的阿尔斯通已经不复存在。

而今,在通信领域具备商用、民用方案,在5G领域又是规则制定者的华为可能就扮演了相似的角色。美国未来对他的持续打击似乎就将成为大概率事件。如何规避风险也成了华为必须面对的使命。

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的近况,成了外界关注中美动向的一个窗口(图源:AP)

在休战期间温故知新

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中美高级别磋商中,不少观察家很希望能看到有关华为风波的具体信息。此后中美官方释出的消息就让外界颇为失望。

尽管这种局面与中美双方就事论事的基本诉求分不开。但中美之间强调彼此将积极、认真回应双方“关切”的状况显然无法解释具体问题的具体去向。这场“坦诚、具体、建设性的讨论”因此不能解决外界的所有疑问。

不可否认,目前羁押在加拿大的孟晚舟暂时并未因美国新提出的23项指控而遭遇意外变故。加拿大法院目前也接纳了孟晚舟律师的要求,将听证保释会推迟至3月6日举行。有不少观察人士因此乐观的认为,孟晚舟案有望在加拿大司法部长两次授权处理以及法院聆讯期间得到转机。

但是,以《经济学人》为首的一批欧洲权威经济媒体就对本案做出了某种截然相反的判断。在1月19日前后,《经济学人》杂志还专门刊载了两篇介绍美国以“法律工具”威胁、勒索欧洲大型企业的文章。

华为公司在5G技术上已经逐渐展现出某种垄断地位(图源:AP)

在后一篇文章里,该杂志介绍了美国利用其“反海外腐败法”(FCPA)等工具介入拆解法国阿尔斯通公司的过程。产经人士也由此回想起了几年前阿尔斯通抛售其全球电力事业、燃气轮机等部门,被迫将其以170亿美元卖给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前后的异变。

来自法国的惨痛教训

当时,阿尔斯通公司本计划在2013年前后出售其“非核心资产”。但阿尔斯通自我拆分的过程却受到了美国司法部的阻碍。

美方以阿尔斯通美国分公司涉嫌支付回扣贿金为由,称该公司在埃及、沙特阿拉伯、巴哈马群岛、中国台湾和印尼的交易违反FCPA,并在证据不充分的前提下,依靠线人口供,逮捕了疑似涉嫌的包括皮耶鲁齐(Frederic Pierucci)在内的多名高级管理人员。

这一行动使阿尔斯通出售资产的程序遭遇严重影响,让德国西门子、日本三菱等买家望而生畏,而美国通用电气就因其美国公司身份得到了优势地位。在阿尔斯通公司的第四名高管被捕后,通用与前者终于在2014年6月前后完成了交割,通用电气以170亿美元的价格取得了阿尔斯通的全球电力业务。

这一交易也让法国哗然。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指出,巴黎各界虽然拿不出证据,但阿尔斯通向通用电气出售全球电力部门一案应与美国司法部的调查存在因果关系。

对法国来说,阿尔斯通公司一案让他们损失惨痛。法国一度以“战略重要性”为由,阻止生产饼干、乳品的达能(Danone)公司被收购(目前,该公司的饼干部门仍已被美国卡夫-亨氏集团收购)。阿尔斯通作为一家为法国核电站和潜艇提供涡轮机的公司,其战略意义非同小可。而该公司在2013年后的严重缩水无疑损害了法国的利益。

华为面前的危险仍存

相比之下,华为一案可能暂时还没有上升到阿尔斯通一案那样惨烈的程度。美方试图利用该国第三大电信运营商T-Mobile公司与华为公司在手机测试机器人“Tappy”上的纠纷,将一起民事纠纷转化成刑事案件。但美方暂时仍拿不出此前干预阿尔斯通那样的有力“武器”。华为公司在美国难有作为的局面也让美国只能选择“与伊朗交易”等传统借口。

阿尔斯通的遭遇应该让中国有所警醒,美国在5G问题上很有可能采取类似手段

但总的来说,华为在通信产业内的“垄断”地位终究决定了他在美国面前的危险处境。

资料显示,华为在美国注册了超过11,000项通讯领域专利。

在第四代通讯技术(4G)时代,华为拥有独立的核心网和传送网系统。其为英国电信(BT)网络与西班牙电信英国公司O2网络提供的设备价格大都高于新诺基亚、瑞典爱立信(Ericsson)等业内竞争者。其在5G领域有3,000多项专利。华为每年还持续投入研发资金近200亿美元。

任正非这位中国通信巨头在接受采访时甚至指出,面对欧美国家的“封杀”,他仍能选择以德报怨的态度,将西方“非买不可”的设备正常“卖给他们”。即便特朗普(Donald Trump)当局不会立即想到去专门打压一家中国科技企业。美国其他利益集团的行动可能就会开始。

中美的产经界人士都承认一个现实,即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 单纯竞争的时代已经结束, 企业的经营正日益以合作竞争而不是敌意竞争为依据。

目前,中美企业在某一跨国公司麾下分工合作也并非不可能。对在竞争中相对优势较弱的某些美国企业来说,倘若能积极融入全球化分工合作体系, 或许也能在竞争中寻求合作, 在合作中增强企业竞争力。但阿尔斯通的例子也在警告中国企业,来自华盛顿的危险随时都存在且不可小觑。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茅岳霖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