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难以一呼百应 欧洲对华为说“不”不容易

+

A

-
2019-02-09 19:07:58

意大利经济发展部2月7日发表声明,否认了一篇有关意大利将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参与其5G网络建设的报道。

2月6日,法国参议院则否决了一项旨在加强对电信设备检查的立法提案。

美国对华为和中兴的抵制已有时日(图源:VCG)

德国《商报》2月6日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德国政府希望避免将华为的产品排除在该国的5G网络建设计划之外。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办公室主任赫尔吉-布劳恩(Helge Braun)同意外交部、内政部、经济部、财政部和基础设施部的这个观点。

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表态值得关注。有媒体透露,美国官员近日来前往欧洲各国首都,包括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敦促欧洲各国放弃与华为在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如今看来,美国在欧洲的盟友并没有选择配合。

其实,早在2018年11月就有消息称,美国呼吁盟友抵制华为。但响应美国者寥寥可数,除了澳大利亚、新西兰明确表态抵制华为之外,日本、英国、加拿大等国家则表态比较谨慎,甚至有些国家还是推进与华为的合作,比如泰国2月8日推出华为5G测试台,成为华为在东南亚地区的首个5G测试台。

为何美国的盟友选择了谨慎站队?

这在于华为与美国盟友之间的合作,尤其是欧洲盟友的合作已有时日。比如英国电信(BT)2005年正式宣布华为成为其合作伙伴,挪威电信(Telenor)公司2009年就是华为合作的业务伙伴,华为在法国投资发展也有10多年的时间。

华为高管孟晚舟(中)被加拿大扣押,但目前,加拿大还未决定是否要抵制华为(图源:AP)

并且,欧洲市场已然成为华为业务开展的重地,其多项创新业务首单落地欧洲,比如第一个分布式基站、第一个2G、3G合并基站商用地点在德国;同时,华为的全球能力中心、财务中心以及风险控制中心都设在了欧洲;从销售收入贡献来看,欧洲更是举足轻重。从2011年开始,欧洲及中东非洲市场的销售收入就一直占华为全年销售收入的三分之一还多。

华为在欧洲等地早就已经“开辟战场”,这是美国呼吁盟友抵制华为却难以成行的一个关键因素。

再者,华为已经在5G时代快人一步。有资料显示,在2G时代,欧洲国家制定全球移动通信系统(GSM)标准;美国则成立了码分多址(CDMA,是在无线通讯上使用的技术)发展组织(CDG),推出CDMA标准;日本则制定了个人手持式电话系统(PHS)标准。此时的中国,对于2G标准基本没有参与。在3G时代,在美国和欧洲分别推出CDMA2000、宽带码分多址(WCDMA)后,中国跟随其后通过自主创新推出时分-同步码分多址(TD-SCDMA),从而在国内通信设备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

在4G时代,中国参与全球4G标准制定推出LTE-TDD,而华为拥有独立的核心网和传送网系统。到了5G时代,以华为为代表的中国企业把极化码(polar code)推进3GPP标准成为5G 控制信道的技术方案,这是中国公司力推方案首次进入基础通信框架协议领域。

当前,世界上排名前四通信设备制造商有:瑞典的爱立信,芬兰的诺基亚,中国的华为以及中兴通讯,其中,华为为英国电信(BT)网络与西班牙电信英国公司O2网络提供的设备价格大都高于新诺基亚、瑞典爱立信等业内竞争者。

华为在5G领域有3,000多项专利。华为每年还持续投入研发资金近200亿美元,华为已经是世界最大的信息技术硬件供应商。这也是为何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称西方“非买不可”的原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