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贸易谈判前夕 美国会鹰派再出招

+

A

-

无论中美贸易谈判进展如何,美国国会对华鹰派势力总会在背后制造新的杂音。当然,这种杂音有的时候是针对特朗普政府的,有的时候是针对中国的。

2月11日,正在中国首都北京访问的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Jeff Gerrish)领衔同中方官员举行副部级磋商。2月14日至15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将在北京与中方就达成贸易协定问题展开高级别磋商。这也是3月1日中美休战期限之前双方最重要的一次贸易谈判。

特朗普在2019年国情咨文演说中提到和中国的贸易谈判必须包含让北京做出经济结构性改变(图源:VCG)

莱特希泽率团访问北京前,曾专门向国会议员就中美贸易谈判做了简报。听取简报的国会议员主要来自贸易、金融、农业、司法、教育、劳工等事务的委员会。莱特希泽向这些议员表达的主要信息就是中美在贸易谈判中依然存在很多难点,双方不太可能在3月1日之前达成协议。听取简报的部分国会议员事后也表示,莱特希泽并没有向他们保证会在3月1日新一轮关税执行前和中国达成贸易协议。

白宫方面之所以向国会做简报,说明中美贸易谈判进展,是因为国会当中有不少人一直担心特朗普加征关税的策略,会对美国经济带来伤害。如果3月1日之前中美未能达成协议,新的关税付诸实施,参议院必然会加速立法行动,出台议案限制总统施加贸易惩罚措施的权限。比如,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上周刚刚提出议案,要求修改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限制总统利用该条款加征关税的权力。

该议案也将限制以“国家安全”为由发起贸易制裁,要求将界定这种缘由的权限由商务部转移到国防部,让国防部界定什么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安全”。

对外而言,这些国会议员反对一味地通过加征关税来惩罚北京的贸易行为,而是采取其他可以令北京让步的举措,比如通过特定的对华制裁法案。就在莱特希泽和中国贸易团队在北京开展贸易谈判之际,美国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arles Schumer)将提出一项芬太尼制裁法案(the Fentanyl Sanctions Act),追究中国的责任,制裁芬太尼生产商和走私者。舒默表示,必须让中国看到一个强硬而公平的后果。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右一)领衔提出新议案,要求限制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的权限(图源:VCG)

该议案将要求美国官员公开指认外国的阿片类药物走私者,这些人将无法获得美国签证,并且禁止他们与美国银行有业务往来。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本人也非常在意芬太尼药物问题,并将中国承诺视为自己和中国谈判取得的成果之一。芬太尼是人工合成的类鸦片药物,在美国只有医生处方才可合法使用,其效果是吗啡的50至100倍,这种廉价合成药物很容易被滥用,甚至被吸毒者当做海洛因的替代品。美国调查认为,中国生产的芬太尼药物经过网络和美国邮政系统漏洞流入美国。

2018年12月中美元首会晤后,中国承诺积极采取行动加强禁毒执法,把芬太尼列为管制药品,并且加强与美国在缉毒方面的情报分享。

本周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之际,舒默提出这样的议案,其实就是为了施压北京,强调北京必须说到做到。不光国会在乎中国对相关承诺的“执行力”问题,特朗普政府官员也很在乎中国能否兑现相关贸易改革的承诺。

另外,其他国会鹰派议员也在借此次中美贸易谈判,对特朗普政府和中国加大施压。由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Marco Rubio)领导的参议院小型商业委员会计划在2月12日发布报告,列举中国所从事的工业间谍行为和采取的强制性政策,并提出美国在应对这些问题时所面临的挑战。

美国国会鹰派和白宫内部的贸易鹰派,都是中美贸易战的推手。对于国会这股鹰派势力,特朗普有的时候会选择迎合和合作,以此展现美国团结一致对外打贸易战的印象。但当遇到棘手的中美贸易问题时,特朗普反而会将其丢给国会,尽可能让自己的执政团队少背锅。

当然,国会这些人也希望在对外贸易议题层面有更多的话语权,希望通过立法的形式加大对行政部门贸易职权的限制。一方面,国会这些人要保证特朗普政府和中国达成协议不能出卖美国或盟邦的利益,另一方面,他们也不希望和中国的贸易争端伤害美国经济。

不过,国会出手很多情况下都是“添乱”,根本不考虑行政部门所顾忌的双边关系因素。中美实力差距缩小和全球话语权的再分配,让这些人异常不安和恐惧。他们越躁动,就越能凸显出美国的不自信,这在中国企业华为孟晚舟事件中就可以看出,因为他们骨子里对中国的意识形态化歧视短期内是无法被消除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皇金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