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世厅:中美贸易谈判延期的可能

+

A

-
2019-02-11 12:09:22

中国农历新年后的第一个工作日(2月11日),美国副贸易代表格里什率团抵达北京,中美新一轮副部级贸易磋商开启。现场流出的照片显示,中国副总理刘鹤现身磋商会场。

接下来,刘鹤还将在2月14日至15日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努钦(Steven Mnuchin)举行高级别贸易磋商。

此次磋商的美国贸易代表团阵容强大(图源:AFP)

1月7日至9日,中美刚结束了一轮副部级磋商。1月30日至31日,刘鹤访美与美方磋商贸易问题。中美如此密集地安排磋商非常之少见。

并且,有媒体透露,格里什(Jeffrey Gerrish)率领的工作团,成员达到了59人,比1月7日的24人人数多了一倍。

距离3月1日美国对华加征关税的日子越来越近,中美的种种安排似乎都暗示了此轮谈判很可能会有突破性的进展。但还是不能太乐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2月7日突然称,3月1日之前不会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晤。而1月31日,刘鹤在与特朗普会晤时提议在中国海南举行习特会,特朗普当即同意并称“在我和我的朋友习主席近期会晤前,是不会达成最终协议的”。特朗普在习特会上的反复令人怀疑。2月10日,有消息称,中美正在讨论习特会3月在海湖庄园的可能。

美媒CNBC2月8日援引白宫消息人士的话称,若中美双方2月的这次谈判已获得重大进展,可能会将3月1日期限延期。特朗普会与习近平通话,3月1日这个最后期限可能在习特通话后有所改变。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的微信公众号“陶然笔记”2月10日也发文称“谈得好,因为技术原因3月1日来不及达成协议,那么不妨多暂缓两个月,比如到5月1日也不是不可以”。

这些都令外界怀疑中美可能不会在3月1日前达成协议而后谈判延期。对此,特朗普传递出了矛盾的信号。1月31日,他表示,可能愿意在截止日期前接受一份有限的协议,并延长谈判的时间,以达成一项涵盖更为广泛的交易。之后,他与刘鹤会面的时候又称不需要延长最终期限。

刘鹤(左)访美时受到了特朗普的接见(图源:VCG)

目前来看,中美将3月1日这个期限延长的可能并非没有,尤其是在两国分歧难解的大背景之下。

2018年12月的习特会为中美贸易战给出了90天的谈判期。至此,中美已经经过了两场谈判:1月7日至9日美国贸易代表团访华以及1月30日至31日刘鹤访美。从两次的会谈结果来看,中美在购买更多的美国产品等问题上很容易达成共识,难的是如何解决两国的贸易结构性问题,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非关税壁垒和网络攻击等。

对于中国来说,美国提出的结构性改革关乎中国如何崛起,因此,北京在这些问题上让步的可能性不大。而中国崛起让美国的焦虑和危机感倍增,它将这些议题列入谈判桌之上是要遏制中国。很显然,这是中美难以调和的矛盾。这也是为何莱特希泽日前在与两党参议员的闭门会议上强调“与北京谈判中仍有重大症结”的原因。

中美都希望在3月1日之前能谈出能满足各自诉求的协议,但核心关键问题上没有成绩之前,即便签署一个书面协议,意义甚微。中美如何给外界交出答案就值得思量一番。以往中美谈判不成就加征关税的施压方式已经证明难以奏效,双方你来我往不相上下,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相比之下,延期是彼此可以接受的一个结果,北京之前多次强调“不愿意打贸易战”,如果能让贸易战的战火继续暂停,这符合它的诉求,也能提振中国国内市场的信心、为自己赢得发展的良好氛围。而对于特朗普来说,中美贸易战如果没能让美国国内看到实际可见的效果,这是丢分的一场战争,与其如此,不如继续与北京谈判。

只是,如何延期?无论是特朗普在习特会问题上的反复还是外界有关对中美贸易谈判延期的担忧,背后是对中美谈判未谈拢、谈崩的一种悲观看法。

也就是说,如果中美是以“未谈拢”为由延期,这很可能会冲击外界对中美的信心。如果中美经过协商之后一致同意延期并继续谈判,这传递出的是乐观的信号。

中美的这场贸易战打打停停近一年的时间,双方都体验到了这场拉锯战带来的痛,也深知彼此的一举一动会如何影响两国和全球的经济。当中美又来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如何向外界解释谈判的结果就需要一番智慧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