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对俄谈判或有重大妥协 俄趁势要挟

+

A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最新的一次讲话中表示,与俄罗斯缔结条约的话,相当于划定国界。这一论调引发日本政界震荡,担心北方四岛将难以完全收回。

NHK2019年2月18日报道,当地时间2月12日,安倍出席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时,就包括北方四岛领土问题在内的与俄罗斯的和平条约缔结谈判,明确表示“缔结和平条约意味着划定国界”。该发言事实上否定了北方四岛中先实现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然后继续磋商国后、择捉两岛归属问题的“两岛先行归还论”,流露出以两岛了结的意图。

日本政界担心安倍(左)或放弃全部收回北方四岛的信念(图源:新华社)

日俄两国政府作为谈判基础的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写明“和平条约缔结后,将齿舞、色丹移交给日本”。如果以此为基础缔结和平条约并划定国界,就将是移交给日本的只有两岛,国后、择捉被划为俄罗斯领土。

安倍是在回答立宪民主党党团议员冈田克也提问时,进行上述发言的。冈田询问:“是否有仅以齿舞、色丹划国界的想法?”安倍称“这涉及谈判内容,不便回答”,没有否认。关于对俄谈判方针,安倍解释说:“谈判对象是四岛的归属问题,这是一贯立场。不会由此后退。”

冈田在会议后向媒体指出:“显然,先行归还两岛已不复存在。给我的印象是安倍首相正在考虑以齿舞、色丹两岛来了结。”

日俄首脑2018年11月就以《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加速和平条约缔结谈判达成了共识。

或看出日本政府在领土问题上出现态度软化的苗头,俄罗斯方面抬高了谈判条件。

共同社2月18日报道称,围绕北方四岛领土问题的第二次日俄外长会谈未见进展。日方封印多年来主张的“固有领土”表述,展现出让步姿态。然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就谈判断言“不设任何期限”。俄方看穿了力争于2019年6月俄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访日时达成基本协议的安倍政府的弱点,进一步抬高了门槛。日方呈现一筹莫展之感。

营造友好氛围

“您送的袖扣我常用。”当地时间2月16日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俄罗斯总领事馆内,会谈伊始,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谈及2019年1月会谈时从拉夫罗夫处收到的生日礼物,营造了友好氛围。

但持续约90分钟的磋商,还是变成了“相当激烈的沟通”(河野语)。两国政府虽然未透露磋商内容的详情,但不难想象,应该是与上次会谈一样强调了北方四岛为本国领土的各自立场。

煞费苦心

为了避免招致谈判停滞的这种历史观碰撞,日方煞费苦心,并未亮出原则性立场。在国会答辩中,安倍就北方四岛避免使用“日本固有领土”这一表述,而是改称“我国拥有主权的岛屿”。此外也没有使用意为把领土还给持有者的“归还”一词,而用“解决领土问题”来表达。被俄罗斯“非法占据”已是避讳的表述。

安倍身边人士指出,“为了在谈判中取得成果,只能搁置原则论。”

而俄罗斯并不理会日方的这种顾及。拉夫罗夫在外长会谈后的记者会上强调俄方立场不变,称“包括北方四岛处于俄罗斯主权下,日本承认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是缔结和平条约的条件”。

泼冷水

2018年11月,安倍在与普京达成基于1956年《日苏共同宣言》加快和平条约谈判的共识后,对俄谈判态度略显积极。这是因为其判断共同宣言中写入的移交齿舞群岛和色丹岛“可能成为现实”(官邸消息人士语)。

创设了以外长为负责人的日俄磋商新机制也意在朝着谈妥谈判加快工作磋商的步伐。提出在任期内缔结和平条约的安倍把2019年6月的普京访日“定位为较大节点”(安倍身边人士语)。

对于安倍的急于求成心理,俄罗斯也泼上冷水。拉夫罗夫2月16日断言“俄罗斯方面不设任何期限”。普京也在2019年1月与安倍的首脑会谈后制衡称“谈判今后将面临艰巨的作业”。安倍描绘的蓝图将面临多个难关。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综合编译:岳丞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