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默克尔杨洁篪互怼  彭斯从特朗普副手变粉丝

+

A

-

在2月17日刚落下了帷幕的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副总统彭斯占据了国际舆论的头版头条。他不仅在伊核协议上与德国总理默克尔 “互怼”,还因为中国电信企业华为与中共政治局委员杨洁篪会上激烈交锋。

除了和中德领导交锋,他还遭遇了尴尬事件。彭斯(Mike Pence)在演讲时带去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问候,但现场一度出现了安静,没人鼓掌。这让当时的场面一度尴尬。一系列事件的发生让彭斯成为了此次会议上最“惹眼”的领导人。 

事实上,彭斯近段时间在国际外交场上十分“活跃”。此前2月14日,他参加了华沙举行的中东会议,在会上大呼欧盟退出伊朗核协议。还有彭斯2018年11月出席巴布亚新几内亚举办的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时,他由于担忧当地的设备和安保问题,于是选择搭乘专机飞往领国澳大利亚过夜。此举引起了舆论当时的热议,在各国领导都选择留宿巴新的情况下,彭斯的行为彰显出了美国领导人的“霸道”形象。

彭斯近段时间参加了不少国际外交场合,他的言论占据了各大国际舆论的头版头条(图源:VCG)

不仅如此,彭斯在同年11月13日参加东盟峰会时还暗批中国为“帝国”;10月4日,他又在华盛顿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全方位批判中国的内政外交。

作为美国副总统的彭斯在国际外交上可谓是“风头尽显”、“异常高调”,这并不寻常。要知道,在美国政史中,副总统仅作为总统的代表人来行使相关权力,角色都较为低调,不会如此“冲锋陷阵”。

彭斯的“不一般”让美国舆论对他刮目相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形容彭斯是史上最有权势的副总统,还说他与特朗普是“完美匹配的双头领导模式”。甚至有声音认为他对美国的影响将超越前副总统切尼(Dick Cheney)。

那么,彭斯在特朗普政府到底扮演着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这还得从2016总统大选说起。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选择彭斯作为他的竞选伙伴并非简单决定。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并无丰富的政治经验和严谨的政治形象,只是一个临时右转的民粹派,一定程度上对他在保守派的支持率起到了消极的影响。

对于特朗普团队而言,他们希望赢得共和党内和保住共和党保守派选民的支持,因此他需要一个与他互补的竞选伙伴,而彭斯对当时的特朗普来说是最好的人选。

彭斯是传统的精英政治家,在共和党也有较大的影响力。而6届国会议员的身份让他拥有丰富的从政经验,并熟知与民主党争斗的关键。他还是一名 “真正的”保守派,茶党运动(Tea Party)的早期倡导者,传统基金会的重要成员之一(传统基金会是美国最重要的保守派智库,被称为美国保守派的大本营所以)。

彭斯似乎已经从特朗普的副手转变为了他的个人粉丝(图源:VCG)

这些“身份”让彭斯在共和党保守派中有着较大的影响力,更是填补特朗普所缺失的传统共和党政治家的优势。为此,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彭斯的主要角色是与他“互补”的竞选伙伴。

值得注意的是,自特朗普胜选后,彭斯出现了较大的转变。此前竞选期间,由于两人“互补”的关系,彭斯与特朗普在许多问题还是会出现分歧。比如在外交政策方面,彭斯曾表示会支持美军对叙利亚进行空袭,而特朗普则公开表示反对;两人还在大选舞弊问题上各执一词。

但特朗普任职总统后,彭斯对他表现得十分忠心。每当特朗普演讲时,总能看到彭斯在不远处频频点头;彭斯甚至从未缺席过白宫每周举办的午餐会,这在白宫历史上极为罕见。美国历史学家戈德斯坦(Gordon M.Goldstein)甚至调侃他为“马屁精总司令”。

此前“白宫内鬼”事件,彭斯曾遭到舆论怀疑,他立即出面澄清,对特朗普表忠心,彭斯的忠心也得到了他的回应,特朗普直言相信彭斯。

可以看到,彭斯的角色彻底发生了转变,从与特朗普的“互补”政治精英变为了特朗普政策的“粉丝”。

特朗普赢下大选后,彭斯对他的“保票”功能也自动卸下,双方的关系由“竞选伙伴”变为了“上下级”。而作为总统的“分身”,副总统并无实权,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

失去了“旧”功能又无实权的彭斯想要在特朗普政府中找到自己新的“价值”,特朗普自然是最好的依靠对象。

基于这样的考量,彭斯与特朗普“步调”一致十分重要,这也是彭斯近两年来在美国智库和国际外交场合支持、为特朗普巩固“战斗”成果的重要原因。既赢得特朗普的信任,也跟上了目前共和党向特朗普考量的政治趋势,为自己在美国政坛上争取到不少的关注与曝光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田爽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