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界纪念对华作战 军方反赴北京求援:解读越共矛盾心态

+

A

-
2019-02-21 20:27:48

环顾2月中下旬的越南各大主流媒体,除去越南总理阮春福等人在2月9日庆祝“玉洄栋多大捷230周年”(即清越战争)以及越南副防长阮志咏在18日前往北京寻求“援助”外,该国高层的行动相对平稳。很多观察家发现,他们无法在“中越战争40周年”这个方向上得到任何值得期待的内容。
 
河内方面“搁置过去”、“挥别过去”的态度,决定了越南当局不会采取任何影响“越中友好合作平等与互利共赢的关系”的行为。
 
但越南政界和军界的不同动作,还是揭开了该国在中国面前的矛盾心态:河内政要出于稳定民意的需求,不得不拿出“战胜中国”的历史借以麻醉大众;可他们和越南军方都深知中越间的实际差距,更希望解放军能及时拉阶级兄弟一把。

中越战争的很多领域在越南也同样是禁区(图源:VCG)

越南历史的闪光点
 
此前根据越南《人民报》、《西贡解放日报》等官方媒体披露消息显示,相对于越共方面对中越战争40周年的极端低调,河内方面已转而在历史问题上稍稍提高了声音。
 
就在当地时间2月9日,越南总理阮春福、越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陈国旺,河内市委书记黄忠海等政府实权人士就举行了纪念越南“西山朝”在“清越战争”中击败清军230周年的纪念大会。越方还在纪念文字中称“此役击退清军29万人”,这比起此前河内方面在类似活动援引《清史稿》,仅称“击败清军两万人”的传统说法就显出了本质的差异。
 
必须承认,越南各界对中越战争40周年的回顾其实有些漫不经心,譬如越通社稿件中就出现了“中国出兵6万”和“越南军民消灭中国军6.25万”的低级错误。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很多越南人对那个时期感情寡淡,不少人经历过“革新开放”前长达至少10年的计划经济时代,长期穷兵黩武导致该国从拖鞋到汽车的全部产品都需要凭票供应。
 
此外,越南在中越战争期间造成的重大人员伤亡也给优抚等机构带来了严重的资源压力。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两山轮战”期间,越军在松毛岭(越方称渭川县)等地遭遇的溃败严重打击了军队士气。越南民间因此一直盛传河内周边前往参战的壮丁几乎百不存一。而越南每年7月27日“荣军烈士节”家家街头焚纸的场景也刻在了每个越南人的记忆深处。

越南依靠承办特金会、APEC峰会提升了国际影响,但河内深知自己实力仍然不济(图源:VCG)

越南海外“反国”势力也乘机大造声势,不仅强调越南“侵略”柬埔寨无利可图,更称苏联当局曾“怂恿”越共对抗北京,后又对越南遭遇打击保持观望。这就让河内方面颇为灰头土脸。

在越南民众需要在新年提振精神之际,河内方面就有必要选择相对可靠的历史。这个时候,具备“农民起义”、“民族独立”双重属性的西山朝的历史就成了越南当局的宝库。
 
据《清史稿》、《大南实录》等史料显示,“清越战争”始于越南农民领袖阮惠、阮岳兄弟建立“西山朝”后。阮惠1788年率军北伐,在同年推翻了当时控制越南北方的后黎朝朝廷。清政府收留了流亡的后黎朝宗室后,就责成两广总督孙士毅率军“兴灭继绝、灭阮扶黎”。
 
清军在1788年10月后大举南下,一度势如破竹,并在1789年1月为后黎朝夺回国都升龙(即河内)。但孙士毅贪功冒进,不顾乾隆皇帝劝阻,还试图南下攻取顺化。西山军在得到情报后,便在1789年春节偷袭了在升龙休整过节的清军和黎军,并将两军驱逐出境。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凌客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