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委内瑞拉到消灭私有制 中南海的启示录

+

A

-

金特会落下帷幕,没有取得任何纸面协议。或许对于朝鲜来说并非一无所获。此前有分析称金正恩此行也有观摩越南发展,学习越南经验的任务,毕竟越朝两国均为传统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那么越南的社会主义有何特点,朝鲜如果学习的话应该从哪里开始学习?而在资本主义占世界主流的背景之下,社会主义是否还有其发展空间,与资本主义的较量将何去何从。对此,多维新闻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亚太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以下为采访实录。此为第二篇。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实践的失败?(图源:VCG)

1/1

马克思与恩格斯,将剥削归因于生产资料私有制(图源:AFP)

2/2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经验,能够帮助中南海做出正确抉择(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多维:或许是因为如今资本主义越来越体现出了其制度层面的缺陷,近些年关于社会主义的讨论越来越多。特别是杂志《经济学人》谈论千禧一代的社会主义,在我们看来是具有转折意义的文章,虽然里面没有明确说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的解决方案,但的确说明社会主义开始引发关注。您认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到了怎样的程度,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许利平:无论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其优越性以及检验的唯一标注在于能否给人民带来幸福,给社会带来繁荣,这是根本标准。如今千禧一代对资本主义持有失望态度,对社会主义抱有希望,是源于当代资本主义的一些弊端。因为资本主义并未解决社会中贫富悬殊的问题,也没有解决千禧一代关注的就业问题,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人们关注的自由、民主、人权等问题,虽然资本主义采取的自由选举标榜能够解决这些问题。例如越南或者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迅速缩小贫富差距,给予生活的保障上,可能吸引到了这一群西方千禧一代。这也能说明,这两种制度在当今世界上都有其存在的空间,也表明多极世界、多边主义以及多元主义是世界之潮流,而不是单边主义以及某一种意识形态占主流。

多维:事实上社会主义存在很多问题,也看到很多社会主义国家在进行改革。而社会主义也并非一定能够解决资本主义的问题,反而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所以在此之外,世界是否存在第三条道路?

许利平:很难说世界已经找到了第三条道路。毕竟社会主义也不是灵丹妙药,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当然社会主义也在不断发展,也可以毫不避讳的说,此前社会主义走了一些弯路,特别是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制度过于僵化、保守、封闭,最终注定是死路一条。以中国为代表的各国特色社会主义,即根据各国国情而发展的社会主义道路,同时也借鉴了人类优秀文明的发展成果。这也是中国、越南在国际社会中地位提升的原因。资本主义制度毕竟发展了这么多年,同样也需要自我变革。

所以,现在还不是要找第三条路的时候,现在更多的是自我变革,来真正的从源头上解决矛盾。也可以看到,如今美国、日本在制度层面上,也会自觉或者不自觉的引进社会主义方式方法,而中国也有一些治理模式也引进了资本主义模式。总之,寻找第三条道路的时代还远未到来。至少,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当今世界仍由生存的空间和土壤。

多维:提及第三条道路,事实上从上个世纪90年代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以及学者吉登斯就提到过这个概念,事实上北欧模式也被外界视作为第三条道路。您如何去看待他们口中的第三条道路以及中国正在探索的道路?

许利平:北欧的称之为福利社会主义,事实上很多中东的很多国家也自诩是社会主义。这两种制度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存在,社会主义仍然没有发展到它的成熟阶段。资本主义是否到了其发展的顶端也不太好判断。两者之间的较量和竞争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会存在,现在仍然不到寻找第三条道路的时候。

多维:对于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似乎提及社会主义都会有一些警惕,以及会联想到一连串很负面的内容。您如何去看待西方世界谈社会主义色变这样的情况?

许利平:西方阵营对社会主义的警惕是过度的意识形态和标签化,也对社会主义过于妖魔化了。我认为没有必要,而且西方这样的态度也意在表达其政权合法性。中国,也包括越南这些社会主义国家也从来没有想输出社会主义的想法,相反西方国家总在朝思暮想输出其制度和发展模式。实践和经验证明是行不通的。

所以证明西方对其意识形态的傲慢、偏见和过度自信。只是在21世纪,这种做法不合时宜。

多维:习近平对社会主义的强调似乎超过了中共其他的领导人,以您的推断,习近平对社会主义是怎样理解的?

许利平:邓小平的"两只猫"理论,实际上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总结,仍然具有重要意义。实践证明,中国这40年在实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带来了社会进步和繁荣,为何中国要改这个制度呢?因此,习近平多次提到社会主义,可见制度自信,道路自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甄言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