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工作报告为何罕见提及外部因素

+

A

-
从李克强的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窥见中共的政治、经济和外交思路(图源:Reuters)

第十三届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3月5日在北京开幕,根据议程,中国总理李克强做政府工作报告,其中他提到了中国在当下面临的问题和挑战。

 
“回顾过去一年,成绩来之不易。我们面对的是深刻变化的外部环境。经济全球化遭遇波折,多边主义受到冲击,国际金融市场震荡,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给一些企业生产经营、市场预期带来不利影响。我们面对的是经济转型阵痛凸显的严峻挑战。新老矛盾交织,周期性、结构性问题叠加,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

“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要清醒看到我国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挑战。世界经济增速放缓,保护主义、单边主义加剧,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加,外部输入性风险上升。国内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消费增速减慢,有效投资增长乏力。实体经济困难较多,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尚未有效缓解,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还有差距。

实体经济困难较多,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尚未有效缓解,营商环境与市场主体期待还有差距。自主创新能力不强,关键核心技术短板问题凸显。一些地方财政收支矛盾较大。金融等领域风险隐患依然不少。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困难较多。生态保护和污染防治任务仍然繁重。在教育、医疗、养老、住房、食品药品安全、收入分配等方面,群众还有不少不满意的地方。

去年还发生了多起公共安全事件和重大生产安全事故,教训极其深刻。政府工作存在不足,一些改革发展举措落实不到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仍然突出,督查检查考核过多过频、重留痕轻实绩,加重基层负担。少数干部懒政怠政。一些领域腐败问题仍然多发。”

不难看出,李克强在强调中国面临的问题时都谈到了外部环境,诸如“多边主义受到冲击”“中美经贸摩擦”“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波动”等对中国经济带来的影响,并将这些问题放在了中国国内问题之前。

这是以往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中比较少见的情况。

习李两人都强调了中国经济面临的压力(图源:Reuters)

2018年,李克强谈完取得的成绩之后称“安不忘危,兴不忘忧”,“我们清醒认识到,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之后,他列举了一些例子,比如经济增长内生动力不足、创新能力不强、中小企业经营困难、脱贫任务艰巨、教育等问题,并未提及中国经济面临的外部压力。

李克强在2017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是主要谈论中国国内发展的问题,比如部分行业产能过剩、环境污染、住房、食品药品安全等等。

再将时间往前推一些,2016年,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基本提及了产能过剩、财政收支矛盾突出、城市管理等等问题。

2015年,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提到的困难和问题基本上是财政、金融方面的风险隐患、住房、社会治安等。

李克强在其任内首份工作报告(2014年)中谈及的矛盾和问题也无外乎这些国内问题,诸如产能相对过剩、城乡和区域发展差距、政府职能转变不到位等。

这种转变说明北京面临的国际压力正在增大。以往北京更为关注国内问题,将国内事务作为优先选项。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与全球各国之间的联系愈发密切,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受到外部影响的几率也在不断增加,尤其是持续一年的中美贸易战的确影响到了中国国内,2018年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率下滑至6.4%,这是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2018年10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就首次承认了经济下行压力特别大,中国国内也出现了“国进民退”的担忧,这些都要考虑国际环境的因素。

有不少西方媒体抱怨中国政府向来“报喜不报忧”,认为北京在极力避免谈一些比较糟糕的局面。李克强如今重点谈外部挑战说明北京并不在掩耳盗铃,中国已经认识到了这些问题的复杂性和重要性,客观承认了这些问题也才会理性解决问题。这也是向外界传递信心的一步:中共并不是没有注意到这些风险,风险虽多但可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路禾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