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取舍:自由女神像与墨西哥边境墙(上)

+

A

-
2019-03-14 21:36:45
今日话题

美国此前是政府先陷入历史最长的停摆之中,如今唐纳德·特朗普又强行推行国家紧急状态推动修墙,所谓去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虽然众议院与参议院近期投票废止了特朗普颁布的南部边境“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但若特朗普使用否决权的话,参众两院若再想推翻总统的否决令则需要至少三分之二赞成票,而这一门槛较难跨越,最终仍然无法阻止特朗普,也因此有声音称美国三权分立制衡已失效。

是真的失效了?西方民主制度遇到了怎样新情况和危机?又该如何与之相适应?对此,多维新闻记者专访到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郝宇青,由他为我们讲述美国宪政背后的逻辑以及民主发展的问题。此为系列访谈将分两篇发布,此为第一篇。

特朗普的“离谱”让美国的政治制度面临巨大挑战以及改革机遇(图源:VCG)

1/3

墨西哥边境墙能否真正阻挡不断涌入的中美洲移民(图源:VCG)

2/2

移民问题同样令铁娘子默克尔犯愁(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自由女神像与边境墙

多维: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兑现建墙的竞选承诺,先是让政府关门,然后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美国16个州指控特朗普违宪。围绕“墙”的分歧越来越大,斗争也越来越激烈。这道“墙”,究竟是国家利益之争,还是意识形态、价值观之争?

郝宇青:2019年2月15日上午,特朗普在签署国会两院通过的拨款立法之前,以应对美墨边境所谓“国家安全”与“人道主义危机”为由,正式宣布在南部边境启动紧急状态的决定。显然,这是特朗普为推动修墙而采取的总统行政权力的非常规的运用。当然,他的这一做法旋即在美国政坛上引发了轩然大波。不仅民主党强烈反对,就是共和党内部也不完全认同,而且民众也不领情。据美国马里斯特民调中心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有61%的美国民众反对总统特朗普的这一做法。

应当说,特朗普肯定会预见到这种情况的。因为稍有常识的人都会意识到,总统行政权力的“恣意发挥”,有可能破坏美国政治的一些基本原则。但是,为什么特朗普还是如此的“执着”呢?

有人把特朗普的做法解读为基于2020年大选的考量,他执着于兑现建墙的竞选承诺,就是为了稳住他的票仓。但是,这种解读可能更多的是基于表面的政党政治的现实。其实,这里面隐含着更为深刻的意识形态的、价值观的冲突。

这种冲突在特朗普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的一次电视辩论中就表现得非常明显。特朗普在2019年1月8日发表的关于美国墨西哥边境建墙、非法移民、联邦政府停摆等问题的演讲中称:非法移民正在使美国遭受人道主义危机、心灵危机和灵魂危机,因而需要建立起一道实体屏障。佩洛西、舒默则明确反对特朗普的观点。佩洛西指出:特朗普总统演讲中的“大部分言论都充满了错误的信息,甚至是出于恶意。”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选择了诉诸恐惧”的方式。“我们的边界需要被保护。但保护边界的同时,需要尊重我们的价值观”。舒默指出:“美国的民主并不是这样运作的。我们不靠暴躁的脾气来治理国家。任何总统都不应该这样拍桌子威胁:要么满足他的要求,要么政府就会关门。”他还强调:特朗普在他的整个总统任职期间,“诉诸恐惧,罔顾事实。制造分歧,而非团结。”因而在如何治理美国的问题上,“与特朗普总统存有尖锐的分歧”。他呼吁:“自由女神像才是美国的象征,而不是一堵30英尺高的墙。”

总之,围绕这道墙的分歧和斗争,在实际上意味着美国价值观的撕裂,意味着特朗普所代表的反建制派的民粹主义与“政治正确”的建制派的精英主义的冲突,意味着美国社会中下阶层与上层之间矛盾的加剧。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