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取舍:自由女神像与墨西哥边境墙(上)

+

A

-
2019-03-14 21:36:45
特朗普与罗斯福的总统权

多维:从制度设计和效果层面去讨论,此次特朗普强行推行国家紧急状态,能否证明了美国一直引以为豪的三权分立制衡制度的失效。虽然现在已有美国很多州认为特朗普行为违宪,但从纸面上分析,特朗普所在共和党在国会两院中占有一定优势,而在大法官席位中也是保守派占优势。于是外界有看法称,至少在这件事情上,三权中的另外两个权力似乎对特朗普是无法实现有效制约的。对此,你怎么去解读?历史上,该制度是否也存在过这样的危机?

郝宇青:现在预测美国的三权分立制衡制度失效,可能还为时过早。毕竟,美国的三权分立体制架构本身具有一定的稳定性,而且权力制衡理念也深入人心。这就是说,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及其运行,有着较为雄厚的制度基础和社会基础,在短时期内还不大可能失效。在美国的历史上,也出现过三权分立的制度危机,但也都得以化解了,并没有损害三权分立的制度基础。例如,正值世界经济“大萧条”时期执政的富兰克林·罗斯福,为克服危机而推行新政。由于“新政”抛弃了传统的自由放任主义,加强政府对经济领域的干预,这使得总统获得了巨大的行政权力,但也因此而影响了三权分立的制衡。因此,他的一些政策曾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决为违宪。但是,由于罗斯福的政治智慧,以及当时美国所面临的世界政治经济形势,最高法院采取了退让的策略,从而维护了三权分立的政治格局。

同时,尽管特朗普属于共和党,但是,正如有的分析家指出的那样,他不论是在竞选时,还是上台执政期间,他都特别强调他与共和党建制派的区别(不用说与民主党了),并刻意与他们拉开距离,因此,特朗普的执政虽然表面上是共和党执政,但是,他的民粹主义倾向已经导致了他和共和党在价值观上的疏离。这样,即使是共和党在国会两院、最高法院中占有一定优势,但是国会和最高法院是否会迁就价值观不同的特朗普,实在是不可知的一件事情。

在这件事情上,虽然民主党不是可以忽视的政治力量,但是,从政治制度设计及运行的角度考量,它进行政治斗争的空间实在是有限的。关键还是要看共和党采取什么样的政治行动了。当然,对于共和党来说,“离谱”的特朗普给出了一道政治难题,究竟是党派利益为重,还是美国的价值观为重,的确已成为它所面临的两难的选择了。

但是,在我个人看来,特朗普很有可能因为其反建制的民粹倾向而走向(与精英的)孤立,共和与民主两党可能走向联合,共同维护政治正确的价值观和三权分立的制度根基。

然而,不论怎么说,特朗普作为美国政党政治的“异数”已经出现,他所坚持的价值观和美国政治精英所持有价值观的冲突,在一定意义上已经超越了美国传统政治生活中的政党政治的范畴,并在很大程度上可能动摇着三权分立制度的根基。虽然这种政治分野只是开始,但是,其对美国政治的影响值得我们密切关注。

多维:美国三权分立制度是维护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基石。美国国父们的初衷也是为了保障美国人民更好的实现民主。但似乎在制度发展过程中,由于人为的原因出现了异化。就像现在,美国赋予总统的紧急状态权在很多人看来就是被特朗普滥用了。你是否也这样认为?而当初给予总统如此权力的初衷又是怎样的?

郝宇青:《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于1976年颁布实施。该法规定,当出现联邦法规规定的可宣布紧急状态的情况,总统有权宣布全国紧急状态。在国家紧急状态下,总统拥有至少136项法定紧急权力,包括没收财产、调控生产方式、没收商品、向国外派兵、实施戒严令、控制交通通讯、管制私人企业运营等。该法还明确了国会对总统宣布紧急状态的制衡机制。如果参众两院通过联合决议,即可否决总统使用此项权力。然而,该法只是对总统宣布紧急状态作出了程序性的规定,并没有具体说明究竟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总统可以宣布紧急状态。或许,正是因为这样,很多人就认为这一权力被特朗普滥用了。

尽管在美国历史上,自该法颁布以来,历届总统为应对一些政治、经济、社会、自然危机,已有50多次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而且有些紧急状态至今有效,人们对这些紧急状态也没有多少异议,但是,对特朗普动用这一权力却大为不满,尤其是美国社会的上层人士(包括共和与民主两党,这里已不分政党了)。最为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他们看来的特朗普价值观的“离谱”(远离了两党政治的政治光谱),进而导致了特朗普行为的“离谱”。身在社会上层的特朗普,却不顾政治正确,刻意为中下层民众代言,不论特朗普是基于选举策略的考量,还是基于他自己就持有这样的政治价值,但是,这在社会上层看来,必然是不可思议的。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