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取舍:自由女神像与墨西哥边境墙(下)

+

A

-
2019-03-15 04:55:58
今日话题

美国此前是政府先陷入历史最长的停摆之中,如今唐纳德·特朗普又强行推行国家紧急状态推动修墙,所谓去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虽然众议院近期投票废止了特朗普颁布的南部边境“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但若特朗普使用否决权的话,参众两院若再想推翻总统的否决令则需要至少三分之二赞成票,而这一门槛较难跨越,最终仍然无法阻止特朗普,也因此有声音称美国三权分立制衡已失效。

是真的失效了?西方民主制度遇到了怎样新情况和危机?又该如何与之相适应?对此,多维新闻记者专访到华东师范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郝宇青,由他为我们讲述美国宪政背后的逻辑以及民主发展的问题。此为系列访谈将分两篇发布,此为第二篇。

大众与精英的矛盾无法调和,说明人们很多习以为常的制度在面临衰朽(图源:VCG)

1/1

英国目前面临着脱欧困境,这彰显着的是民主的优越,亦或是民主的弊端(图源:VCG)

2/2

自由民主制面临着革新的机遇与挑战(图源:VCG)

3/3
上一张下一张
美国政治制度的衰朽

多维:除了人为原因外,从制度设计和政治学原理角度,还有什么原因会导致制度出现问题,比如你上次提到的后现代以及新媒体环境?或者说三权分立制衡制度本身有哪些无法避免的制度设计缺陷。

郝宇青:目前美国政治制度运行出现了问题,肯定有特朗普个人的原因,但是,不能因此而把个人的原因看得太重。恩格斯在《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中就曾明确阐述了个人因素在历史发展进程中的作用。他指出:“把革命的发生归咎于少数煽动者的恶意那种迷信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任何地方发生革命动荡,其背后必然有某种社会要求,而腐朽的制度阻碍着这种要求得到满足。”他还说:研究革命必然爆发或必然失败的原因,“不应该从一些领袖的偶然的动机、优点、缺点、错误或变节中寻找,而应该从每个经历了动荡的国家的总的社会状况和生活条件中寻找。”由此出发,美国政治制度运行出现的问题,不应该简单地从特朗普身上找原因,而应该从特朗普身后的美国社会状况去寻找。在这里,套用恩格斯的一句话,如果美国政治、共和党(甚至民主党)的全部本钱只是寄托在特朗普身上,那么它的前途就太可悲了。

那么,美国的社会状况又是如何呢?最为主要的就是: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扩展,资本无国界的流动,信息技术的普遍应用,这些导致了美国社会原先的与政党政治相吻合的左与右的分界被打破,中产阶级的贫困化以及由此而生的民粹化倾向加剧,进而在某种程度上加剧了精英阶层(它和既得利益集团、两党的当权派、建制派基本上可以划等号)的危机,破坏着精英阶层维护的传统政治秩序。总之,美国社会的民粹化倾向已经构成美国政治即将出现较大动荡的前兆,它在侵蚀着美国政治制度赖以巩固的社会基础,其传统的政治制度和政治机制在这种新变化面前显得束手无策,难以应对。因此,精英阶层把这种政治乱象仅仅归罪于特朗普个人是无济于事的。

多维:美国的三权分立制衡制度是西方自由民主的制度之一。除此外,还有政党政治、选举制和议会制等制度设计。在多维看来,与三权分立一样,由于各种原因,这些制度设计已然异化,成为政治领袖尔虞我诈,将一党私利甚至一己私利置于国家利益之上的工具。你如何看?

郝宇青:我觉得,这些制度设计出现异化,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是和美国的社会状况出现的变化密切相关。前面说到的“美国社会的民粹化倾向已经构成美国政治即将出现较大动荡的前兆,它在侵蚀着美国政治制度赖以巩固的社会基础”,就已经明确表明了对美国政治制度出现异化原因的看法。

其实,对于政治领袖的尔虞我诈,向来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在分权制衡制度的约束下,这种情况并不能大面积地发生。但是,由于美国的既定政治制度在社会出现的新变化面前,未能进行相应的调适,因而政治制度落伍了,政治制度的约束力下降了,既定的政治秩序打破了,政治生活中的乱象丛生了。

当然,这里使用“政治制度的异化”的概念并不太恰当,用“政治制度的衰朽”可能更为贴切。正是政治制度的衰朽造成了这一切。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元峰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