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公投遭否决 执着脱欧是英国的政治正确

+

A

-
2019-03-15 02:25:07

脱欧大限将至,过去3年英国政治都围绕着如何落实这项公投产生的决定,而如今如何脱欧却仍然没有答案。

英国议会已经两次否决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脱欧方案,在3月13日通过反对任何情况下无协议脱欧的动议,在14日通过延长脱欧期限的决议,但是否决了二次公投。脱欧的弊端以及后果全球都已经一清二楚,英国为何如此执着?

特蕾莎·梅已经失去了对脱欧进程的控制权 (图源:Reuters)

荒诞的三年加重内耗

梅直到现在还能够信誓旦旦地说,要向世界展示英国要成为怎样的国家。但是3年来,在无数次围绕脱欧的谈判、辩论以及投票之后,英国究竟得到了什么?

3月12日,议会以391:242票又一次压倒性否决了梅提出的脱欧修改协议。在欧盟已经明确表示没有“第三次机会”的情况下,有协议的脱欧几乎已没有可能。

3月13日,议会表决反对在任何情况下无协议离开欧盟。同天,英国政府宣布,如果英国无协议脱离欧盟,将临时性取消87%的进口关税,且不会立即恢复“硬边界”。要知道英国未脱欧时免税水平也只是80%,当初要提高英国企业竞争力的目标显得可笑之极。

3月14日,英国议会表决通过延长脱欧期限。然而,这就意味着要延长里斯本条约的第50条,并且征求欧盟的同意,且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留欧派和脱欧派分歧巨大,在欧盟强势的立场之下,即使拖延也未必能达成一份能够通过欧盟和英国议会的协议。

脱欧撕裂英国,双方3年的撕扯并没有结果 (图源:Reuters)

白驹过隙,英国面临的选择看似错综复杂,实际上没有一种能得到善终。这3年英国政治围绕脱欧,竟除了不断地斗争和内耗,没有任何实质的结果。
 
最后剩下的只有一个孤立无援的首相梅,轮番辞职之后支离破碎的英国内阁,和仍旧争论不休乐此不疲的议会。至于英国已经开始受损的经济、未来为脱欧付出的代价,似乎对他们并不是问题。
 
二次公投既是出路也是泥沼

英国的脱欧深陷泥潭,这个公投产生的死结,似乎只能以又一次的公投来解开。然而14日的议会投票把二次公投的建议也否决了。然而,就算脱欧期限能够长期延长,二次公投也成为可能,难道不是跌进另一个泥沼的开始吗?

脱欧公投,是执政者推卸责任,将民选政府本该担当的职责丢回给人民,造成今天的政治乱局。那么二次公投难道就不一样吗?第二次公投也必将引起进一步的政治动乱。

即使国会多数议员能够同意二次公投的方案,如何保证这次公投的选项能够照顾到不同的脱欧主张?留欧派、脱欧派、支持硬脱欧或是软脱欧的纷乱民意,和2016年那个不知脱欧为何物的选民群体有何不同?若二次公投结果仍旧以一方的微弱优势体现,那么是否还会有理由举行第三次公投?甚至让脱欧变成英国不断轮回公投和推翻公投的噩梦?二次公投,至多只是一种以毒攻毒,饮鸩止渴的选择。

英国抗议示威不断,脱欧最终的后果还是由英国人民承受 (图源:VCG)

公投本身就是政治正确

以民主之名,把难以抉择的问题付诸于不负责任的公投,已经相当荒谬,在明知脱欧的各种弊端,也明知无法真正实现选民在投出脱欧票时所希望的结果时,执着于落实脱欧根本就成为了英国的政治正确。

从首相梅在几年来的行动上看,她对于如何在脱欧中最大化英国的利益,或者说对脱欧以及英国未来发展的方向,并没有真正坚定的愿景和目标。每当在议会和内阁碰壁,梅选择的几乎都是对自己的协议作出修正,以求让各方能够接受。

每当在欧盟碰壁,梅也只能回到国内警告反对者。四处奔波的梅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平衡各方的诉求,最终却无法统领全局。

不止梅,英国的精英阶层也是如此。本该是引导国家政策的议员,被公投和英国复杂的政治程序所绑架,字斟句酌地展开辩论,看似头头是道,却没人关心问题的本质。所有的程序走完,英国似乎仍在原地。

如果放眼全球,深陷两党分裂的美国,恐惧一体化的欧洲,以及被意识形态绑架的台湾,为了某一种政治正确而自困的政客不在少数,这成为一个难以走出的怪圈。

拥有全球最为完善的民主机制,英国用了3年时间落实脱欧,却终于成为许多人付之一笑的谈资,然而脱欧带来的痛,仍然要留给英国人自己。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