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年号为何是“令和” 专家解读背后原因

+

A

-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4月1日的新年号发布的记者会上表示“令和”新年号表明了日本追求和平、充满希望,开创新时代的美好愿望(图源:VCG)
 

2019年4月1日,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在首相官邸公布日本新年号为“令和”,这标志着长达30年的“平成”时代将在2019年5月1日结束,随即“令和”接棒。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一直强调日本进入了新时代,因此年号“令和”也有开启日本新时代的象征意义。对于此次“令和”新年号的发布如何看待,多维新闻记者联系旅日资深媒体人,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

徐静波先表示,年号,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很久远的故事。但是,对于当下日本人来说,是生活的一部分。无论是开证明,还是写履历书,都需要把公历换算成年号纪元。

而由于当今的明仁天皇宣布即将退位,也成为了是明治维新以来151年间,第一位宣布“生前退位”的天皇。也导致在现任天皇退位后,日本需要重新发布新的年号以代替明仁天皇时期的“平成”时代。徐静波认为,这也是遵循自1868年以来日本颁布的年号“一世一元”的政令。

而年号在日本已经延续了千年,徐静波认为这是日本“唐化”,也就是向中国学习的象征之一,早在公元646年,也是中国唐代贞观20年,日本颁布了其历史上第一个年号:“大化”,随后的年号,都是来源于中国的古诗典籍。例如熟知的“明治”就是取自于《易经》的“圣人南面而听天下,向明而治,盖取诸此也”。“昭和”取自《尚书》的“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昭明,协和万邦”。就在昭和时代,日本发动了对东亚的侵略战争,这也能看出“协和万邦”的野心。而现在的“平成”年号,是出自《史记》中的“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内平外成”和《尚书》中的“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万世永赖,时乃功”。徐静波认为从取材典故就能看出“昭和”年号的内敛。

徐静波说,进入近代,日本政府在1979年特别制定了《年号法》,日本政府内阁将承担选择年号的权限,并且规定了年号制定的六个条件:第一,要具有符合国民理想的美好意义;第二,应为两个汉字;第三,应易于书写;第四,应朗朗上口;第五,不应是过去的年号或作为谥号用过的名称;第六,不应是日常通俗词汇。

而自从要制定新的年号后,整个日本社会遍开启了新的年号的讨论,其中“安永”、“荣和”、“永和”成为了讨论呼声较高的三个年号,徐静波对此分析道认为这代表了日本国民对于和平和安宁的共同心愿。

当然日本政府也为此次确认新年号成立了专门的“年号选定专家委员会”,其程序是现有各个专家提供5个备选方案,随后从5个年号中选择2个,最后由首相安倍在3月29日拜会天皇和皇太子听取意见后,由日本内阁官房长官颁布“令和”为新年号,并将在5月1日明仁天皇退位,皇太子继位后实行新年号。

此次年号“令和”并非像以往年号引用中国古籍,而是首次引用日本诗歌古籍《万叶集》第五卷《梅花之歌》32首的序文“初春令月、气淑风和、梅披镜前之粉、兰熏珮后之香”。徐静波对此解读道,从引用的典故来看,表达了寒冬过去,春天即将到来的诗意,因此也表达了日本追求和平、充满希望和开创美好新时代的愿望。

而对于引用日本古籍而非引用中国古籍,徐静波认为能看出日本有意切断与中国长达千年的年号因缘关系,同时也能看出希望从年号来彰显日本文化的独立性,也昭示日本“新时代”的来临。最后徐静波分析道,此次“令和”年号的公布,有意避开了安倍的安字,这也是有意从年号中消除安倍个人的政治影响力。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随后的记者会上也表示,此次年号为“令和”引用日本典籍也表明“日本正在进入新的根本转换期,也反映了日本人的新精神和开启新时代”。

不过有意思的是,此次“令和”年号的公布,日本各专家也对这两个字进行了解读,在中文中,“令”有吉祥美好的意思,例如“令尊”、“令郎”,而“和”字表达和平、和顺和祥和之意,则此次“令和”表达了期望日本新年代是美好及吉祥的年代。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木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